FC2ブログ

LIEBE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tb: --   cm: --

小さいの幸2  

晚上來忙裡偷閒一下www
雖然很久沒更新也沒出現了,不過這邊還活得好好的正在跟課業奮鬥中,考試結束後應該可以恢復成月更的目標,目標當然是把未完結的長篇系列給努力結束。
最近寫的都是短篇故事,總覺得少了什麼充實的感覺啊--

【正文下收】



  拆開外面的包裝紙後,露出了相當有異國情調風味的紙盒。

  紙盒上印有精緻巧克力的圖樣,以及以優美字體勾出的英文字,不過除了巧克力以外的單字,其他的全都在腦袋理解範圍外。

  羅伊德將拆下的包裝紙折成正方形後放在一旁,凝視眼前看起來實在不便宜的禮物。雖然很高興有甜點可以吃,不過思及這是別人送的,羅伊德的心情怎麼樣也雀躍不起來。

  如果是在平常的日子,收到這樣的東西並不會引起羅伊德的不滿,然而不巧的,今天正是二月十四日的西洋情人節。

  一般來說,在這個節日會有許多女性送給心儀的男性作為表白,不論是學校,還是其他上班場所都不例外。

  而自己的戀人──庫拉多斯不只外表英俊,工作能力也是數一數二的強。這樣的男人,自然不會被女性給忽略掉,每年固定都會收到公司女同事送的巧克力。

  好在庫拉多斯每個都會拒絕收下,依照本人的說法,是不想收下羅伊德以外的東西。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聽到這個回答的當下羅伊德羞得連脖子都可以感覺到熱度。

  不過事情總有一個例外,每年每年,庫拉多斯的上司都會藉由節日的名義送給公司部下巧克力作為慰勞品。

  羅伊德知道對方沒有其他意思,他甚至知道,對方是個看起來相當友善祥和的大叔。只是心理層面上,還是有那麼點不好受。

  畢竟真要說的話,這個東西應該是要由自己送。羅伊德不是沒想過,只是考慮到庫拉多斯不喜歡吃甜的口味,好幾次都是以作罷為結果收場。

  ……至於那個把自己當成禮物送出去這番話,對羅伊德來說實在太過羞恥了而根本做不到。

  『果然,還是送點什麼比較好嗎……』

  上半身往後仰躺上沙發邊緣,望著粉白色的天花板考慮著。

  依照對方的個性,就算是不常碰的甜點,只要是自己送的都會馬上收下吧?雖然不是值得誇耀的事情,庫拉多斯非常溺愛他,所以就算少了母親,羅伊德也不曾感到孤單過。

  只是既然要送,如果不是對方喜歡的東西就沒有意義了……話是這麼說,也沒有鹹味口味的巧克力吧?

  要試著自己做一個看看嗎……羅伊德在心裡認真的考慮這個想法的可能性。雖然完全沒有製作甜點的經驗,不過煮飯的部分倒是挺有自信的。如果只是以廚藝來說,或許不是完全不可能。

  正當羅伊德在想要不要明年情人節去找食譜來自己做做看時,走廊深處傳來了開門的聲音,緊接著是往客廳移動的腳步聲。羅伊德知道,是已經洗好澡的庫拉多斯正往這邊過來。

  早在晚餐前洗完澡的羅伊德,收拾完碗盤後就一直在等待對方。

  「一個人在煩惱什麼嗎?」

  聲音伴隨著人影一同出現,繞過沙發來到矮桌旁的庫拉多斯,先是揉了揉羅伊德的頭髮才接著坐下。

  羅伊德望著身旁的人,露出有些害臊的神情回答:

  「沒什麼,只是我在想是不是也送點什麼東西會比較好……這樣。」

  「情人節、嗎?怎麼了,為什麼會突然這麼想?」

  「因為那個嘛,每年庫拉多斯都會收到公司送的巧克力,可是我卻什麼也沒做,總覺得有點在意……」

  「是嗎。不過我覺得,你每年都會給我很珍貴的東西呢。」

  「誒……?」

  隨著對方語句落下,庫拉多斯同時伸手貼上羅伊德的臉頰,令人安心的溫度從接觸的地方傳來,讓心跳有些緊張地快了起來。

  視線裡,映著庫拉多斯沉穩的笑顏。

  「和你在一起的時間是我最寶貴的禮物,不管收到什麼樣的東西,都比不過你為我的付出。」

  心情因為對方那番話而感到喜悅,羅伊德用著難為情的口吻回答:「這是理所當然的吧,這種東西不管要多少我都可以給你啦。」

  「……真的不管要多少都願意給我嗎?」

  「那、那是當然的!」

  如此回答的羅伊德撐起了上半身看向庫拉多斯,然而對方漾開不懷好意的笑容同時,上半身隨即被壓回了沙發上。

  雖然不是無法掙脫的力道,但要甩開對方是不可能的。

  「……真的嗎?」

  迴盪在耳邊的語氣是無比的認真,眼前的戀人卻露出和語調相反的性感神情。

  羅伊德下意識地別開了視線。雖然是每天都在看的臉孔,但過於帥氣的長相就算到了現在仍無法習慣。

  就像現在這樣──明明眼前的臉孔是自己再熟悉也不過的模樣,卻還是因為被直盯著瞧而感到害臊,無法反抗對方言語中的另一個要求。

  在沉默中投降的羅伊德以細小的聲音開口:「……也不可能是假的吧。」

  不如說,這也是自己唯一可以給對方的東西吧。

  和各方面都可說是完美的庫拉多斯不同,還只是學生的羅伊德根本沒有可以值得誇獎的優點,除了勉強可以算是長處的劍道外,從念書到家事料理都在相當苦手的範圍內。

  正因為自己沒有可以讓對方自豪的地方,哪怕只是一點點的小事也好,羅伊德才會想至少能付出自己的努力為庫拉多斯做點什麼。

  也因為被這個理念所影響,只要不是太過分或奇怪的要求,不管中間考慮的時間多久,羅伊德最後總是會點頭答應。

  ──例如,現下這個狀況。

  眼前的臉龐在輕笑一聲後接著靠近,反射性閉上雙眼的羅伊德,感覺到某個柔軟物體印上自己的臉頰。清楚意識到那是什麼的時候,心跳也越發快速。

  然而下一秒,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連同男人的氣息一同退去。

  「咦……?」不解地張開眼睛望向對方。

  表情已經恢復成平常樣子的庫拉多斯,用著有些寵愛的聲音開口:「明天還要上課,今天這樣子就好了吧?」

  「唔……說、說的也是。」

  ──這種事我怎麼會忘記啊。

  平常一直告訴庫拉多斯不要在平日做的人不就是自己嗎,怎麼會反過來讓他提醒。還有,這個失落感是怎麼回事……

  我、該不會是很期待庫拉多斯能現在抱我吧……?

  查覺到自己的想法,羅伊德像是要甩掉似的用力搖了搖頭後坐正身體。

  也不是完全沒有過這種期待性事的時候,再說,和喜歡的人相擁本來就沒有討厭的理由,就算一開始是出自於非自願性,最後自己還是欣然接受了。

  令羅伊德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在深沉的失落感中緩緩萌生的挫折。

  可是、為什麼呢?

  「似乎是摻了酒的巧克力呢。」

  一旁傳來的話語拉回了羅伊德的注意力。不知何時已經打開盒子的庫拉多斯正在看內附的產品說明書,一面閱讀一面說著:

  「雖然是放濃度很低的萊姆酒,不過這個你還是別吃了吧,羅伊德。」

  「誒?!只有一點點也不行嗎?」

  「因為你還未成年,有摻酒精的東西還是不能碰。」

  「唔……既然這樣的話……」

  「不過──」

  正當打算放棄時,將說明書摺成四角狀放在一旁的庫拉多斯的下文讓羅伊德抬起了反射性垂下的頭:「再怎麼說丟掉也是浪費,只讓你吃幾個的話倒是沒關係。」

  「可是、那個不是有摻酒嗎?真的可以嗎?」

  「如果是直接食用或是酒精濃度高的當然不行,不過通常會加在巧克力裡的都是濃度偏低的酒類,加上是放進巧克力裡攪拌做成的,其實酒含量不高。真要形容的話,和某些料理會添加紅酒的程度一樣,只要注意不要過量就好了。」

  「原來如此……」

  「雖然還是有點不放心,不過有我在的話應該不至於讓你吃這個喝醉。」

  「所以說還是有吃這種巧克力醉倒的人在嗎?」

  「程度是不到和喝醉酒一樣,不過公司裡確實有些同事因為吃太多出現微醺的狀況……你和他們不一樣,我們因為時常應酬所以對酒量多少都有點自信,既然連他們都會出會這種狀況,對你當然要更小心。」

  大概只是不放心吧,回答完問題後,庫拉多斯又接著對自己說明原因。對此,羅伊德只能點頭回答「我知道」。

  對方謹慎小心的個性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因為未成年的關係,和酒精有關的所有飲品、食物全都是禁止食用的範圍,即使是出席聚餐或宴會也完全禁止碰觸酒精類,想喝飲料的話,不是礦泉水就是果汁。

  對於這條從小開始跟著自己的鐵律,突然得到暫時放開的允許讓羅伊德有些訝異。不過,當然還是開心的情緒佔據大部分。

  這個巧克力,實在不想讓庫拉多斯一個人吃掉。

  「你自己也要注意點,如果有點頭暈或輕飄飄的感覺就別吃了,知道嗎?」

  從再三叮嚀的庫拉多斯手中接過圓形狀的巧克力,羅伊德先是認真的回答「好」,才把這外觀和一般巧克力無異的甜品送進口中。

  因為不常吃這類的甜食,所以無從和其他種類比較好吃或是不同處,不過就口感而言的確和平常吃到的感覺不一樣,甜味變得更溫和,可可豆的味道也更香。

  還有,就是一股特殊的口味。

  不像至今吃到的任何一種料理或食物,羅伊德無從形容這是什麼。甜甜的,但是又有點酸味,不如說用「奇妙」來形容更貼切。就像吃到有多種口味的糖果一樣,雖然每種口味都各自獨立出來,卻又能微妙的混和在一起。

  ──不愧是高級甜點,果然很好吃。

  「怎麼樣?」

  「很好吃!這個味道真的好棒。」

  聞及此,庫拉多斯露出了稍微放心的表情低喃著:「是嗎。」也伸手拿起一顆吃了下去。

  連不喜歡吃甜食的庫拉多斯也在吃完後說了「好吃」

  可是為什麼呢?為什麼心裡總覺得有些悶悶的。

  羅伊德隨手拿起一顆巧克力有些煩躁地咬下一半。和第一次品嘗時一樣的味道在舌尖上散開,雖然很好吃,胃卻感覺微微抽蓄著,好像在對什麼感到反胃一樣。

  ──到底為什麼呢?

  帶著不明白的心情將剩下的另一半吃掉,羅伊德又伸手拿了一顆,接著隨口問:「庫拉多斯喜歡這類的巧克力嗎?」

  「偶爾一次是不錯。」戀人回答。

  「怎麼了?」

  「那麼,如果是我做的呢?庫拉多斯會吃嗎?」

  「當然,不過也有可能會寶貝到不敢吃的程度就是了……怎麼了,還在想剛才的事情嗎?」

  「因為、既然是戀人的話不是應該要送點什麼嗎?可是你又不喜歡吃甜的東西,每次到了情人節想做巧克力的時候都很猶豫到底要不要做。」

  從身體深處傳來了暖暖的溫度,大概是酒精起作用了吧,不過感覺還不壞。

  「只要是你送的東西我都會很高興收下的,我以前不是說過了嗎,送禮時包含的心意才是最重要的。」

  像是要將這股想法從心中抹去,庫拉多斯以輕柔的動撫上羅伊德的臉頰。受到這個動作影響的羅伊德有些緊張地望向對方,心臟因剛才的那番話怦通怦通的跳動著。

  為什麼這個男人總是能讓自己擔心的事情消失呢?

  「……所以,真的可以嗎?」

  「是指什麼?」

  「巧克力……那個、我會努力看食譜做出好吃的巧克力的!所以,到時候庫拉多斯你一定要收下喔!」

  「我會期待的。」

  看著漾開笑顏的戀人,羅伊德也高興地揚起了笑弧,心裡甚至充滿了幹勁。一想到明年的戰鬥,不知怎麼地便燃起了一較高下的心情。

  至於對象,當然是庫拉多斯公司的同事們。

  如果要比心意我可不會輸的──對著看不見的對手落下宣言,羅伊德又拿了顆巧克力吃下。

  比前幾次要更明顯的熱度從腹部開始擴散,甚至連指尖也暖了起來。心想著是不是該注意一下比較好呢,身旁隨即傳來了庫拉多斯的警告:

  「別吃太多,你的臉已經有點紅了。」

  「唔、我會啦。話說回來,我又不覺得頭暈,只覺得體溫變高而已。」

  「等到你覺得頭暈就來不及了……不過,羅伊德,我記得你自己不是也沒有很喜歡甜食嗎?怎麼這次吃的這麼順口?」

  聞及此,「當、當然是因為那個啊。」羅伊德別開了庫拉多斯的視線。

  「看著你吃別人送的巧克力總覺得、那個、不是很好受……」

  因為以前也曾遇過相似的情況,羅伊德知道自己是抱持著怎麼樣的心情說出這番話。不過正因為清楚,才更感到難為情。

  原本以為再也不會有了。

  讓理智燃燒殆盡、視線遭到蒙蔽的這股情感──嫉妒,羅伊德以為自己不會再有這種感覺的。

  思及庫拉多斯說不定會討厭說出這番話的自己,羅伊德垂下頭用著細小的聲音又說了「對不起」。不過這似乎更讓庫拉多斯感到疑惑,對方隨即反問「為什麼」。

  「我不覺得你說了什麼必須道歉的話。」

  「可是、突然說出這種話你一定覺得很奇怪吧?我自己也知道根本沒必要計較這種小事,但是還跟你抱怨……」

  「是嗎……對你來說或許是令人煩惱的事吧,不過我倒覺得很高興呢。」庫拉多斯臉上漾著溫柔的笑容:

  「會感到嫉妒是因為抱有佔有慾這種慾望才產生的,也就是說,你對我抱有連這種事都無法忍受的強烈獨占慾──對一般人來說或許很苦惱吧,不過就我個人而言,我可是高興都來不及呢。」

  聞及此,「……這樣說的話我真的會很任性喔!」羅伊德將臉埋在雙手裡回答。討厭,臉越來越燙了。

  「那也沒關係。」

  對方的手掌拍了拍自己的頭,「在我面前你可以不用這麼拘束。」

  「那、我可以說一個任性的要求嗎?」

  「什麼?」

  羅伊德維持著掩住臉的姿勢,「……庫拉多斯也不用那麼顧慮我沒關係啦。」接著如此說道。

  「…………我又不討厭和你做,應該說,不做反而覺得很奇怪。」

  啊啊,說出來了──會說出這種話來的我果然是因為喝醉吧。

  彷彿自我催眠的,將自己平常不會有的行徑歸咎到酒精身上。如果不這樣想的話自己會羞愧到死的。

  畢竟他們是兩情相悅才在一起的,自己當然也有庫拉多斯那份包容。希望對方能多麻煩自己一點,希望能成為對方不可或缺的存在,最好能被那份沉重的獨佔愈給緊緊束縛。

  所以,不希望兩人之間還有不自然的客氣存在。

  因為喜歡,也希望對方能因此渴求自己──只是如此。

  「──我知道了。」

  帶著愉悅的語氣傳來,接著手隨即被拉開,羅伊德反射性地望向庫拉多斯,然而連視線都還沒對焦身體就直接被拉進對方懷裡。

  耳邊傳來的低語讓身體宛如被獵人抓住的小動物般僵硬:

  「不過隔天還要上課,要是起不來的話不是就糟了嗎?」

  羅伊德緊緊閉上眼睛,邊說著「沒關係」邊主動印上了庫拉多斯的唇。

  ──光是聽到這句話就有反應的自己才是最糟糕的。


                                              《完》


後記:


某嵐果然已經是完全的親子廚了(爆

說到這篇《二》的誕生其實本來是很糟糕的想法,目的是想寫巧克力的PLAY梗,不過後來因為創作時間太長結果就變成這樣甜甜的東西了……真的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自己才好了wwwwwwwww
雖然寫了含酒巧克力這種東西,其實某嵐自己還沒吃過,所以口味都只是想像的而已請不要當真www至於是不是真的會吃這種巧克力吃到醉,雖然也只有聽別人說過不過不常喝酒的人似乎會這樣,都讓人忍不住想去買來吃吃看了w
至於這次筆下的クラトス可說是羞恥度大開阿阿阿阿阿阿阿/////////////充滿殺傷力的台詞果然連兒子都無法抵抗呢,雖然ロイド感覺完全乙女化了被動搖好像也很正常(噴

大概是最近沒什麼機會碰到稿子,每次開了原稿或是隨手拿起紙筆的時候都會不小心暴走,常常忘了時間拼命在寫稿,還因此被家人痛罵了一頓。果然大家還是要注意身體別熬夜比較好喔(苦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テイルズオブシンフォニア クラロイ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68-bcd8a5c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