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LIEBE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tb: --   cm: --

青春期的煩惱  

其實我只是想寫髒髒的親子和欲求不滿的羅伊德(被丟番茄

雖然羅伊德是和阿斯貝爾不相上下的天然,不過該有的生理還是會有嘛(爆炸)而且會因為不常接觸這方面感到煩惱,就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才寫出了一篇。

真的很喜歡羅伊德這個角色阿wwww不忍說爸爸的個性太沉默在寫的時候會擔心言語攻什麼的會不會太奇怪ry


文章有慎,年齡請斟酌【文章下收】








  有了心儀的對象之後,就會想更加靠近對方,想碰觸他、和他在一起。就算和他在一起了,這個想法仍在持續增強。

  本來自己是不知道這件事的。不過要說完全不知道也不是,只是有這種感覺、但無法形容而已。多虧隊上某個只對女人有反應的傢伙多話,才能把這份情感形容得這麼具體。不然依照自己智商,大概還要好一陣子才能想到為什麼。

  只是知道了問題並不會得到解決,第一次面對戀愛問題,自己有很多東西都是第一次接觸。比起揮舞刀劍還要來得更困難。

  自己也不是沒想過要去找那位副職業是泡女人的隊友解決煩惱,可惜就可惜自己的對象不是對方擅長的女性,而是他最不想看到的雄性生物。

  羅伊德在煩惱,該怎麼壓抑這股越來越強的想法。

  如果只是單純想和對方在一起倒還不成問題,畢竟他們倆本來就時常一起練習劍術。麻煩的,是羅伊德想做的不只於此。

  想碰觸他、想更加貼近──自從被對方抱了之後,這個想法就越來越鮮明。

  一個不經意的碰觸都能讓身體有所反應,光是想著對方做就能自己射了。但是這樣還不夠,跟對方碰觸自己時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就算做了,事後也只會感到更加的空虛。

  但還是忍不住。

  羅伊德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自己不想把這件事情讓對方知道,一方面是因為太過難為情,一方面是不想麻煩對方。但是這樣能持續多久呢,連羅伊德也不敢說。

  本來這種情況是不嚴重的,只是最近不知怎麼地,頻率已經越來越高。

  「唉……該怎麼辦才好……」

  獨自一人在浴池裡大大地嘆了口氣。白色的煙霧隨著氣息一起消失在空氣中,羅伊德看著霧氣在浴室裡造成的一片白霧,苦惱地閉上雙眼。雖然已經進來好一陣子該是出去的時候了,思及出去後會見到那個人又不禁感到猶豫。

  這裡是父親──同時也是戀人的庫拉多思的住處。

  因為離自己家不遠,羅伊德時常會到這裡來找庫拉多斯,大部分的時候是一起練習劍術,有時則會到其他地區透透氣,有時也會度過難得的親子時光。

  不過今天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練劍,原本羅伊德是計畫傍晚左右再回去家裡就好,沒想到在練習時因為後翻落地時姿勢錯誤,結果導致腳踝扭傷。

  基於時間和傷勢問題,在讓庫拉多斯替自己上藥後對方便提出了「今天就先在這裡休息吧」的意見。沒有理由拒絕的羅伊德當然是答應了。

  因為時常會跑到這裡來,羅伊德在庫拉多斯這邊過夜的經驗也不少,甚至能說是多的。一般來說,就算沒有要事羅伊德也會要求在這裡過夜,也有好幾次被庫拉多斯拒絕而打道回府的經驗。

  不過最近正好相反。

  雖然還是會來找庫拉多斯,不過會極力避免過夜。

  想起最近自己奇怪的反應,羅伊德又不住嘆了口氣。要是住在這裡的話肯定會被發現吧。

  在被庫拉多斯抱之前,羅伊德從未有過性事上的經驗。就算是發生了關係,性事方面的事情都還是由庫拉多斯掌握,因為最近沒有太多的接觸,身體也發出了不滿的聲音。

  不是做了奇怪的夢導致早上底褲全濕了、就是睡前突然想到對方的臉結果身體有了反應。羅伊德不想讓對方發現這些事情,才會一直避免在這裡過夜。

  羅伊德沒有自信待在庫拉多斯身邊還能保持冷靜。習劍時是因為能將注意力集中在劍術上還無所謂,一旦意識到兩人獨處就會開始緊張起來了。

  『感覺頭有點暈了……嘛.沒辦法也只能先出去了。』

  羅伊德甩了甩有些暈眩感的腦袋,接著將黏在額頭上的瀏海往上撥。想來一直躲在浴室也不是辦法,在做了幾次深呼吸和心理準備後才離開了浴室。

  一面小心不動到受傷的地方,一面擦拭身體、換上乾淨的衣服。好了之後羅伊德再次檢查扭傷的腳踝,不知道是泡過熱水還是上了藥的緣故,原本腫得很嚴重的地方已經消腫不少。

  大概明天就可以恢復了。羅伊德試著轉動仍有些紅腫的腳踝,仍有些刺痛感,但已經沒有一開始的劇痛。

  總而言之,今天還是早點上床睡覺吧。如此打算的羅伊德回到庫拉多斯為自己準備的房間,打開門後先是為庫拉多斯不在而鬆了一口氣,接著以正面朝下的姿勢撲向床鋪。

  才正想著對方會不會來檢查自己的傷勢呢,房間便被打了開來。從門後探出了臉孔正是剛才所想的庫拉多斯。

  羅伊德幾乎是被驚嚇地看向打開房門走進房間的人,彈起上半身的同時,不慎動到了受傷的腳踝。羅伊德因疼痛微微皺起了眉頭。

  「還是很痛嗎?」

  聞及對方的問題,不想讓對方擔心的羅伊德笑著回答:「跟一開始比起來已經好很多了。」邊調整姿勢在床上坐下。因為扭傷而無法盤腿,只能將兩腳伸直的姿勢讓羅伊德有些不習慣。

  只見庫拉多斯慢步到床邊,督了眼羅伊德後便將視線投向明顯紅腫的地方。

  「……看起來比一開始要好多了,不過還是有點腫……還是上個藥吧。」

  「誒,還要再一次嗎?」

  「啊啊,上完藥之後讓你睡覺正好,怎麼了?」

  「不是啦,那個、總覺得很麻煩你……而已。」

  「這種事就別計較了。」

  嘴角漾開淺淺笑弧的庫拉多斯揉了揉羅伊德的頭髮,在留下「我去拿藥一會兒就回來」後便離開了房間。

  過沒多久後,庫拉多斯的身影再次從房門口走進。除了羅伊德看過的藥瓶外,還有包紮用的繃帶。

  因緊張而下意識繃緊身體的羅伊德,注視著庫拉多斯在自己身旁的位置坐下。「把腳伸出來吧。」聞及對方的話,羅伊德將腳踝放在庫拉多斯伸出的手上。

  像是在確認傷口復原程度似的,庫拉多斯緩緩地來回撫摸紅腫的地方。感受著手掌的動作及溫度,雖然很舒服,現在卻很不妙。

  咬緊牙根想壓抑無節制湧上的慾望,羅伊德抓緊了身下的床單。

  發現到這點的庫拉多斯大概是誤認為羅伊德是在忍耐疼痛吧,抹上了些藥膏後,庫拉多斯轉而用著比剛才要更加輕柔的動作在腳踝上滑動。

  因緊張而繃緊的身體變得比平常要更敏感,越是意識到庫拉多斯的動作,身體的反應也就越明顯。

  甚至可以感覺到那個部位已經起了反應的羅伊德,以雙手遮掩住生理反應的現象。

  第一次讓庫拉多斯幫自己上藥時因為疼痛感居多,讓羅伊德無暇注意其他事情。但已經消腫許多的地方,現在被撫摸只會衍生出讓身體產生反應的酥麻感。

  腦袋不經意想起庫拉多斯之前幫自己做的感覺,最敏感的地方被手掌握住上下摩擦,沒多久自己就因強烈的快感而達到高潮。

  希望能像上次那樣,做點更舒服的事……──

  「嗯……」

  無意識從鼻腔流露出來的聲音吸引了庫拉多斯的注意,在對方詢問「怎麼了?」,而自己急忙回答「沒事」後,不知道是沒發現還是裝作不知道的庫拉多斯簡短的回應「是嗎」,接著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繃帶,動作熟練的開始包紮傷口。

  邊忍耐著逐漸高漲的慾望,邊在心裡希望庫拉多斯能趕快離開。雖然不是不能忍耐,但是對性事部分仍毫無忍耐力的羅伊德來說已經快到極限了。

  在集中精神壓抑衝動時,不知不覺間已經傳來「好了」的聲響。

  然而正當羅伊德打算開口道謝時,將手從腳踝上移開的庫拉多斯卻伸手貼上了他因慾望而染上些微殷紅的臉頰。

  即使是這麼一點碰觸,仍讓羅伊德縮起脖子溢出了「嗯……」的鼻音。

  勾起笑容的庫拉多斯用著壞心眼的聲音詢問:「有感覺了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羅伊德甚至覺得臉「轟」的一聲燒了起來。

  然後,用力閉上與對方相交的雙眼。

  『被發現了……怎麼辦被發現了……』

  已經不是用難為情或是羞恥可以形容的感覺,被喜歡的人發現自己丟臉的一面,幾乎讓羅伊德衍生出想哭的衝動。

  好想躲起來、好想消失。

  「羅伊德。」

  「……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

  貼在臉頰上的手掌溫柔地用指尖撫摸摩擦,然而這只會讓羅伊德更無法忍耐而已。

  「因為、身體變得很奇怪……明明只是擦藥而已,卻變成這個樣子……」

  「覺得難為情嗎?」

  羅伊德誠實地點點頭。

  「雖然我不得承認我也有點驚訝,不過你沒有必要道歉。」

  或者該說,等等道歉的是我。用著傷腦筋語調說道的庫拉多斯傾身將羅伊德壓倒在床上,溫柔的動作的並非無法掙脫,但是對現在的羅伊德來說連這樣的力道也無法抵抗。

  因訝異而張開雙眼的羅伊德正好對上了對方的視線。宛如隱藏著強烈火焰的眼神貫穿了羅伊德,幾乎連腰間都為之麻痺。

  「你對我有所感覺我很高興,可是現在做的話受傷的地方會痛吧?」

  聞及此,羅伊德像是任性的孩子搖頭說著「沒關係」

  「已經、不能忍耐了……」

  「這麼想要嗎?」

  「因為很久沒做了……快點、拜託……」

  「……別這樣拜託我,我會忍不住的。」

  不知道想到什麼的庫拉多斯嘆了口氣,露出了相當苦惱的表情。接著將羅伊德抱了起來,讓他跨坐在自己身上。

  反射性抱住對方的羅伊德將腳伸直好避免動到受傷的地方,才疑惑地看著庫拉多斯。

  「等到你傷好了後再說,今天先這樣將就點吧。」

  說是要做,不過第一次用這個體位的羅伊德不是很清楚庫拉多斯要做什麼。然而當自己這麼問後,庫拉多斯只是笑著回答「以後會慢慢教你的」,接著伸手探向羅伊德身下的慾望。

  身體頓時一震,指尖冰冷的觸感讓羅伊德發出了有些尖銳的聲音,抱住對方的手也收緊了些。

  但他知道自己並不抗拒,光是被輕輕揉捏而已,腰部就幾乎要癱軟而使不上力氣。與自己做時完全不同的歡愉隨著手指的動作傳來,讓羅伊德的理性變得支離破碎。

  「嗯、啊啊……嗯嗯……」

  庫拉多斯連同底褲一起將羅伊德的長褲脫至膝蓋,暴露出的慾望甚至已經頂到了自己的腹部。然而現在沒有感到難為情的餘韻,隨即纏繞上來的手指很快就奪走了羅伊德的思考。

  觸感比記憶中要更為粗糙的手掌上下摩擦著表面,時強時弱地玩弄脆弱的敏感。只能任憑男人擺布的羅伊德輕聲喊著不要,希望庫拉多斯更確實的愛撫。

  「可是這裡覺得很有感覺呢。」

  「啊、那是……唔、啊、啊啊……」

  「想要我怎麼做?」

  明明平常不怎麼說話,到了這種時候庫拉多斯卻老是喜歡用言語使壞。雖然很討厭這一點,在對方的言語攻勢下,羅伊德也確實變得更加敏感。

  再說,面對經驗明顯比自己要多的庫拉多斯,羅伊德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反抗的餘地。

  手指停了下來,催促似的以指尖由下往上輕輕滑過,背脊不住顫抖的羅伊德用著近似撒嬌的聲音開口:

  「用力、再更用力……」

  「好孩子。」

  勾起滿意的笑容,庫拉多斯先是在羅伊德眼角印上一吻,隨著皮帶解開的聲音傳來,某個炙熱的硬物接著碰觸到了自己的慾望。

  看向庫拉多斯也已經完全勃起的硬挺,羅伊德不住嚥了口口水。不管看幾次,至今仍覺得自己能接納男人的慾望是不可思議的事。

  只見庫拉多斯將兩人的慾望重疊,一起握在手心中緩緩地上下律動。

  「誒、等…這樣……嗯、啊、啊啊……」

  「要做的話兩個人一起比較舒服吧?」

  「可是……啊!感覺…好怪……!」

  「不是怪,而是舒服才對吧?」

  「不、啊啊、啊啊……不知……嗯啊!」

  甜蜜的電流從相疊的地方湧出,思及庫拉多斯的和自己的碰在一起,身體變不住顫抖起來,每一次的摩擦,都刺激著敏感的中樞神經。

  或許真像庫拉多斯說的,這種感覺是舒服,只是第一次這樣做的羅伊德還不熟悉這種感覺。不過並不會討厭。

  比起鮮明的刺激,從體內深處湧出的深沉慾望影響著內部。

  「嗯、啊、啊啊……啊、啊啊……!」

  時而摩擦表面,時而用手指玩弄前端的敏感。在庫拉多斯的愛撫下,慾望前端也滲透出了透明的液體。

  羅伊德不住自己搖晃起腰部,配合著手指的律動發出了淫渭的水聲,和庫拉多斯粗重的喘息一起傳入耳裡。彷彿聲音化成了媚藥,連對方的吐息都能帶來細小的刺激。

  相隔許久的碰觸,讓身體變得比想像中還要更加敏感。

  體內的熱流急著尋找出口,開始衝撞著腰椎。

  「啊、嗯……啊啊、啊!嗯……嗯啊……!」

  「要射了嗎?」

  不同於平時的沙啞嗓音詢問,羅伊德則含著淚點頭央求著「想射」

  「庫拉、多斯……一起……」

  「啊啊。」

  手指的動作變得比剛才要更加煽情。突然增加的感官刺激讓羅伊德只能靠在庫拉多斯胸前喘息著,甜蜜的強烈刺激幾乎連腰間都要為之融化。

  最後一個擦過前端的動作,讓身體頓時一震。

  「啊、啊、啊啊啊……!」

  「唔……!」

  相疊的慾望幾乎同時射出了濁白的液體,羅伊德承受著直達腦門的電流反弓起身體,下意識地收緊擁抱庫拉多斯的手。

  可以清楚感覺到下腹部完全濕了,不只是自己,還有庫拉多斯的。

  當庫拉多斯將手從兩人的慾望上拿開時,對著還在大口喘息的羅伊德說了「去洗澡清理一下吧」。意識仍有些朦朧的羅伊德,迷迷糊糊地點了頭答是。

  輕飄飄的感覺直到羅伊德被橫抱帶進浴室裡、看到庫拉多斯跟著一起入浴後,才因難為情而回過神來。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テイルズオブシンフォニア クラロイ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59-b919844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