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十月十二日  

正在進行十二月打算出的210本(入坑這麼多年終於有勇氣出本),只是風格和我至今以來的210創作風格完全不一樣……我自認啦。

是本210雖然兩情相悅,但無法有身體接觸而開始各種煩惱的故事。
內容大概是這種感覺↓



  ティーダ和其他秩序戰士剛來到這個世界時的情況差不多。在未知土地上獨自流浪好一段時間後被其他人發現,與コスモス見面,了解發生在自身上的事情,並決定協助コスモス拯救這個世界。

  絕不是因為他人有難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

  儘管失去一部分記憶,ティーダ仍依稀記得自己遇過類似的事,獨自一人來到未知世界的不安感比什麼都要強烈。若不加入秩序戰士們,自己在這個世界將會是孤獨一人。光是這麼想,疑問、擔憂頓時被甩到腦後,回過神來便已經開口說出「沒問題」這句話。

  事後回想コスモス對他說的話,他才發現許多問題。例如:為何兩位神氏非對峙不可、為何這個世界沒有任何居民、有什麼必要拯救一個沒有居民的世界、拯救這個世界又與拿回他們的記憶有什麼直接關係……不明白的地方多得數不清。

  說完全不擔心是騙人的,只是若真有危險,也是他們十名秩序戰士一起面對,如此心想便多少能減少對這個世界抱持的不安。

  又加上秩序戰士全都是沒有心機的好人,相處起來著實讓人安心,不知不覺間,也對與其他人閒聊各個世界的事情樂在其中。

  其中ティーダ與一位名為「フリオニール」的青年關係最親近。

  原先只是因為對方戰鬥時與私下生活的樣貌相差太多而覺得有趣,相處後發現青年散發出的溫厚氣息能讓自己放鬆下來,與フリオニール的相處時間才開始變多。再次注意到時,兩人已對彼此保持好友以上的好感。

  就在ティーダ煩惱該如何應付這份情感──要求交往,或是順其自然發展──時,某日晚上フリオニール向他告白。

  フリオニール表明自己最初也沒有打算自白,然而思及不知道他們會停留在這個世界多久,便覺得必須做點行動,抱著豁出去的心情向ティーダ告白。

  由於ティーダ本來也就有這個打算,聽完フリオニール的原因後立刻答應交往請求,順利成為了情侶。

  ……應該是這樣才對。

  事情發生在一晚就寢前,フリオニール像是鼓起了十足勇氣,親吻他的額頭道過晚安後躲藏似的立刻熄燈躺平。也因此青年沒有看見他那時臉上的驚愕神情。

  討厭──這是ティーダ被親吻當下的第一個感受。他立刻陷入恐慌。

  這當然不是ティーダ第一次和他人交往,身為明星球隊的王牌,他的崇拜者多得數不清,和許多女性來往過。雖然因為顧慮事後問題,從來沒有做到最後一步過,他確實也有過性方面的經驗。單純做的時候不用說,若是和有好感的人做感受自然會更好。

  フリオニール雖然是男人但畢竟是喜歡的對象,ティーダ會有這方面的慾望,也想像過不少次兩人做愛時會是什麼情景。如果對象是フリオニール的話那肯定沒問題,他一直這麼認為。

  所以當ティーダ在那一刻清楚知道自己討厭フリオニール的親吻時,心中只有驚慌和難以置信兩種情緒。

  一定是只有一開始而已。他這麼說服自己。也許只是自己還沒習慣和フリオニール的肢體接觸,只要習慣多接觸,排斥感就會跟著消失了。

  然而當ティーダ開始嘗試主動去碰觸フリオニール,才發現事情沒有自己想得那麼簡單。簡直就像是身體由別的東西控制,即使內心清楚確定自己想要青年的碰觸,身體仍會在靠近對方時立刻湧上生理厭惡,完全無能為力。

  這件事當然瞞不過フリオニール,只不過對方知道後一如往常笑著對他說不要緊。似乎是雖然也想要碰觸ティーダ,但更不想看他難受的模樣所以決定忍耐。

  無奈事情不僅沒有好轉,甚至隨著兩人交往時間越長越嚴重。他對フリオニール的肢體接觸已經警戒到幾乎過敏的程度,連日常生活上的接觸也會感到排斥。

  即便兩人討論出「不如來練習看看吧」的主意,開始實行過了十幾天,情況都只有繼續惡化,不見任何改善。

  明明內心仍想和フリオニール在一起,ティーダ卻漸漸失去繼續下去的自信,甚至出現了當初答應青年的後悔。

(以上)




畢竟ティーダ在原世界是很受歡迎的運動選手,就算失去記憶,身體還是不能接受男人吧-是由這個想法開始的。

因為明年DFF NT問世,想到這可能是最後用DFF世界觀寫210本子的機會就放手衝了。
不過話說回來因為對現在的SE很不放心,也有最後不認帳(?)用原本世界觀繼續創作的可能性就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日常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277-a3f7a90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