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LIEBE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tb: --   cm: --

無可奈何的欲求  

※R18




  確認買的火車票沒有錯,在車站附近閒晃一會兒後レイル上車時約是晚上七點。

  一找到票上的指定座位入坐,レイル立刻閉上眼休息。

  這輛從紅葉車站出發前往王都草原車站的列車不是一般種類,是針對上流人士及貴族所設計,票價比一般列車高出許多,被稱為「貴族列車」的列車。奢華裝潢不用說,列車人員的服務也是擁有應對票價的完美,即便看到服裝明顯與週遭格格不入的レイル表情也沒有絲毫變化,從頭到尾都保持著友善且不失禮的笑容結束驗票。

  至於為什麼會選擇貴族列車,因為這是今天返回王都的最後一班。

  又因為不是レイル自身出錢,才有可能搭上這輛列車。

  這次的委託工作較特殊,委託人特別寫道若有需要願意負擔來回交通費。不過レイル並沒有在意這點,本來也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出發時是一般列車加上步行,不用說當然回程也打算這麼做。

  然而當他一如往常地在委託結束後逗留好一會兒,到車站買票時才發現回王都的班次只剩下貴族列車。

  他只是個貧窮的旅行者,怎麼說也不可能搭這班列車回去。

  死心在車站附近尋找有空房的旅館時レイル碰見了委託人,與對方聊起無法如期回去的窘境,對方便爽快地開口說「那就交給我吧」,二話不說立刻幫レイル買了車票。

  由於對方是一旦決定就不會改變心意的固執大叔,レイル也只好收下對方的好意,在預定時間上車。

  話是這麼說,列車上的氛圍果然讓人難以放鬆。在內心告訴自己別太在意的レイル仍下意識注意周遭動向,無法順利入睡。

  レイル所在的車廂座位類似餐車,有分兩人及四人座位,座位之間擺著鋪上白桌巾的同寬四方型桌子;桌子以一根鐵柱焊接在列車上固定,座椅是舒適柔軟的皮革椅面,加上車廂裡的空調就能睡得非常舒服。雖是買兩人座位車票,但不論是座位還是桌子都非常寬敞,一面心想「真不愧貴族列車」一面嘆氣。

  儘管不是討厭貴族的生活方式,也絕對稱不上是喜歡;話說回來,也不是喜歡平民的簡樸生活。只是現在比較想在樸素的環境裡好好休息而已。

  (不過到草原車站只要一個半小時,真不愧是貴族列車啊。)

  從紅葉車站搭乘一般列車到王都草原車站至少要三小時,貴族列車因為使用的引擎種類是シド親自製作的高級品,且中途不停靠其他車站,花的時間似乎只需要一般列車的一半。

  對於已經習慣長時間交通的レイル而言,一個半小時不過是一眨眼,雖然沒辦法熟睡,閉眼小打盹一會兒應該還是做得到的。

  如此心想的レイル雙手抱胸,將背部沉入質感良好的椅背裡,任憑思緒發呆出走。

  車廂內響起列車出發的廣播不久,列車人員推著小台車走進車廂一一詢問乘客的需要。レイル本不打算多加理會,但總有股異樣感覺令他無法不去在意,直到那名男子與乘客交談的聲音到自己的聽力範圍內,發現那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聲音,他總算明白為什麼。

  推動台車的細小聲響來到桌邊,固定的問候語跟著落下。レイル張開藍灰眼眸看向男子,預料之內的輕浮笑容便出現在眼前。

  男子--クァイス像是對眼下的情境感到有趣,臉上早就掛不住待客用的笑容,茶色瞳孔以滿懷心喜的眼神注視他。

  約六天前クァイス接獲將軍的委託離開王都,內容是跟蹤某貴族要人並調查對方每天的行程去向。儘管能夠馬上猜到クァイス出現在這裡是因為委託緣故,見到相隔一週不見的臉龐還是被嚇了一跳。

  「請問先生需要任何飲品或是點心嗎?其他像是薄毯、毛巾、報紙書物等物品我們也有替乘客準備,有需要的話請不用客氣。」

  「都不用……現在在工作中?」

  「薄毯嗎?好的,請稍等我一下。」

  クァイス在他身旁蹲下,掀起台車上的白桌巾,一面找東西一面壓低音量開口。

  「已經結束了,只要混在工作人員裡到王都草原車站下車就能直接回去……不過真沒想到你會搭這種列車,該不會是知道我在這裡才特地上來的?」

  「這是今天往王都的最後一班列車,受委託人幫忙才有辦法上車而已。」

  「原來如此。不過不管怎麼樣能碰到你還是很高興,真想乾脆就這樣翹班呢。」

  「你能找到時間溜出來的話就來陪我吧,我正因為睡不著而閒得發慌。」

  從台車裡拿出米白色毯子的クァイス起身遞給他。雖然表情是平常的クァイス,不過行為舉止依然完美得沒有任何破綻。

  「不習慣貴族列車呀?」

  「只是現在想在平凡一點的地方睡覺。」

  好比他們倆在王都租的那間房子。

  レイル以略帶期待的眼神看著クァイス,只見青年露出看似無奈的神情一面低語「你這樣不是讓我更不想工作嗎」一面把毯子放在他腿上。離開前又說「找到空檔的話我再過來」,再次聽到クァイス的聲音時已經變回待客的客氣語調了。

  他不否認剛才的眼神和表情確實不懷好意,不過這也無可奈何,誰叫他們將近一星期沒有碰面,怎麼可能忍得下來?

  (連味道都變得很明顯……不對,還是我太期待了?)

  不知道是不是負責車廂服務的人員都要特地打扮,起初負責驗票的女子也是、現在過來的クァイス也是,兩人身上都有淡淡的草本香水味。

  不過正因為使用香水的緣故,讓クァイス本身的氣味在空氣中更加明顯。レイル不住嗅了嗅,並大大吐氣。

  原本以為一個半小時是眨眼之間的事情,看樣子會比想像中要漫長。



  クァイス將減輕不少的台車推入雜物間,站在推滿補充物資的架子前「哈」地大口嘆氣。

  再這樣下去心臟總有一天會負荷不了而爆炸的。

  (帥哥氣場實在太可怕了,レイル那傢伙什麼時候學會這種東西的!)

  即使走過兩節車廂,剛才少年的表情仍牢牢印在腦海中。連想要甩開這件事的念頭都沒有出現的空間,只是一直想著少年的神情、話語,執著程度甚至連クァイ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被下咒了。

  雖說他與レイル是工作夥伴,但實際一起行動的次數並沒有想像中的多。クァイス自身為了掌握出人頭地的機會時常東奔西走,外出調查或長期臥底都是必要工作;レイル則不在意金錢和權力,接任委託只是為了保持基本生活而不淪落到流浪,因此委託就像外出旅行一樣不會馬上回來,反倒是クァイス還會擔心這傢伙會不會昏倒在什麼地方。

  這絕對不是他們第一次長時間沒碰面。

  只是仔細想想,最近兩三個月他們都是一起行動居多,加上王室那邊似乎察覺到ジュグラン的計劃,將軍為了躲風頭最近非常安靜。無事可做的他實在待不住,時常把レイル帶出去一起工作,和以往相比確實多了許多相處時間。

  先不說自己著魔似的反應,レイル散發出的氣勢也比平常要強大十幾倍。

  據本人自己說法,レイル並不是不喜歡說話,而是傾向身體力行,因此除非必要否則不想多費唇舌。私底下與他相處時レイル雖然說話較直接,和平時相比也算多話,本質上還是個行動多於話語的人。

  所幸クァイス本身擅長察言觀色,這點並不構成相處困難。不知從何時起,他也習慣並能夠掌握レイル的肢體語言。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喜怒哀樂的各種表情、疲勞的時候、想做的時候……渴望人陪伴的時候。

  レイル只會在他面前放下戒心,只有兩人獨處的話透過視線傳達過來的情感語言又更加明顯。

  想要擁抱、想要接吻,想待在能夠令身心都放鬆下來的你身邊──被比平時要強烈十幾倍的寂寞視線盯著看,加上眼角微微下垂的陰鬱表情,把レイル與生俱來的姣好臉蛋襯托得淋漓盡致,クァイス都忍不住心想這個十九歲少年原本是這麼帥氣的人嗎?

  尤其思及對方索求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無可救藥的感動、喜悅,以及想獨佔對方的慾望填滿胸口,甚至讓他感到難以呼吸。

  好想親吻,好想要立刻被レイル抱,然後也極盡所能地疼愛這名眼中只有自己的少年。

  ──這些念頭怎麼樣都無法壓抑。

  (又不是青春期的小鬼了,振作一點啊!)

  クァイス一面換下黑白侍者服一面告訴自己冷靜下來,趁沒有其他人過來前溜出雜物間。

  這次他臥底進來的職業是列車車廂服務人員,因為只是短期臨時工,被分發的工作較正式人員要少上許多。且被分發到的多是打雜等簡單工作,有不少空檔能夠偷溜出來。基本事項已經完成的現在也是摸魚的好機會。

  只要在最後清點前趕回去就好,期間約有四十分鐘的時間。

  避開其他工作人員的注意與レイル碰面後,クァイス不住先別開投向自己的熱切視線。現在的氣勢又比剛才要更強烈絕對不是他的錯覺,已經到了讓人感到害臊的程度。

  他裝作若無其事地在レイル對面的位置坐下,隨口問起這幾天的工作及其他情況,然而全都被敷衍帶過。

  正當クァイス覺得困惑時,少年沉默地盯著他好一會兒後開口:

  「クァイス,你出了什麼事嗎?」

  「……啊?」

  「明明就坐在我對面但完全不看我這邊,表情也是待客用的,一副坐立難安的樣子。怎麼了?」

  即使知道這種裝模作樣騙不了レイル多久,被馬上點出事實還是嚇了一跳。

  クァイス別開臉用手遮住後大口嘆氣直到肩膀放鬆下來。一鬆懈下來,好不容易以理性控制的情緒又變得不安份,在別的意義上更難以直視レイル的臉。

  心跳聲大噪,脖子以上也覺得很熱。

  不知道是被レイル的視線直盯著而感到害臊,還是自認應付人相當有一套,但面對喜歡的傢伙還是像個青春期少年一樣衝動的自己感到無可救藥地難為情,哪一個對自己的影響比較大。這種又緊張又害臊得不敢直視別人的體會,在遇見レイル之前從未有過,至今仍彆扭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斜眼看向對面的少年,用難以想像是自己的羞赧語氣說:

  「你自己大概沒發現吧,不知道該說是氣場還是什麼……被你那樣盯著看,怎麼可能保持平常心。」

  「……原來你也會有這個表情啊。」

  「算我拜託你別說出來,我現在可是害羞得快死了。」

  「有什麼不好,反正看的到人只有我,沒必要那麼在意。」

  「笨蛋,正好相反。因為是被『你』看才變成這樣的。」

  對面傳來倒吸一口氣的聲音。不過和自己不同,レイル的表情基本上不會有非常明顯的變化,就算現在能夠立刻知道レイル因為自己的話語而動搖,表面上看起來仍和平常一樣。

  真要說有什麼不同,眼角微微發紅的反應反倒更添一層魅力。

  「之前我就一直在想,你是不是其實很喜歡照顧人?」

  「什麼?」

  這次換レイル微微錯開了視線。

  「明明我什麼也沒說,但你好像總是知道我在想什麼,這種話自己講雖然有點那個……你會不會有點太包容我了?」

  察覺到從藍灰色瞳孔流露出的不安,クァイス先是一愣,隨後沒好氣地笑了起來。

  「我是喜歡你才這麼做的,不是對誰都這樣。確實,我也因為你不習慣說出自己的想法而苦惱了好一陣子,可是那是你選擇的生活方式,我不會要求你改變。你的行動總是讓人嚇一跳,但是和你一起生活的感覺並不差喔,レイル。」

  「……」

  「怎、怎麼了,突然又不說話。」

  「クァイス你啊、有時候會突然說出很驚人的發言呢……和我比起來,你才是故意的吧?」

  「你到底想到什……唔哇、糟糕!」

  クァイス前方的車廂出入口出現一名年齡三十上下的クラヴァット女子,對方是服務人員之中權力相當副管長的人物,從沒有推台車進來的樣子來看,應該是受乘客呼喚過來的。

  一看到女子身影,クァイス立刻壓低身子躲到桌底下。過了一會兒,レイル掀開桌巾探頭看向他。

  「走了我再跟你說。」

  謝了。他簡短回應。

  對於身高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クァイス而言雖然仍嫌不足,曲起膝蓋、彎著背的話還是有足夠空間讓他躲。クァイス一面小心別讓頭撞到桌子一面調整位置坐下。

  期間他不慎擦撞到レイル的腳好幾次,要不就是為了避開而踢到鐵柱。惱羞成怒的他索性挪動到レイル的方向靠著對方左腳,總算安分下來。

  加上剛才折騰的時間過了好一陣子,仍未聞レイル的提醒。クァイス細聲向少年詢問情況,似乎是一家四口的男主人想移動到包廂,現在正在處理書面及手續上的問題,恐怕還要些時間才會結束。

  那也沒辦法,只能乖乖等了。誰叫他是偷溜出來幽會的。先不說被上司發現的後果,他可是不打算這麼快離開。

  無奈之時,一股熟悉的氣味忽然吸引クァイス的注意力。

  (啊、這個是……是那傢伙的……)

  陽光、青草、泥土……由於其中幾種氣味格外強烈,而第一時間沒有發現。不過仔細分辨的話,混合起來確實就是レイル平時身上有的味道。

  好似覺得只有一點不夠滿足,不知不覺間注意力完全放在捕捉氣味的行為上,輕易產生了情慾。

  混亂的腦袋還來不及想出應對方法,身體便逕自往氣味最強烈的地方移動。手掌搭上レイル的膝蓋,緊接著探向皮帶,隔著布料碰觸中心部位。レイル的身體被嚇到似的狠狠震了一下,掀開桌巾探頭盯著他。

  「クァイス,你在幹什麼?」

  「說實話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用那種像是發情的表情說不知道可是一點都沒有說服力。」

  クァイス遮住紅通的雙眼及臉龐,深吸一口氣後一鼓作氣地開口:

  「這種事我也知道,可是一聞到你的味道就怎麼樣也忍不住,變得沒辦法思考……我也覺得這樣很像沒有克制力的青春期小鬼,要是真的討厭的話就揍我吧。」

  「這種顧慮就免了,倒是你……想做到什麼程度?」

  「咦?」

  聞及意料之外問題的クァイス抬起頭,與染上些許慾望的藍灰瞳孔四目相交,體內深處便無可奈何的陣陣發疼。

  「這裡是外面,而且我沒辦法碰你,這種狀態下什麼都不能做吧。」

  「啊……這倒不用擔心,我現在比較想碰你,所以這樣就好了。」

  「你這個人……」

  「レイル,你別亂動喔。」

  クァイス抱住レイル的腰拉向自己,吩咐對方把桌巾放下便伸手解開レイル的皮帶,自己也脫下手套,將柔軟的性器取出後不住摒住氣息。兩人上次的性愛是兩週前的事情,說長不長的時間竟讓他感到如此久違。

  也許就像レイル所說,自己真的太寵少年也不一定──然而就算真的是這樣他也無能為力,クァイス比誰都要有自覺自己身陷在其中。

  最好的證明就是即使知道自身行為要不得,也沒有絲毫想停手的念頭。

  盯著手心中的性器好一會兒,クァイス用力吞下不知不覺間口腔裡累積的唾液,吞入前端後以口腔包覆,品嘗味道似的一面移動舌頭一面發出細小的聲音吸吮。

  口中的物體頓時增加質量,同時可以感覺到レイル的身體變得緊繃。知道在這種狀態下感到興奮的不是只有自己,クァイス稍稍放心下來,幾次小幅度的舔吮後變大動作,將完全勃起的男性象徵吞入直到喉嚨深處。

  「呼……」

  口腔被摩擦的麻癢感也令他的身體更加興奮,僅是想著要讓レイル感到舒服,身體便逕自從口交行為中捕捉到期待的快感。

  持續吞嚥很快地就讓下顎痠疼,クァイス可惜地放開,改以手指碰觸沾滿自己唾液的勃起,並連同滲出的體液塗抹似的摩擦整體。咕啾。濕黏聲響無可避免地響起。クァイス注意不讓聲音變得太大,緩而確實的持續動作。

  手掌包住勃起前後摩擦幾次後,按捺不住的クァイス再次張嘴含住前端,刺激レイル容易有感覺的地方。

  手中的性器及レイル的身體用力顫抖一次,苦澀而腥臭的體液伴隨舌身碰觸並離開殘留在味蕾上。似乎是刺激過大不小心讓レイル射了一點出來,甚至能感覺到體液從舌頭上緩緩滴落的觸感。

  不同於生理快感的強烈衝動自下腹部湧上,眼前視野因此產生搖晃。

  「……糟糕……」

  不用碰就能知道底褲內的性器在剛才那個瞬間完全勃起。

  想要窺視レイル表情而下意識抬頭時,這才無奈地想起兩人之間隔著白桌巾,不滿地皺起眉頭。

  雖說他是在明白環境的前提下提議要做,但真的碰到這種狀況時還是感到萬般可惜。甚至心想只有一下子也好,想拉起桌巾看看レイル現在是什麼表情。是否和他所想的一樣,是張與年齡相符、充滿情慾衝動的表情?還是為了不讓人發現而努力維持表情,與平時相比沒有太大變化的臉蛋?

  不過既然看不到,想像這些也只是徒增哀怨而已。

  クァイス收起湧至喉嚨的嘆氣,再次開始的唇舌愛撫好似要把看不到臉的份補回來般積極,即使吞嚥到令呼吸困難的程度也不想放開。レイル偶爾會像是感到焦躁地前後移動腰部或踢動雙腳,觀察一會兒後クァイス才知道レイル是在忍耐快感,因此感到無比成就感。

  隨著口交行為越長,クァイス自身也越來越難保持冷靜。他當然也知道發洩出來就會輕鬆許多,無奈現在的他比起自慰高潮更想要被レイル抱,要是真的自己動手解決,恐怕結束後就會因為更無法忍耐而主動襲擊レイル吧。

  晚些時候先到廁所去自行解決,回到家後就能放心做了。クァイス在心裡告訴自己。

  「……哈……」

  感覺レイル的氣息靠了過來。正當クァイス這麼想時,桌巾另一端傳來彷彿被逼至極限的沙啞聲音呼喊他的名字。

  應該是レイル趴在桌子上聲音才因此傳過來。クァイス。儘管因為隔著桌巾而聽不太清楚,那無計可施的焦躁口吻確實是在呼喚他。

  レイル現在是用什麼表情看著這邊方向──這個心情比剛才要更加、更加地強烈,クァイス幾乎是下意識伸出手拉起桌巾。然而指尖碰到桌巾之前另一道聲音傳來,讓他立刻收回手。

  「先生,請問你還好嗎?」

  是那名女子的聲音。

  接著只聞聽衣物磨擦的聲音,好一會兒後レイル用著難受的語氣說「沒事」,女子則有些驚訝地倒抽一口氣。

  「水晶持有者(クリスタルベアラー)……」

  「……還有其他事情嗎?」

  「不是、那個……剛才失禮了,我並沒有要質疑先生的意思。只是您看起來似乎不太舒服,我們列車上有醫護人員,需要幫您通知一聲嗎?」

  「用不著麻煩,不是什……唔!」

  為了避免被發現他們正在做的事,クァイス緊張地放開レイル的勃起,牙齒卻不慎碰撞到表面。正當他暗咐不好時,眼前怒張的慾望大幅度顫抖,像是極力忍耐高潮般抽動幾次後只射出些許體液。

  從レイル身體緊繃的模樣他知道少年花了多大的力氣才忍下來,隔著桌巾也能聽見「哈、哈」的壓抑喘氣。

  儘管結果而言他做了多餘的事,但一想像レイル極力忍耐的樣子便無可救藥地覺得憐愛。

  「先、先生?」

  「讓我、休息一會兒就好……」

  「可是……」

  女子話尚未說完,後方突然響起某種玻璃破碎及女人的尖叫聲。怎麼回事!女子一面高喊一面離開,現場陷入不知所以然的騷動之中。

  側耳聆聽週遭的聲音好一會兒,總算知道是天花板上的小型玻璃吊燈突然掉落所造成的事件。雖說沒有人受傷是不幸中的大幸子,安撫乘客情緒也不是簡單事情,女子很快就被乘客們纏得無法脫身。

  而クァイス在得知事情發展同時也立刻明白是誰的作為。

  「……クァイス,趁現在沒人注意趕快出來。」

  只見レイル一面對他說一面穿戴好衣物,毫無頭緒的他愣了一會兒胡亂擦去臉上及手上的液體,從座位的地方探出上半身。

  騷動現場與他所想的相去不遠,貴族們邊抱怨乘車危險邊指責工作人員的不周,女子則為了調查燈飾掉落的原因及應付乘客而手忙腳亂。同車箱的乘客也都在注意同個方向,根本沒有人發現クァイス從桌底下爬出來。

  クァイス看向始作俑者的方向,レイル背對著他不發一語地抓住他的手腕,邁開步伐往車廂外移動。

  面對少年突然的舉動他也不是沒想過停下來問清楚,然而思及兩人現在的處境──幾乎是在高潮邊緣的狀態,一停下來就有可能被發現,也就主動跟上レイル的腳步。

  走出車廂後クァイス被拉進去的地方是廁所。

  關門、上鎖。レイル的動作一氣呵成。

  因為是貴族列車,連廁所也是足夠容納五六個人的寬敞空間。クァイス注視レイル面對門的背影露出苦笑。

  「……剛才的狀況真是生不如死……」

  「抱歉、抱歉,那個我不是故意的。因為對方不肯馬上離開,害得我也緊張起來。」

  「總之繼續剛才的吧,你也一起。」

  語落,レイル轉過身面對他,投射過來的視線慾望之強烈,只是被注視身體便輕易熱起來。

  (啊啊、就是這個表情。)

  沒有平時遊手好閒的輕鬆感,放下戒心,任憑流露出的情感指向自己──少年最真實的一面。

  クァイス伸手環住少年的脖子,湊上前索求親吻。

  然而他們連親吻的餘力也沒有,替彼此解開褲頭後性急地要求解放。甚至只有一次還不夠,第二次クァイス全權交給少年,レイル握住兩人的勃起淫靡地上下律動,然而仍無法壓抑索求的行為,下意識擺動腰部尋求更多快感。

  或許是兩人之間的默契,他們誰也沒有想做到最後的意思,而在結束後詢問彼此的到家時間便各自離開。

  距離列車抵達王都草原站還有二十分鐘左右,若算上離開前的問候及路程時間,到家是三十五分鐘後。

  雖是眨眼間的時間,對現在的クァイス而言卻只有漫長兩個字可以形容。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FINAL FANTASY クリスタルベアラー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272-2a476b30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