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試閱】Zのアンスリウム性  

<第一部分試閱>



  第一天的計畫出乎意料得順利。

  與スコール見面後ゼル向セルフィ兩人告知自己打算去バラム避難便將手機關機,回去前他用公共電話聯絡キスティス詢問サイファー的動向,接近宵禁時間才從後門偷偷溜回宿舍,一天算是平安落幕。

  順帶一提,スコール傳喚自己的理由與他想的一樣,除了討論往後七天的詳細安排外,スコール也找來當課教師向ゼル說明恢復方針、若期間身體有其他異變該如何處理等等,並要他隔天一早至調和課程教室試第一劑解藥。

  以及為了能掌握ゼル的身體情況、給予公假不是當放假以上兩個理由,這七天內他被禁止外宿。白天同樣是自由活動時間,出校外也沒問題,但必須在宿舍的宵禁時間前回校園,否則將在SeeD評價上做不良記錄。對此ゼル當然毫無異議。

  而特地將手機關機改用公共電話聯絡的理由沒有別的,原因也是因為サイファー。

  三人在指揮官辦公室討論要事期間手機不斷響起サイファー的來電,頭疼的ゼル原本只打算把手機維持在靜音狀態,但是當他要與セルフィ及キスティス聯絡時才發現這種狀況根本無法使用,只好將手機關機改用其他方法。

  睡眠不足加上整日神經緊繃導致一放鬆下來便感到極度疲勞,身心都無力去在意兔耳朵的事情,簡單沖洗後ゼル立刻就寢,隔天早上還未到起床時間就被慌張的敲門聲吵醒。

  確認門外的人是セルフィ後他才戰戰兢兢地打開房門,讓神色比自己更加緊張的少女走進房間。

  「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是サイファー那傢伙嗎?」

  「就是他~~!」

  セルフィ頻頻點頭。

  「我剛才去風紀委員的辦公室送資料,可是裡面卻一個人都沒有,我覺得很奇怪,於是在校園裡找一個風紀委員問他為什麼今天都沒有人出席,他說サイファー要所有人放下公務去找你!」

  「什麼?!」

  「還不只這樣,來這裡的路上我看到好幾個風紀委員在校園裡巡邏,我想其他地方應該也是。這樣子ゼル你很快就會被抓到了呀!」

  雖然預料到對方會增加人手,他萬萬沒想到サイファー會把整個風紀委員會拉下水。

  風紀委員的總人數並不多,但各個都是戰鬥或魔法運用方面的高手。為了確實抓到想要逃走、或是起身反抗的違規者,風紀委員被要求需要有能與之應對,甚至是更高的能力。以會長的サイファー為例,雖然被冠上問題兒童的稱呼,單論個人實力的話早已有SeeD程度。

  要從風紀委員手中逃走決非易事。以武力強行突破雖是方法之一,但是他並不想把事情鬧大。

  「白天我待在校外應該還躲得過去,問題是大門……那傢伙一定會派人守著出入口。」

  思考之際セルフィ再次開口。

  「其實我有想到一個好方法,ゼル要不要試試看呢~?」

  「喔?什麼方法?」

  「用時間魔法把追上來的人全~部停住!這樣就可以趁機逃走了。」

  「這個……說不定行得通喔。」

  為維持學園內的安全,校方禁止學生在校內上課、訓練以外的場合使用魔法。不過若是輔助性魔法呢?

  如セルフィ所說的,利用緩慢、加速、停止等類型的魔法並不會傷到人,因具有時效性也不需擔心不會消失,只要製造出足夠逃走的空檔就好了。

  也許最後還是會被校方取締違規,但是要怪只能怪サイファー濫用職權做這種事。



<第二部份試閱>



  最初發現ゼル獨自抱著某些煩惱逃避自己,約莫是春季結束,炎熱的夏天造訪至バラム地區的時候。

  他的情人是個非常不會說謊,也不擅長隱藏自己想法的單純類型,因此當對方用課業或SeeD工作為由拒絕見面時反應一目瞭然。

  說是自誇也好,サイファー自認自己是個觀察力相當好的人,很快地他發現ゼル對自己說謊的原因,稍微推測也明白了ゼル煩惱的事情是什麼。他苦惱好一陣子該怎麼處理,最後決定順其自然發展,在對方開口找自己商量之前都要靜下心等待。

  即使知道ゼル正在閃避自己也要當作不知情、不放在心上,說實話遠比他想像得要難受。

  サイファー不是沒有想過這種方式會造成反效果,只不過這是他現階段能想到的最好對策。ゼル本性單純但也相當固執,若本人沒有意願多談,不論自己多麼積極都沒有用,要是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趕快給我說出來」八成只會讓ゼル更有警覺心,恐怕就別想聽到任何事情了。

  等待這是他所能表現的最大同理心。

  期間有過數次無法忍耐而差點跑到本人面前的情形,也有因為不滿現況而生悶氣好一段時間,連サイファー都很意外自己能夠這樣撐過好幾個月而不發瘋。

  轉眼間連悶熱的夏季都匆匆過去,帶著些許寒意的秋天到來。

  就算是煩惱也太久了。サイファー開始這麼想。正當他在考慮若是到冬天ゼル都還不打算開口,就由自己主動打破僵局的當週,風神及雷神告訴他ゼル在調合課程上發生意外長出了兔耳朵。

  喔、這倒是新鮮──他還記得自己這麼回應兩人。

  除了感興趣外サイファー當然也擔心對方的健康情況。調合時發生的身體變化不會只有表面上改變,通常會伴隨其他問題影響,輕則短期、重則長期病變,因為疏忽而導致終身殘疾的消息在這個行業裡從沒停過。

  怎知他處理完事務,午後到保健室探望ゼル時已經不見對方人影,打電話也沒接,更糟糕的是還被キスティス和セルフィ耍著玩,累積已久的不滿立刻爆發。

  不懂別人的辛苦,還找朋友幫忙逃避,到底有沒有把人放在眼裡?

  サイファー氣炸了。這可能是他這輩子第一次感到如此憤怒。

  無視校規、責任及眾多警告,他找上所有可用的人手於隔天一早開始尋找ゼル,不擇手段也要把對方找出來。

  下午兩點後有越來越多人加入,原先サイファー不以為意,把中途逕自加入的人當成免費幫手。但是規模變大並沒有因此增加效率,事情變得一蹋糊塗,因遲遲找不到ゼル而焦躁不已的他,想再一次破壞校園的心情都出現了。

  憤恨與急躁的心情累積到某種程度後,サイファー心中出現了另一種情緒──害怕。

  ゼル該不會是真的想要和我分手?這才是那傢伙一直在思考的事情嗎?

  認知到這一點的瞬間,身體如凍結般失去溫度,指尖的顫抖很快擴散到整個身體。隨著害怕情緒一起浮上表面的各式情感讓他喘不過氣,但是他的思考清晰,說不定還是自ゼル開始閃躲他以來第一次正視自己的內心。

  憤怒的情緒退去,漸漸地サイファー開始感到疲憊。他想見ゼル,沒有理由、原因,只是想看看對方的臉,再一次擁抱那身充滿肌肉的嬌小身體,像平常一樣說些讓人生氣的話,然後迎接新的一天到來。

  為了對方做盡一切卻因此變得過度壓抑自己,回過神才發現內心已經疲憊不堪、呼喊著受夠了單方面等待。

  無論如何他都不想離開ゼル。至少不能以這種方式結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刊物情報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254-7b194db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