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LIEBE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tb: --   cm: --

【FF零式5週年紀念】言語(ナイクラ)  

如題,今天是零式的五週年日子啦!!

這篇是去年場次的無料小說。因為零式作品的創作量只有心血來潮寫的少數幾篇,當時沒有公開的打算,趁著這次週年的機會才把以前的舊文翻出來。某種層面而言實在很不可思議(風格意味)

自己接觸零式已經是去年(前年?)熱潮退得差不多的時候,總覺得有點可惜呢。真的非常喜歡零組大家庭和隊長。
我有多喜歡這個遊戲就會罵裏設定多久(偏激派

※內容要素:ナインxクラサメ



*****



  --ナイン。

  彷彿從很遠、很遠,連世界地圖上也沒有地方,傳來了呼喚自己的模糊聲音。

  ナイン不禁感到納悶。明明聲音極為模糊,他卻很肯定那道聲音是在呼喚自己,從那個不在地圖上的國度中持續呼喚他的名字。ナイン。ナイン。ナイン。

  過了很久,他好不容易認出聲音主人是誰,宛如要回應他的努力般,眼前跟著浮現出對方深藍色的身影。ナイン開口想回應對方的話,卻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確實說出來,雖然沒有聽見自己的聲音,對方身影的輪廓越來越清晰,似乎是回應了自己的話。

  深藍色的短髮、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面具下姣好的臉孔,以及呼喚自己名字時,看起來無比誘人的薄唇--

  「クラ、サメ……--」

  他想伸手抱住眼前的人影,或者拿下那個礙事的面具,直接親吻對方。然而當雙手碰觸到對方的身體時,自己反倒騰空起來。

  碰。教室內迴盪著撞擊聲及眾人的驚呼。

  眨了眨酸澀的雙眼,ナイン透過顛倒的視野環視教室內的景色,半夢半醒的大腦才判斷出自己剛才是在打瞌睡。而他在夢中看見的人影,正站在自己的座位旁,皺緊眉頭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ナイン,下課後到軍令課找我報到。」

  甚至連叫他回座位上課也沒有,下達一道命令後便回到講台上。

  ナイン翻身後在地上坐了一會兒才回到原本的座位,背後及後腦傳來的疼痛資訊,讓他明白自己是被クラサメ過肩摔狠狠撞到牆壁上而醒來的。

  然而一直到下課鐘聲響起,他始終不懂自己做了什麼會讓クラサメ發火的事情來,即使想從對方眼神中尋找答案,拒絕與他有眼神往來的クラサメ,自然沒有給他任何解答的線索。




  「沒想到你連這種事也做得出來,我們可是都嚇了一跳。」

  「雖然早就知道你喜歡隊長了,不過吶--在這課堂上果然還是那個--對吧?」

  「只是被過肩摔而已算是很輕微了呢。」

  「但是ナイン不愧是ナイン,膽子果然真的很大,竟然敢在上課時親隊長、嘻嘻。」

  「那個只是單純睡昏了吧,被摔出去的時候還沒馬上醒來呢。」

  「啊--!!吵死了你們!」

  下課後的零組教室再次恢復平時的喧鬧。

  由於課堂中的意外事件,直到下課前沒有人敢在私底下閒聊、打瞌睡,更別提課業以外的摸魚鬼混。被「冰劍死神」凍結的空氣,連春季的溫暖氣候也無法化解,恐怕可以說是零組開始在學校上課以來,眾人最安靜的一堂課。

  等不到ナイン去打聽自己上課時到底做什麼,クラサメ後腳剛離開教室,憋不住好奇心的同伴立刻一擁而上,你一言我一言開始討論剛才的事件。當然,其中多是看好戲的成份居多。

  簡而言之解釋,ナイン上課時從打瞌睡到趴著完全睡著,為了叫醒他クラサメ才會離開講台,然而尚未清醒的他只把這件事當成一場夢,抱住對方便往額頭親了下去。

  之後的發展就與清醒後得到的資訊一樣,自己被クラサメ用過肩摔撞到牆壁上,且整整一節課都不願意與他有眼神交流。而這還不是結束,不知道等會兒還會被訓上多少時間,光是想像就讓ナイン覺得頭痛。

  雖然事情是自己不對在先,也沒有必要這麼生氣吧。

  ナイン在同伴們的打氣下離開教室,到軍令課後馬上找到那身顯眼的藍色身影,男人只說了聲「跟我來」帶著他到另一間空教室。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關上門時,クラサメ連帶把門鎖了起來。

  應該不會嚴重到需要打架的程度吧。他不禁如此心想,便主動先開口。

  「那個啊、事情我已經從其他人那裡知道了,你想罵什麼就隨便你罵吧。」

  「只是說說就能讓你聽話,我也不用這麼辛苦了。」

  面具下傳來一聲嘆息。

  光從眼神難以分辨對方是生氣還是苦惱,口吻的嚴厲倒沒有太多變化。見クラサメ雙手抱胸靠著牆,ナイン走到男人前方的椅子坐在椅背上,一如往常用著輕率的語氣問「所以呢」。

  他沒有聰明到可以猜到別人內心在想什麼,不從嘴巴說出來的話,他永遠不會知道。

  「……上課中做出這種事,你到底在想什麼?」

  「啊啊、我又不是故意那麼做的,只是覺得好像夢到你而已,真是抱歉啊。」

  「不要以為說一句認為是夢就可以了事,之前我就說過了吧,平時我是零組的指揮隊長。」

  「而我是你的學生……這點事情你以為我沒記住嗎?啊?」

  迎著クラサメ陷入沉默的眼神,ナイン不耐煩地抓了抓頭髮,咬著牙根「嘖」了一聲。

  「隊長和學生的立場什麼的我是不在乎,可是因為你很介意,平常我不是也都好好忍住了嗎?做夢這種事根本不是我能控制的啊!」

  クラサメ很擔心兩人的關係會影響到課業及任務--雖然事實上的確會--交往前就要求ナイン在外人前不能有任何輕率表現。除非是以私人名義見面,一般碰面時,兩人就和普通的老師學生關係一樣,課業以外的時間碰面雖然沒有上課時嚴肅,卻也不會有「戀人」的氛圍。

  再說,想要私下和クラサメ見面本身就很困難。

  指揮隊長身兼老師的クラサメ工作繁忙不用說,零組參與的任務、戰況記錄必須做整理上繳,這些都是對方負責的工作,即
使好不容易能抽空見面,男人也會說自己沒有太多時間。

  明明一天同樣都是二十四小時,為什麼クラサメ會忙到讓自己連休息時間也沒有,ナイン實在不能理解。

  分一點時間給我有這麼難嗎。他甚至這樣和對方抱怨過,不過只換來一句「我會盡量」這種回答。

  結果就變成他單方面在忍耐。

  因為不想做出讓クラサメ討厭的事情,不論多麼不滿,自己只有等待的份。

  會在課堂中夢見有關對方的夢,恐怕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欲求不滿」吧。

  「煩死了。總之那件事是我不對,你就盡量處罰我無所謂,隨你高興吧。」

  「如果我真的要這麼做就不會在這裡了,我要聽的是你的『理由』,不是『道歉』。」

  男人的話頓時讓ナイン愣住,一時無法理解其中的差別而反問:「什麼意思?」

  「好好用腦袋想想吧。這是你和我之間的私事,並不能用公事來解決,我現在也不是用指揮隊長的身分和你對話,而是『クラサメ』這個男人。所以我再問你一次,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搞什麼啊,我說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事情都弄得這麼複雜?」

  「快點回答問題,距離下一堂課沒剩多少時間了。」

  「喂……啊啊、不管了,反正要我說原因就對了吧?」

  起身與對方平視,距離靠近後,兩人的身高便明顯有了差距。

  ナイン將兩手撐在クラサメ耳朵兩側開口。

  「都是因為你太冷淡了,我很不爽啊,真的快忍耐到極限了。」

  「只有這樣嗎?」

  「啊啊、只有這樣。」

  「……說出來不就好了嗎?你的話很簡單就能做到吧。」

  似乎能聽見面具下傳來輕笑聲,然而那是出於什麼意思的笑容,ナイン不明白。

  不等他投出更多疑問,眼前的人主動拿下面具,嘴角劃開的平穩笑容映入視野內,一瞬間讓ナイン看傻了眼。

  只見クラサメ伸手一面揉弄他的頭髮一面探出上半身,柔軟的觸感落在唇瓣上僅有幾秒,回過神時對方已經把面具帶回臉上。蔚藍色的雙眼少了剛才的嚴肅,多了他懷念的溫暖。

  「時間管理的問題我會再重新分配,在那之前,ナイン你再稍等一下。」

  「喔、喔喔……」

  「下堂課別再睡著了,要是同樣的事情再發生,這次可就不是過肩摔可以解決的。」

  不知是否對這次的談話滿意,クラサメ露出像是鬆了口氣的表情,留下愣住的ナイン逕自離開教室。

  現在想想,為什麼那時候沒有伸手留住對方呢?如果是那個時候的話,肯定能把人留下來多相處的。

  但是對ナイン而言,這個發展已經超出他的理解程度外。結果自己到底有沒有得到クラサメ的原諒,以及最後那句要他多等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直到上課鐘聲響起他都沒能想到答案。

  只是--

  「可惡……這是相隔多久的接吻啊……」

  為什麼自己當下沒有馬上反應過來。ナイン右手摀著發燙的臉,獨自陷入深深的後悔中。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FINAL FANTASY 其他系列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252-3d2397e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