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DAY.5】12%的衝動(210)  

DAY.5描寫喝到爛醉的情況


寫喝醉的フリオ超開心。但是不會讓你如願的。



*****


  剛張開酸澀的雙眼時視野非常模糊,連物品的輪廓都難以辨別,但即使如此,フリオニール還是查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深藍的顏色在下,青綠的顏色在上,有東西在綠色的地方來回移動,物體輪廓時大時小。就算撇除現在視線不佳的影響,平時看到的景色也絕不會是這樣,那麼這是哪裡?他慢了幾秒總算開始思考起這個問題,因為模糊的視線遲遲沒有恢復,他索性閉上雙眼休息,結果腦中的問題不出一秒就消失了。

  全身都好熱,四肢、身體好重,卻覺得非常舒服。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非常放鬆。

  對,不知道為什麼。

  自己在哪裡這個問題,也許也不是那麼重要吧?フリオニール甚至開始這麼想,放任五感四處悠遊。

  「フリオ!」

  某個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呼喚著他。

  是因為自己身處其他地方,聲音聽起來才會這麼模糊嗎?他迷糊地心想並再次睜開眼,這次見到金黃色佔滿整個視野,雖然不清楚是什麼,但是比陌生的景色要好多了。フリオニール輕輕笑了起來,發現喉嚨也很乾而想喝水,但不知怎麼地覺得心情很好所以不在意。

  「你趕快去洗澡啦!全身都是酒臭味。」

  「嘿嘿嘿。」

  「已經不省人事了嗎……先搬回帳篷裡會不會比較好啊,還是先帶去洗澡……」

  「嘿嘿。」

  金黃色的景色用力搖晃了一下。

  「……不要給大家造成困擾,還是先帶回帳蓬好了。フリオ你站得起來嗎?我扶你回去。」

  フリオニール覺得自己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直到剛才都想不起來是什麼,那個聲音靠近後,他總算想起是什麼。

  ──這個在說話的人是誰啊?

  一定是因為沒看到長相才不知道對方是誰。雖然聲音很耳熟,但是沒有看到臉就想不起來。

  ──到底是誰?

  「臉……」

  對方愣了下反問「臉?」,他的視野內再次出現金黃色,這次比上次要更明顯,他能夠看到藍色參雜在其中。

  因為想看清楚眼前的東西是什麼,フリオニール伸手抓住了意外地近在咫尺的物體。眨了眨眼皮後視野變得清晰一些,他看得出眼前的物體輪廓是一張臉,細看之後還能分辨出那一張困惑至極的表情。フリオ?對方喚了一聲,他腦中的拼圖也同時湊齊。

  面前的臉孔頓時變得清晰無比。

  稚氣未脫的少年臉蛋,柔軟如貓毛的金黃色短髮,清澈無邪的蔚藍雙眼──是那個人。

  「ティーダ?」

  「怎、怎麼了?眉頭皺那麼緊……該不會是想吐了?」

  「ティーダ……ティーダ!」

  「什……唔、哇!哇啊啊!」

  フリオニール傾身抱緊眼前的少年,乾爽的肌膚抱起來非常舒服,他不住在頸脖蹭了下,某種淡淡的香味便竄進鼻腔。

  「好香的味道……」

  「等、フリオ!你在幹嘛,快醒一醒!」

  「我現在不就是醒著的嗎?別說這個,ティーダ你別亂動……」

  「明明已經醉得不省人事……喂!好好聽人家說話!」

  衣服下的細縫像是在引誘人進入,フリオニール伸手潛入敞開的衣領,低頭咬了一口看起來很美味的皮膚,輕輕啃咬時也會有一股香味出現。明明不是食物卻很好吃,讓他想嚐遍ティーダ全身,一湧而上的衝動讓他感到更加燥熱。

  然而フリオニール越是感到陶醉,ティーダ的反抗也越發激烈,幾乎是使盡全力在推阻他。

  「笨……不要在、這裡!」

  「為什麼咬起來會有甜甜的味道,好棒……」

  「フ、リオ……啊!」

  一聲清晰的喘息自ティーダ口中溢出。

  壓在下方的身體逐漸失去力氣,漸漸熱了起來。

  「不行……我都說不行了還不快住手!給我看場合發情,混帳東西!」

  美好的時光只維持了兩秒,額頭被某種東西使勁撞擊後,視線一時失去的對焦的フリオニール就這樣放任意識消失,直到隔天早上才醒來。

  因為完全不記得昨晚發生什麼事情,他向一旁的ティーダ詢問卻被狠狠罵了一頓。

  ティーダ一面對他說教一面告訴他昨晚──大家開始喝酒不久後──的事情,他才想起記憶消失前的經過。

  バッツ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瓶酒,晚餐結束後找來大家一起飲用,也不管大部分的人還未成年,到處勾著別人的肩膀勸酒,結果除了ティナ外所有人都喝了。他還依稀記得スコール是最早回帳蓬睡覺的人,接著是クラウド背著睡著的オニオン和ティナ一起回去。

  留下來的人陪著バッツ喝酒到相當晚,不過途中開始フリオニール就沒有印象,甚至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記憶只停留自己喝第三杯,之後什麼也想不起來。

  醉成這那個樣子當然不會記得。ティーダ瞪他的眼神幾乎要把他穿出一個洞,知道自己昨晚做出什麼事情,フリオニール也只能正座在原地反省。

  喝醉的他襲擊了準備帶他回帳蓬的ティーダ,所幸他的意圖沒有成功,被ティーダ反擊後便昏迷過去。說起這件事的ティーダ神情相當困窘,說如果不是在外面的話也不想拒絕,畢竟很難得能看到主動的フリオニール。這句話究竟是稱讚還是安慰,他大概永遠不會了解吧。

  不過老實說フリオニール鬆了一口氣。

  因為喝醉酒而不記得互相擁抱的過程,這實在太可惜了,他還是想在清醒時享受和ティーダ的性愛。

  只不過在ティーダ原諒他之前大概都無法如願了。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題目 小說創作三十題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234-2f6d6a3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