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7/7】比愛情更重要的你(サイゼル)  

閃光節快樂!總覺得我家サイファー已經快要從青少年畢業變成可靠的騎士了。


*****


  設定的鬧鐘準時在預定時間響起,サイファー花了幾秒鐘從睡眠中醒來伸手按下開關鍵,閉著仍然沉重的眼皮將臉埋進枕頭中。

  床頭邊的時鐘顯示為早上六點十三分,離預定的起床時間還有十五分鐘左右,即使思緒尚未完全清醒,腦袋還是能做最低程度的時間計算。該在什麼時間起床才有足夠的準備時間而不會過早,又不會耽誤到出勤時間,每天早上都要進行這些計算的サイファー早就習以為常。

  會將鬧鐘定時在起床時間前十五分鐘,同樣也是生活中慢慢調整後的個人習慣。雖然他不認為自己有低血壓問題,剛起床時的脾氣確實不太好,為了避免自己對無謂的小事動怒,提前讓身心都進入平常心是必要的準備。

  當然今天也不例外。

  サイファー在鐘響後十分鐘下床,拿著毛巾進盥洗室內沖了個冷水澡,一面擦拭濕漉漉的頭髮一面走到書桌前翻開行事曆,瞇起雙眼輕輕吐出口氣。

  直到下禮拜他的行程都沒有任務預定,相反地,校內的公務作業量相當多。協助新生進行劍術訓練、要補交之前未上繳的報告書、各科的作業報告成果,再加上風紀委員原本的公務,疲勞程度甚至讓サイファー產生「任務輕鬆多了」的念頭來。

  今天的預定行程是到圖書館完成魔法課程指定的作業,以及處理風紀委員的獎懲名單兩項,不過光是如此就足夠讓他忙碌到下午了。

  「嗯……?」

  行事曆上的特別日期吸引了サイファー的注意力。

  因為對自己的記憶力相當有把握,使用行事曆時他只會寫上自己看得懂的重點,並不會把特殊節日做上標記。如戀人ゼル的生日、聖誕節等固定日子,這些節日他早已牢記在腦中,想要忘記反而不可能,至今確實也沒有忘記任何一次慶祝機會。而今天,則是被稱為「七夕」的日子.

  七夕。那是個來自不知名遙遠國家的神話。一位人類男子與天上的仙女一見鍾情,兩人彼此相愛成為了情人,然而兩人因愛情忘卻了自己原本的責任義務,身為農夫的男子荒廢了農田,仙女也不再幫助他人,因此天神將兩人拆散至銀河兩端,只准許兩人一年見一次面。傳說中若在這天向相聚的兩人許下願望,兩人就會實現人們心中的希望。

  不論這個神話感動多少女性,初次聞聽這個故事的サイファー只認為這對情侶根本是笨蛋。

  絕不是因為他不懂戀愛的感受,而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會因為愛情而荒廢了原本的義務。該如何在生活與愛情上取得平衡,同時達成自己設定的人生目標,這才是正確的作法,只有不斷讓自己成長,才能得到保護愛人的能力。

  想要守護對方的存在、想要成為能夠讓對方依賴的男人、希望對方認可自己……為了這些目標,光是有「喜歡」的情感是不夠的。

  『那傢伙應該不知道這東西吧,找他玩玩挺不錯的。』

  姑且不談サイファー自身是否相信這個神話故事,能夠與ゼル度過這個節日的話並不是件壞事。

  和浪漫主義者的他不同,ゼル是個徹頭徹尾的努力運動家,連情人節都是交往第二年才有所意識,因此捉弄在戀愛方面相當青澀、容易害羞的ゼル,對サイファー來說是不容剝奪的樂趣。

  サイファー很快地在內心擬定好計畫,之後一如往常穿上衣服及白色大衣,以髮膠將瀏海向後梳固定住,正好在早上七點整離開宿舍前往學生餐廳。

  早晨的校園人並不多,走廊上多是老師們的身影,在學生人數寥寥無幾的學生餐廳前,不知為何聚集了不少人,盯著餐廳大門的海報交頭接耳地熱烈討論。不過這不是引起サイファー注意的原因,在人群中他看見了熟悉的身影也在其中,才提起步伐往人群前進。

  來不及先出聲打招呼,早一步發現他的ゼル笑著高舉右手道:「早安。」サイファー也舉起右手回應了對方的招呼。

  「一大早聚集在這裡做什麼?」

  「因為那個,吶、就是牆壁上貼的海報,好像是活動委員今天早上來貼的。」

  「活動委員?又在搞什麼……」

  全名為「學園活動事務責任委員會」,簡稱活動委員,負責校內所有大小活動,包含校慶、舞會、派對等盛大娛樂的事務組織。為了避免活動委員在規劃企劃時觸犯校規,兩個校務組織已經不只一次有過衝突,關係自然也相當惡劣,對於這種未經申請許可逕自舉辦的活動,サイファー只感到頭痛。

  只要企劃在許可範圍內,一般來說風紀委員都是睜隻眼閉隻眼的,有明顯牴觸到校規時他才會出面與負責人對峙,現在的他只能希望這不是另一個麻煩。

  所幸他的擔心沒有成立,順著ゼル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海報上的活動介紹相當應景,是和餐廳一起舉辦的小型活動。

  サイファー一面把文字收入腦海中,一面聆聽ゼル充滿期待的說明。

  「雖然不清楚七夕這個節日是什麼,不過只要是情侶,今天到餐廳就會免費招待一份特別套餐,內容超豪華的。」

  「說的這麼開心,擺明了你想和本大爺一起參加吧?」

  ゼル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觀察對方的表情由慌張轉為害臊,最後是難以置信,サイファー不住露出有些惡意的笑容瞇起雙眼。

  「怎麼,馬上就被我說中了嗎?」

  「笨蛋!一大早別說奇怪的夢話!」

  「誰管你那麼多……走了,只要接吻來證明而已,不論幾個我都會給你的。」

  「就說了沒有……!喂、サイファー!」

  不顧ゼル近乎戰鬥狀態的反抗,無視其他人的眼光,サイファー抓住對方的手腕連拖帶拉的帶進餐廳內。不只有他們,餐廳內已經有幾對情侶在進行活動。

  由活動委員策畫、學生餐廳協辦的這個七夕活動非常簡單,目標對象鎖定在情侶身上,只要在活動結束前到學生餐廳說明想參加活動,並以接吻證明兩人的關係,就能獲得一份由學生餐廳特別製作的豪華餐點。儘管サイファー的目標不在食物身上,餐點內容的確有高級餐廳的水準,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有些心動。

  既能達成捉弄ゼル的目的,又有免費的附加餐點可以享用。還有什麼比這好的事情?

  ──當然有人不認為這是件好事,他身後的人就吵著像世界末日要來臨了。

  「叫你放開我沒聽到嗎!サイファー!我絕對不會做的、絕對不要!」

  「不就一個吻而已你害羞什麼?在床上的時候你可不是這個反應。」

  「混帳東西……!」ゼル連脖子都漲紅成一片。

  「問這什麼廢話,被知道會很不妙啊!也不想想會有什麼影響!」

  「是嗎,我可是一個壞處都想不到。」

  他停下腳步回頭看向ゼル,抓緊對方的手腕拉向自己,扯出一個近乎自大的笑容。

  「我早就說過了吧,我一點也不在乎被人發現和你的關係,誰管其他人怎麼看,你只要看著我就好了。」

  不知對方從自己的話語中感受到什麼,只見原本相當反對的ゼル安分下來,只有一雙充滿彆扭的眼睛盯著他。

  一些交情較深的人們早已發現他們之間的關係,再增加十幾、或幾十個人對サイファー也不會有任何影響;但是ゼル不同,從交往開始對方就一直極力避免讓兩人的關係曝光,理由不外乎就是「別人的眼光」、「在學校的立場」等等,加上ゼル本身的觀念相當保守,自然很拒絕向他人吐露這件事。サイファー很體諒對方的想法,不過該強硬的時候他也不會手下留情。

  外界的眼光、批評打從一開始サイファー就不放在眼裡,即使全世界都反對他和ゼル交往,他也不會放棄這段感情。

  戀愛絕不是單靠情感維持,若沒有付出努力,兩人之間不一定能維持下去。所以サイファー才會認為神話中的情侶毫無常識可言,如果彼此是真心想在一起,就該拿出更多決心來保護彼此的關係。

  而他早已做好與全世界為敵的覺悟。

  「……我真的搞不懂你在想什麼……」

  「在想跟你有關的事,只是這樣。」

  「…………不用說這麼明我也知道。」

  ゼル放棄掙扎垂下目光,和無奈的眼神不同,浮現於天藍瞳孔中的神情是非常溫柔的包容之情。

  凝視這樣的ゼル,サイファー不禁開口道出了一個疑問。

  「チキン野郎,你老實說真的完全沒有想和我參加活動的意思嗎?」

  要サイファー自己來猜的話,答案是否定的。

  儘管對象是遲鈍、不懂情調、只會破壞浪漫氣氛的笨蛋,ゼル不可能完全不意識到這件事。

  等了很長一段沉默,對方才緊盯著腳邊的地板,吐出細若蚊鳴的聲音:

  「沒想到才奇怪吧。」

  サイファー忍住想當眾撲倒ゼル的衝動,帶著再明顯不過的好心情再次邁開步伐,拉著ゼル往活動報名的地方前進。

  「這樣就好,你就盡情煩惱我的事情吧,變得更喜歡我也沒關係。」

  「……混帳東西。」

  早就已經是了不是嗎。

  サイファー沒有漏聽ゼル這句喃喃自語,為了不嚇跑好不容易捕獲的獵物,他沒有回頭多說什麼,反之放開ゼル的手腕,改以握住手掌拉著對方。

  雖然感受到對方全身僵硬,從手掌感受到的細小力道,已足夠讓他讀透ゼル此時的想法。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FINAL FANTASY 其他系列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229-ef1889b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