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視線(210)  

*R15 ? 注意

想要練習寫自然的對話,不過看起來還很遠要努力。
ティーダ稍微露出胸膛的開襟處。我心中的絕對領域。
フリオ仍然安定苦勞人ry




* * * * *



  「フリオ──!」

  聽到聲音及腳步聲後,右手隨即被呼喚自己名字的ティーダ從後面勾住。

  右手外側之所以感覺到肌膚摩擦的體溫,是因對方把手臂緊抱在懷中的緣故,身體動作時也會碰到ティーダ隨時帶在脖子上的吊飾。ティーダ撒嬌似的行為フリオニール已經幾乎習慣,不過最近又發現一點令人尷尬的地方,因此讓フリオニール陷入不同的緊張感中。

  將視線轉向身旁的少年,一如往常持有陽光笑容的ティーダ在目光相交後裂嘴笑得更深,彷彿要把身高較高的他扯下身一般用力拉著手臂說:

  「我和ジタン發現了很不得了的東西,你快來看看!」

  「喔、喔……是什麼東西啊?」

  「一個通往地下的地道,很厲害對吧!沒想到營地附近有這種地方,我跟ジタン都嚇了一跳,フリオ也……嗯?」

  話未說完的ティーダ發出疑惑的聲音停止話語,踮起腳尖湊近他的臉問:「フリオ你有在聽嗎?」

  兩人間的距離突然被拉近,フリオニール狼狽地「唔哇」一聲退後一步,不自覺注視胸前一帶的視線同時別開,因心虛而頓時漲紅臉。

  沒發現為什麼的ティーダ無奈地皺起眉抱怨:「真是的,你在發什麼呆啊。」朝行動僵硬的フリオニール向前跨出一步。

  然而即使兩人拉開了距離,視線仍會忍不住看向裸露出的胸膛。隨著ティーダ的肢體動作拉扯而位置微妙產生變化的輕便穿著,一旦意識起來便沒完沒了。

  反射性退後的フリオニール,最後只能摀著紅通的臉喊著「對不起」逃離現場。




  フリオニール會突然注意起那個平時習以為常的衣著,完全是無心的。

  起因是某個性事過後的早上ティーダ對他抱怨「你老是玩奇怪的地方」,但是模樣看起來不像生氣而是苦惱,一問之下才知道ティーダ指的是性事過程中被撫弄胸部的事情。

  好不容易多少習慣了和ティーダ的相戀,フリオニール才能用更加自然的態度去面對和ティーダ的肌膚之親,一方面也是希望對方可以更舒服的享受性愛過程。針對ティーダ敏感有感覺的地方下手,享受戀人可愛的一面同樣是他的樂趣之一,或許自己真的在不知不覺間過度執意而造成ティーダ的反感,率直回答「要是你不喜歡的話我會住手」後,卻先得到ティーダ的否認。

  根據對方所言,並非是討厭前戲的享受,而是身體的敏感度大幅上升而感到困擾。

  例如衣物摩擦到乳首也會有感覺,被人不小心碰到會腿軟等……フリオニール對此是感到憂喜參半。

  喜歡的人能對自己有反應當然是值得開心的,但フリオニール不希望影響到對方的日常生活,帶給ティーダ困擾並非他的本意。從那之後フリオニール便盡可能減少過多的碰觸,相反地卻極端注意起裸露出胸膛的地方,偶爾注意那個若隱若現的部位時,フリオニール幾乎要因腦充血而昏倒。

  雖然從未真的發生過腦充血或流鼻血的情形,因為聯想力太過豐富而導致下半身起反應的經驗倒是有過幾次。

  持續這種情況對心臟不好,對心理健康也有問題──然而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辦,直到現在仍一直處於半逃避的情況。

  但是ティーダ不會完全沒發現這點異狀,一周後的某一晚,フリオニール終究逃不過被逼問的結果。

  只不過是在連他也沒料想到的場合下。

  「今天你沒有給我說清楚為什麼就不讓你做到最後!」

  這已經是超越カオス的邪惡程度了。

  「你……你為什麼要現在提起這件事啊……」

  「平常問起的話フリオ一定會逃走嘛,不趁現在問清楚的話你才不會說。」

  「話、話是這麼說也沒錯,ティーダ……你真的是……」

  在前戲全部做好準備只差最後一步時突然臨時喊停,對男人來說跟威脅沒有兩樣。

  面對ティーダ堅持不問出答案絕不會點頭的模樣,フリオニール也知道這時候再不說之後很難再找到機會解釋。事實上ティーダ已經不只一次追問他為什麼,會造成現在這種局面完全可以說是自找的,然而要乾脆說出自己的下流想法,另一種層面而言也是等同處刑,不論哪一邊都無法順利進行。

  維持著覆蓋在ティーダ上方的姿勢大大嘆了口氣,額頭「咚」的一聲靠上對方的肩膀,耳朵到頸脖一帶如著火般燃燒著,若說自己什麼時後會因為腦充血昏迷,現在肯定是最佳時機。

  他知道從正面擁抱自己的ティーダ正在等待答案,身體熱度雖然因突然其來的問題有些微降低,想和對方相繫的心情還是不變的。

  「……之前、你對我說過……」

  吐出細小的聲音後,交叉在後頸的雙臂加重了力道。

  「因為我的關係,身、身體因為變得敏感所以很困擾……那個……那之後我就想、還是要控制自己……」

  「所以?」

  「所以……就是……開始克制自己後反而忍不住去注意奇怪的地方,結果、光是看著就…………有反應了。」

  就算是生性開放的ティーダ,聽到這番露骨的表白後也忍不住大聲「咦」地叫了起來。

  フリオニール幾乎可以聽見體內的血液「咕嚕咕嚕」沸騰的聲音,現在碰到自己的人會因此燙傷也不奇怪。

  「就、就算說我很奇怪也沒辦法啊!我又不是自願變成這樣的!」

  「但是、光看就有反應……你到底都想了些什麼……」

  「…………」

  「我、我知道了啦!我不會繼續問了,這就是你最近都不敢看我的原因沒錯吧?」

  沉重地回答「嗯」之後,耳邊出乎意料地出現放鬆似的嘆息。心想會不會是自己查覺錯誤時,ティーダ突然放開擁抱的雙手,滑下肩膀的右手揉捏著フリオニール紅透的耳殼低笑「好燙」,有著些許濕潤感的手掌帶來不可思議的舒爽。

  フリオニール戰戰兢兢地抬起頭,與露出靦腆笑容的ティーダ四目相交。

  「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可以躲著我!真是的,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受傷,のばら笨蛋──」

  「對、對不起,這種事情要我開口實在……真的對不起……」

  「雖然我也嚇了一跳,不過不用一直道歉啦!啊、要是一口氣發洩完,不知道可不可以治好?」

  「一口氣?ティーダ你是指……」

  眼前的少年不懷好意地勾起唇角,抓起他的左手放到自己單薄的胸膛上,フリオニール不禁緊張地嚥下一口口水。

  「把想做的事情一次做完就會冷靜下來了吧?」

  迎上那雙充滿惡作劇味道的眼眸,不論理性怎麼告訴自己不能上當,最後還是只有投降的份。

  沒有其他理由,誰叫對方就是這麼一個邪惡的傢伙。

  「我可不管結果喔。」

  如此宣告後,ティーダ便如預料中輕鬆回答「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FINAL FANTASY DISSIDIA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214-370f759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