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連結(210)  

*請注意內含些許FFX原作捏他。




  --……你。

  那是充滿悲傷的輕聲細語,彷彿包含於話語中的情緒化為實體碰觸自己一般過度真實。

  --謝謝你。

  別用快哭出來的聲音道謝,這不是讓聽的人更想哭嗎?

  ティーダ想安慰對方叫他打起精神來,卻發現自己也被這股情緒所感染,苦澀的感傷從內心深處湧上,讓他哽住了欲說出口的話。

  不知所以然的溫柔聲音不再說話,這讓ティーダ感到非常慌張,下意識張大嘴想呼喊些什麼時視野突然亮了起來。原本一片黑暗的景色被換上熟悉的帳篷頂部,過度換氣所產生的急促呼吸聲讓他逐漸找回了思緒。

  是夢。

  「……嗎……?」

  獨自呢喃著近乎吐息聲一般的疑問,ティーダ抬起右手臂蓋住了乾澀的雙眼。透過皮膚感受到的濕潤感或許是汗水,直到某種液體滑過臉龐,他才知道自己正在為了不知內容為何的夢境哭泣。

  為了不吵醒他人而努力壓抑的低泣聲讓呼吸難受。為什麼會感受到如此真實的悲傷,連ティーダ本身也不明白。

  彷彿夢一般的虛幻內容,卻又覺得自己在某處聽過這道溫柔的聲音,不知何時曾經聽過這聲充滿不捨的道謝。

  --謝謝你。

  是誰?為了什麼?

  為什麼感到難過呢?

  「……唔……」

  突然湧上的強烈沉痛讓ティーダ得咬住下唇才能喝止聲音流出。

  這樣實在太奇怪了,自己到底怎麼了。

  「……ティーダ?」

  儘管非常注意音量大小,細小的啜泣聲仍吵醒了原本熟睡在身旁的人。

  聽到對方尚未完全清醒的聲音,心想這麼暗應該不會被看清楚表情,ティーダ便用手臂用力擦了擦雙眼,深吸一口氣後壓低音量開口:「怎麼了?」

  並不是自尊心作祟不想讓他人看見自己哭泣的一面,而是不想被他人擔心自己發生什麼事才故作沒事。ティーダ知道夥伴們都是體貼他人的安心存在,正因為如此才不想給大家增添不必要的麻煩與擔憂。

  或許是認為自己聽錯,フリオニール沉默一會兒後低語「沒事」,隨後傳來衣物摩擦的聲音,大概是在翻身調整位置吧。

  「你怎麼會是醒著的?」

  聞及フリオニール丟出的問題,ティーダ望著帳篷頂端回答:「突然醒來的……我夢見一個奇怪的夢。」

  「這樣啊……是怎麼樣的夢?」

  「一個人對我說『謝謝你』,但是那個聲音很悲傷、聽了讓人非常難過。」

  衣物摩擦的聲音再次響起,但這次不是發自フリオニール,而是ティーダ臥坐起上半身往フリオニール的方向挪動,並從側面環抱住對方脖子。

  這是他的習慣動作。只要和這名戀人在一起,ティーダ就會像是被下了咒一般黏著フリオニール不放。一開始ティーダ只是喜歡看對方害臊臉紅的模樣,最近フリオニール習慣後也會豪不吝嗇的回抱,反倒是青年逐漸變得有男人味這點讓他很不是適應。

  不過現在兩人都是在黑暗中,彼此都看不到表情的話就能放鬆了。

  フリオニール如ティーダ所希望的以雙臂抱住他,並繼續問:「你知道對方是誰嗎?」

  「不知道。不過我有種在哪裡聽過的感覺,明明連長相都沒看到……好像我曾經和那個聲音的主人碰過面,這種感覺太真實了,簡直像……」

  曾經烙印下痕跡的記憶在夢中重演。

  ティーダ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在內心盤據的黯淡心情讓他感到苦悶。

  「我想、對方大概無論如何都想把這股感謝的心情傳達給你吧。」

  「……用快要哭出來的聲音跟別人道謝,只會讓別人覺得困擾而已啊。」

  「我倒覺得正好相反,因為你做了讓人即使忍受悲傷也要道謝的事情,所以對方才會用『謝謝你』來代替。」

  「是這樣嗎……」

  フリオニール輕輕笑了一聲。

  「這只是我的猜測罷了。不過ティーダ你是個很溫柔的人,所以我想對方一定是真心想答謝沒錯的。」

  「我才不會做這麼偉大的事情。」

  聲音主人簡直像被自己弄哭的,自己真的做了足以讓對方忍受如此哀傷也要道謝的事情來嗎?

  「我只是……順著自己的心而已。」

  為了他人奮鬥、為了彼此犧牲,ティーダ並不會因為冠冕堂皇的理由行動,不論是戰鬥時的全力應付,或是平時與大家的互動,他一直都是順從自己的心做出所有行動。無論外界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形式與判斷能力,他從未後悔自己做出的任何決定。

  即便最後踏上的最終決定是犧牲自我,那也是他心所屬的選擇。

  自己的故事就該由自己編織。

  「這就是你偉大的地方,ティーダ。」フリオニール認真地說道。

  「我可是很羨慕你這點呢。」

  「フリオ現在這樣就很好了喔?」

  有點固執而不知變通的フリオニール是ティーダ最喜歡的傻氣戀人。

  將臉埋進觸感乾爽的頸窩中,ティーダ抱著變得輕鬆的心情閉上眼皮說:「閒聊到此為止了,睡覺、睡覺!」

  「是、是。」

  ティーダ幾乎可以想像フリオニール是帶著何種無奈的神情回答,然而也因此趕跑了不少鬱悶的情緒。

  或許就如フリオニール所猜測的一般,即使抱持著難以壓抑的悲傷,對方仍想向自己表達感謝之意也不一定。比起悽慘的哭泣臉龐,ティーダ也更傾向以笑容面對他人。說不定對方也跟他所想的一樣而想用同樣的方式表示。

  沉重的心情漸漸獲得舒展,只剩下酸澀的不捨殘留於心中。

  那是與任何人分離時都會留下的牽絆證據。

  下意識抱緊了身旁的フリオニール,ティーダ不禁想要親吻對方;像是讀取到自己的想法,フリオニール在額頭輕輕一吻後輕聲道了「晚安」,全身被沉穩的心跳及呼吸聲所包圍,非常令人安心。

  如果等會再次夢見那個夢的話,ティーダ打算也這樣抱住對方並給予一個笑容。

  一定會再見面的。任何牽絆一旦建立了就不會被切斷。

  他真心的相信。



《完》



*****


總覺得這一個月來都沒寫甚麼東西,計畫的七夕文仍在趕工中(合掌

這篇的構想只是想把FFX本作和DFF做某種程度的關聯性,結果還是以夢境的方式呈現了,有玩過本作的人相信不點名應該也知道這個捏他是出自哪裡。

把話題拉回來,雖然是打著フリティ的作品但CP味道似乎沒有那麼重,這兩人在我心中大概已經是老夫老妻地位了吧www手上再進行的其他原稿還比較甜蜜蜜一點,但是現在還不會公布的(ㄍ

一直很想寫寫愛哭鬼ティーダ不過總找不到機會,明明哭起來超級可愛的不是嗎……!下一篇絕對會貼愛情濃密的フリティ!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FINAL FANTASY DISSIDIA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210-c156d430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