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ゼル生日慶祝文】未來(サイゼル)  

※年齡操作有,閱覽前請注意※






  心不在焉聽著從浴室傳來的水聲,邊將洗過澡的乾爽身體沉入質感良好的床鋪及被單中,任憑失神似的感知將意識帶走。

  ゼル以仰躺的姿勢闔上眼,外出的便服早已在離開浴室前便換上背心及短褲準備入睡,儘管現在時間對他而言要就寢稍嫌太早,經過充分戀愛活動的身心都提早一步進入了睡眠區。想著明天預定的活動內容時,自己的手機鈴聲不知從哪裡突然響起,打斷了他昏昏欲睡的意識。

  搔著後腦抱怨「這時間會是誰啊」邊下床尋找手機,一瞬間使不上力的腰部讓ゼル險些跌倒,所幸立刻扶著床頭旁的矮櫃才能站穩。

  好不容易在散亂一旁的服裝中找到了持續鈴響的手機,看到上頭所顯示的號碼及標註名稱後,本想咒罵不看時間打電話來的對象究竟是誰,馬上取而代之被好奇及暖暖的情緒湧上。按下通話鍵坐回床沿,與有些時日沒連繫的人談起話來。

  「明天傍晚?目前是沒有事情……這邊的任務派遣很不一定嘛,嗯……我知道了,如果沒事的話我一定會回去的。」

  由於任務是指揮官由任務內容來決定適合人選所配發的,有時也會出現限時性或需要立刻出發的案件。

  當然這些都是少數案例,ゼル本身只接過兩件此種類型的工作委託,任務內容儘管麻煩但相對地報酬也較多,平衡之下只要不是單方面被壓榨的惡質委託,偶爾為之他並不排斥。

  不過ゼル考量的並不是任務,而是已經事先和他人約定好的活動。

  思考明早的時間安排,同時注意到細小的沖水聲不知何時不再出現,下意識看向浴室方向時,果真如預期看見サイファー只穿著長褲步出浴室。見對方開口打算說些什麼卻又不符合性格的閉上嘴,ゼル知道他是顧慮到自己正在講電話而給予的最低禮儀。

  注意到這點時,原本想再閒話家常幾句的ゼル加快了對話的進行。

  「好……嗯、不用特地跟我說這種事啦!真是……記得叫小鬼們安分點啊、老媽晚安。」

  通話期間ゼル知道對方一直在背後注視自己。即使不回頭看,光是那道視線就足以讓他知道男人確實正看著他。

  切斷通訊後轉動上半身與尚未穿上襯衫、仍站在原地擦著濕髮的サイファー面對面。不論看幾次總是令人看得出神的完美體格一覽無遺,由於骨架及體質性不同,ゼル無法鍛鍊出像對方那樣壯碩的身材來,雖然能夠用技巧及速度來彌補身材上的差異,在他心中仍然存有「男人果然還是像那樣比較好吧」的念頭。

  明明不是女孩子,被サイファー溫柔擁抱時確實是最令他感到安心及難為情的時候。

  而直到剛才洗澡前,ゼル與眼前這個不可一世的男人都還在床上交換著彼此的喘息。

  視線一對上,似乎在思考什麼的サイファー問:「家裡打來的電話?」

  電話內容並非是不可告人的秘密,因此ゼル點頭回答:「嗯,我媽打電話來要我明天回去一趟。」

  「說是要幫我慶祝生日,還訓了我一頓說怎麼最近都沒回家,要順便幫我做頓大餐。」

  電話中那對自己處處擔憂、叮嚀自己的母親雖然並非親生,卻也是他自豪的家人,因此說起母親的事情時ゼル的口吻無意識添上了些喜悅。

  然而サイファー給予的反應卻令他感到疑惑。

  「這不是很好嗎?明天約會結束後就直接去你家吧。」

  「雖然不是不行,不過我們預定的活動又不會影響到,你有這麼想來嗎?」

  「有這個機會可以去見父母,我這個做男友的當然得去。」

  聽見男人以別有所指的愉快語調擅自決定活動內容,ゼル愣了幾秒才理解那話中的意思是什麼而漲紅了臉,發不出一點聲音。

  這個傢伙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ゼル表現出的反應讓男人那張原本沒有明顯表情的姣好五官浮出了笑意,或許是那股高傲特質所為,又或是自己本身的成見影響,那道從嘴角漾開的笑弧在ゼル眼中更接近戲弄。不過他知道從サイファー口中說出的言論--尤其是跟自己有關的--通常會實現,才會無法克制緊張的心情湧現。

  趁著他尚未做出任何反應前,輕笑出聲的男人坐上床的另一邊,伸長了手臂將ゼル拉到身邊並壓住他。

  不過轉眼間,原本還在床另一頭的サイファー突然近在咫尺,以親吻姿勢拖起他的下巴讓兩人視線碰觸。靠近後才發現隱藏在碧綠眸中的那道認真,ゼル以不同的心情陷入沉默,因難以忍受自己鼓大的心跳聲而微微皺起眉。  

  受不了單方面被看透的錯覺,ゼル率先打破沉默:「……你是說真的嗎?」

  瞇起眼皮盯著自己的サイファー以充滿自信的神情道:

  「總有一天要見的,只不過比我計畫的要早了一點而已。」

  「等……等、等一下!那個計畫指的又是什麼啊?」

  「讓你父母也知道你是我的。」

  「笨蛋、這樣根本沒解釋!」

  有時候ゼル真的懷疑對方的神經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你有沒有想過要是我爸媽反對該怎麼辦?事情怎麼可能會像你想的一樣簡單。」

  「……ゼル,你好像沒搞懂我的重點是什麼。」

  突然被呼喚名字讓ゼル有些緊繃的神經嚇了跳。不是用「你這傢伙」也不是「チキン野郎」,而是認真無比的讓他面對兩人現在正在談的事情。

  サイファー下降的低沉嗓音即是最好的證明,而男人正用著這個聲音再次開口:

  「不論別人怎麼想『你都是屬於我的』,我本來就沒打算瞞著這件事一輩子。」

  「サイファー……」

  「本大爺我受夠了躲躲藏藏的,如果你敢跟我說怕丟臉這種藉口拒絕,信不信我立刻跟你翻臉。」

  サイファー的神情很認真,認真到他忘了眼前這個男人是以如何嚴厲的話語逼緊自己,忘了剛才兩人還以玩笑性的口吻談著這個話題。

  一時反應不過來的腦袋只發現サイファー語氣中不容拒絕的強硬。那是與以往自我中心般的蠻橫不同,是強烈相信著某種事物所產生的堅定情感,而ゼル知道那是因為什麼而誕生的。

  查覺到這點時而開始認真思考時,平穩卻苦澀的哀傷神情染上了ゼル的臉龐,他推開サイファー箝制自己的姿勢起身改以與對方並肩而坐,思索著該說些什麼的同時低語:「這種事我知道。」

  和サイファー以「戀人」的身份開始正式交往至今已邁入第五年。

  若算上更之前的曖昧來往那就更久了。真要說對這發展最感意外的人是誰,ゼル認為那就是主角之一的自己。兩人性格都是同樣的倔強火爆,只要處在一個空間裡隨時都會點燃爭執的引導線。這樣的他們在過程中當然也吵過無數次,分離的話題也曾提過,然而不論哪一方先低頭認錯,靠著對彼此的信任ゼル和サイファー兩人慢慢磨合走了過來。

  身邊較為親密的友人們都知道這些事,儘管大家知道時都感到驚訝,卻也在之後給予他們的結合很多祝福與幫助。不想結束這段關係的心情他相信自己和サイファー是一樣的,可是他還沒有做好坦承公開的心理準備,因此至今除了少數幾名朋友外,ゼル並沒有讓其他人知道自己與サイファー在一起的事情。

  擔心外界的眼光當然是原因之一,不過ゼル知道這只是他給自己躲避的藉口罷了。他不是不曾認真想過要將サイファー介紹給雙親認識,然而考慮起若不被接受的結果,向來總是直球思考的他卻在這時難得歪了路線。

  明知道只要盡力去說服雙親就好了,根深在內心的某個種子卻始終除不去。

  原本是那麼期待明天與サイファー說好的生日約會,談起這件事時胸口卻像是被塞滿毒氣一樣難受。

  「……我大概、只是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而已。」

  面對ゼル低落的模樣絲毫沒有打算給予安慰的男人立刻問:「對於什麼?」

  心想要是這時拐彎抹角說些多餘的話只會招來不必要的爭吵,加上ゼル也不想再深究這個問題,索性將自己卡住的問題直接說出口。

  「我爸媽的反對。我怕他們不能接受。」

  「我會負責說到他們懂為止,這不是問題。」比想像中要更加冷靜的語調說著。

  「……八成是因為我沒有家人的關係,我不懂你為什麼這麼在乎他們的看法。不過我知道你很重視他們,所以才會一直忍耐到現在。」

  不然你以為我是為了誰到現在都沒有動作的。ゼル凝視著說出這句話的サイファー,比起吃驚有的是更多悸動。儘管高傲脫俗的氣息仍未減少,一旦回憶起過去的サイファー便可知道,眼前的男人有了多麼大的轉變。

  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一步步改變自身到現在。挖掘出這點時,胸腔更是難受得難以呼吸。

  或許這就是自己害怕踏出最後一步的原因。ゼル心想著。正因為明白對兩人而言彼此是多麼重要的存在才會感到卻步、正因為自己是真心喜愛著眼前的男人才會希望身邊重要的人能夠給予祝福。

  正因是重要的事物才會自私的想全部守護。

  「……我可不知道我爸媽會有什麼反應……」

  ゼル搔著臉低喃,不過清澈藍的雙眼從未於サイファー身上移開。

  「總之我也會想辦法讓他們喜歡你的,這可不只是你的工作。」

  對於共組家庭或是一同生活是無法由兩個男人順利完成的,在知道未來或許只會更加艱困的前提下仍然選擇與深愛之人走上這條道路,不能只是一人單方面付出及準備,是必須兩人共同努力才有可能讓這個理念在道路盡頭實現。

  現在談起未來或許稍微太早,但也如同サイファー所言,ゼル同樣不打算一直隱藏兩人的關係下去,然而該如何面對這個問題,對總是直線思考的他來說是太過困難的問題。在眾多不安定的變動中,唯有一點是ゼル可以對所有人坦言的。

  為了能與サイファー走下去他願意付出任何努力。比起雙親拒絕兩人的關係,他更加在意サイファー是否會被討厭一事。

  如同這名高傲的戀人總是看著自己,ゼル也總是思考著對方的事。

  眼前的男人勾勒出滿意的笑容,捧起他的臉在唇上輕啄後低語:「答得很好。」

  天藍與碧綠的瞳孔中只到映著彼此的身影,像是發現到這點,兩人最後相視而笑。



《完》


*****


\祝日本時間的ゼル生日快樂/

發現雛鳥的生日時完全是前天的事情,但是想到上次原本要給サイファー的慶祝文沒能順利生產出來,於是拚死也要替男友的份一起努力,於是寫出了這篇說起來也挺微妙的文wwwwwwww

時間線差不多是本傳的魔女戰後六至七年,本來過程也不是打算這麼寫的,但是不知不覺間就討論起有關見父母的話題了。有機會的話也想把サイファー見岳父母的故事寫出來,不過前提是得先把那篇卡住的サイファー生日文給產出來哪(遠目

不論是總是在吵架的兩人,還是像文中這樣安穩度過的兩人我都非常喜歡。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FINAL FANTASY 其他系列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201-123cfd6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