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寫手限定遊戲】-黑歷史羞恥PLAY-23題  

空白問卷
羞恥的答案下收(艸


1,貼出你第一個圈子的第一篇文中的第一段。


  對這個男人的第一印象,是個嚴謹到幾乎神經質的保父。
  除了無趣以外的形容詞大概就是死腦筋。或許這其中多少參雜了個人觀感,但即使以客觀來說,對方也絕對不是位稱得上有趣的類型,沉默寡言到簡直有點自閉的程度。雖然想法和主人幸村一樣保守,那傢伙給人的感覺卻更有壓迫感。
  明明就是個難以接近的人,為什麼會在不知不覺被吸引呢?
  「喝!」
  兩柄木刀相交的瞬間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國中時期的作品早就全丟了,只能找出電腦裡留下來最早的文章,
2010/12/07的某篇小十佐。



2,對剛剛那段你的感想如何XD?


這充滿粉紅色氣息的東西是什麼啊XDDDDDDDDDDDDDDDDDDD


3,現在比較滿意的首段貼一下?


  期待越大、失落越大。
  ゼル正在體會這句俗語中的涵義,而此時也深深體會到確實如此的心得。從雀躍的雲端上跌落地面所得到的衝擊,並不是能夠說服自己不用在意的程度。真要老實的話、非常痛。
  然而某種自尊心從中作祟的緣故,面對著正在談話的對象,他仍然提著笑容努力掩飾受到的打擊。
  只是是否有成功掩飾他並不清楚。
  「如果有任務的話那也沒辦法,下次回來是什麼時候?」
  「三天後。」
  「這樣啊……」
  也就是說等到對方回來就已經錯失慶祝的日子了。ゼル在內心嘆了口氣。


4,好現在羞恥升級,你黑歷史時期是怎樣寫CP互動的呢?


真要比喻的話,就是正常的男女情侶間相處,只是把女方換成男性,但是把受方的視角描寫得非常……女性化(炸掉
攻方則是標準的白馬王子類型,寫同人時也是這種愛情至上的模式,不過大概和當時的心境有關才會這樣吧?


5,為什麼會這麼寫?

國中時期因為家裡出現了很多讓人感到絕望的事情,寫作時就不自覺把希望可以依靠某人的心境投射到角色上,來藉此治療心理。
可以說那個時候非常的缺乏「愛」這種東西吧XDDDD


6,貼一段你現在比較滿意的CP互動吧!


  用肥皂簡單洗淨身體,以偏冷的溫水沖淨泡沫後洗臉,關掉水龍頭開關甩了甩頭抖去多餘的水,拿起一旁的浴巾擦拭身體並換T恤與短褲,邊擦著仍然濕漉漉的頭髮走出浴室。
  從浴室到離開所進入的房間都非ティーダ習慣的景色,然而因有數次於這個房間裡過夜的經驗,僅只尚未習慣而非感到緊張的程度。雖然剛到這裡時不免感到緊張,不知是不是沖澡冷靜的緣故,身心已經沒有最初的緊繃,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放鬆。
  一踏出浴室便看見早已洗完澡正在整理明天上課所需物品的フリオニール,在對方身後的空地鋪上了兩人的棉被。是趁著他去洗澡時準備好的吧,フリオニール就是如此細心的人,該準備的東西、要做的事情從來都不會忘。
  注意到ティーダ的フリオニール轉動頸部讓兩人視線接觸,微微一笑道:「今天整理行李你也累了吧,等等我準備好就能睡覺了。」
  「嗯、我知道了。」
  確實是累了沒錯,但並非フリオニール說的是因整理行李而感到疲勞。
  追根究柢是因到達這裡時就一直處理緊繃的狀態,直到剛才洗完澡才總算放鬆下來,僵硬過度的神經讓身心都感到疲倦。襲上的睡意讓ティーダ打了個呵欠,與來時截然不同的安心包圍著身體,看著フリオニール的背影,讓他興起一股想要擁抱對方的念頭。



7,你覺得現在有進步嗎?

性格詮釋和基本的人性互動描述上和以前相比要好很多了,
還好有進步不然真的要哭惹。

8,現在羞恥繼續升級,貼出你最中二的一段描寫吧!


  「但是這是好不容易和哥哥在一起的時光……不如、哥哥也跟我一起睡吧?說不定會夢到一樣的夢境呢。」
  「比起睡覺,我更想要好好的碰觸你啊。」
  「那麼睡醒後就讓哥哥盡情做吧?」
  沒有刻意誘惑的意思,只是單純想要實現ヴァイス的話語而丟出的回答,只要能夠讓ヴァイス感到高興,不論什麼ネロ都願意做。
  高傲的帝王只有在自己面前才會變得極度溫柔,每次見面都讓ネロ覺得自己更加喜歡ヴァイス了,當然連沒見面時內心也只想著ヴァイス,無時無刻都只想著對方,不論何時都想與哥哥在一起。
  能夠在哥哥懷中午睡,睡醒後又能夠與哥哥結合,如此幸福的事情有誰能夠拒絕呢?


9,哈哈哈你感想如何啊?


不用言喻即能意會的羞恥^q^(X


10,現在把剛剛的中二段落套給你現在的本命/牆頭/CP試試?

本來想試試的,不過還是先跳過吧,
要寫出這種文來得要在特殊模式下才辦的到(?

11,黑歷史時期對攻的描述是怎樣的呢?請貼一下!

那個時期都是用受方的視角去做描述的,只能貼最早的。


  夜晚給他的感覺非常涼爽舒適。
  這是唯一和地面上相同的一點,入夜後變得格外危險,儘管出現的魔獸類型還是地面上的較為兇惡,不過對這些生活過於安詳的妖精們來說已經是足以構成威脅的存在了。
  這對他倒是沒什麼影響了,即使換了主人,甚至在之後沒有戰鬥過,這種類型的小魔物還在可以單手輕鬆應付解決的範圍內,充其量當作運作解悶對象的話也是不錯的選擇,更甚者還可以帶點額外資金回去。
  說了這麼多,簡單一句話就是他喜歡在晚上時出門。
  晚上──尤其是深夜,祥和的居民們都已經乖乖入睡,只剩下魔獸及夜行動物佔領世界,是屬於他們短暫的獨自時光。
  啊啊、可以的話真想下去好好大鬧一場呢。ギラヒム抬頭望著月亮在內心期望著,比起受到眾人喜歡的滿月,他更喜歡這種缺了一角的月亮,像所有生存在世界上的生物一樣,有著不完整的美感,正因為深愛這種完美的缺陷而為此發狂。
  明明討厭的要死卻被種種令人深恨的事物給吸引著。


12,為什麼喜歡這麼描述攻呢?

那還用問,ギラヒム不就是這種崩壞的變態紳士嗎(幹
不過基本上還是要看角色的性格去做轉換就是。


13,那現在是怎麼描述攻的?

  「ふーりーおー」
  從未聞聽過的兒童聲音呼喊著自己的名字,還沒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之前,大腿一帶突然被人抱住。
  照理來說被傳送到這個世界裡的只有十個コスモス戰士,以及十個カオス戰士共二十人,而在這其中並不包含幼童,不論怎麼想都不可能出現這種小男孩的聲音才對。
  或許只是自己聽錯了也不一定。如此說服自己的フリオニール將視線往下看向抱著自己大腿的人物,不住被嚇了一大跳。對方確實是個男孩,而且臉孔也並非完全陌生的,甚至有些熟悉。
  略帶猶豫的脫口問:「ティーダ……?」眼前的小男孩立刻露出大大的笑容回答:「猜對了!」
  「真的是你?!ティーダ、你發生什麼事了?」
  這下子更令人驚訝了,為什麼一個十七歲少年會突然變成六歲男孩?


真要說差別是什麼的話,
以前會把攻方當作完全支配/萬能的一方,現在描述上則是把攻受兩人放在同一個天秤上往來。


14,過去是怎麼描述受的?


  話雖如此,佐助並不會因此感到特別厭惡或反感,只是單純的認為年輕真好,而產生近似羨慕的想法。
  如果能再年輕一次就好了……儘管有時會忍不住這麼想,但就算回到過去,自己的生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佐助並不會改變當時所做的決定,不管是決定這份職業、當幸村的保護者,甚至是和片倉在一起的事情都是,不曾有過後悔的想法出現。
  『畢竟我跟片倉殿也是那種糟糕的關係啊,嘛……只不過有時候會不禁羨慕起獨眼龍和主人之間那種互動就是了。』
  比起佐助和片倉之間這種曖昧不清的關係,政宗和幸村的互動就單純多了。想在一起時就在一起,也能乾脆的把介意的事情告訴對方,感情反應相當直接。這對佐助來說都是難以做到的──至少,和片倉在一起的時候不可能會出現。
  當初在一起的時候就是以肉體關係為接觸開始的,直到現在,就算佐助發現了自己對片倉所抱持的愛慕之情、也察覺到片倉對自己的態度有所改變,兩人的關係還是停留在性事接觸上。
  簡單來說,就是沒有言語交流。
  『再怎麼說也都已經是年過三十的大叔了啊,是不可能把那種話說出口的。』
  儘管佐助多少曾想過進一步的關係,但是由糟糕的開頭所延伸出來的糟糕關係理所當然不會好到哪去。肉體與心靈的界線已經變得相當模糊,若不謹惕自己注意那條線的存在,或許佐助會更早陷進去也說不定。
  正因為知道那個男人不會隨便接受別人的邀約,所以佐助才會對片倉的態度更感疑惑。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呢?雖然有時候會忍不住想這麼問,佐助還是從沒表現出自己的心情過。
  『只要這樣就好了……就這樣下去也無妨,況且不講明事情也比較好處理。』
  就算撇開兩人之間的心理狀態繼續維持這段關係,雙方的立場總有一天也會帶來莫大的問題。正因為太清楚公開感情的後果,佐助寧可維持現在這種不上不下的現狀。



15,為什麼喜歡這樣描述受?

為愛所苦的人最性感嘛(幹
主因當然還是把自己性格/想法帶入的緣故,這點一直到一兩年前才總算有改善。


16,現在是怎麼描述受的呢?

  或許是早已習慣了自己是主動的一方,每當由フリオニール主動提出想做的要求時,不論幾次ティーダ總會被那過於認真的帥氣臉龐給嚇住。
  見ティーダ露出帶有些許困擾的驚訝表情,フリオニール以失落的口吻低喃著:「果然不行、呢。」勉強擠出了苦澀的笑容,恐怕是正在反省自己突然的舉動。
  見此,ティーダ急忙地回過神開口:「不是這個意思啦!」
  抬起視線看著自己的フリオニール好像變得很可憐,這是錯覺嗎?
  「只是你突然這麼說讓我嚇了一跳而已啦,誰叫你用那麼認真的表情說這種事,讓我都不好意思了。」
  「可是跟你平時的主動比起來只是根本沒什麼不是嗎?」
  「這個跟那個是兩回事!のばら你這個天然笨蛋!」
  這種時候就能體驗被自己襲擊的フリオニール是什麼樣的心情了。真夠難為情的。
  不過並非全是壞事,在感受到令心臟鼓動加速的害羞時也體會到帶著滿滿甜蜜的喜悅,正是因對過於直接的告白感到開心,才會衍生出羞恥的情緒,兩種心情是一體兩面的。
  每當被フリオニール毫無預警的襲擊,ティーダ就覺得自己又變得更加喜歡對方了。


17,現在貼你寫的第一個吻戲??

  主動伸出的舌被豪炎寺使勁吸吮,甜蜜的酥麻立刻爬滿全身,與被動的吻不同,主動索取的吻給圓堂帶來了更多的刺激。當豪炎寺輕咬自己的下唇時,腰際升起的疼痛也越來越明顯。
  接吻變換角度時發出了水聲刺激著圓堂的耳膜,圓堂一飲而下兩人的唾液,一面笨拙地換氣。同時,原本攀在背部的手也在不知不覺間抱住了豪炎寺的後頸,任性地不將兩人分開。
  「嗯嗯……唔嗯嗯……!」
  光是一個吻還不足以滿足兩人對彼此的渴望,豪炎寺心急的退下了圓堂的運動短褲,早已失去餘韻的豪炎寺直接碰觸已經有所反應的部位,惹得圓堂的身體猛然一顫。


我沒有臉正視螢幕了←


18,那現在寫的吻戲長啥樣?

  兩人的視線一接觸,身體比思考要更快做出反應,ティーダ伸手抱住了眼前的青年,將他拉近自己並吻上對方的唇,探出自己的舌侵入口腔、碰觸舌身。
  フリオニール的呆滯不過剎那間,立刻回過神的他與ティーダ主動動作的舌交纏,炙熱的吻很快就變得濕黏而煽情,宛如要將彼此吸食入腹的濃烈刺激著體內的感官,即使是呼吸困難也不願先放開。
  「唔、嗯嗯、嗯嗯唔……!」
  交纏的液體溶解於兩人的掠奪行為中,為了能夠順利換氣ティーダ試著飲下逐漸累積的液體,フリオニール趁機吸吮著因吞嚥而停止動作的舌,腰部便因此陣陣發疼。
  不分彼此的吻讓發洩的慾望很快便得到了第二次刺激,重口中灌入的甘甜助長著慾望的成長,當吻變得更深,更深層的慾望也漸漸冒出芽,迅速掌握了思考的主控權。
  空白的思緒被染上了強烈的色彩。那是想要與心愛之人在一起、除此之外別無所求的明亮鮮紅。


19,最後一次恥度升級,過去是怎麼寫肉的?///w///
(純潔的清水黨可以不答和肉有關的題


  久違的親密接觸讓圓堂的身體更容易產生快感,光是欲望被揉捏,理智就要被突然的陣陣熱潮給淹沒了。
  「啊啊……啊!那裡……嗯啊……──!」
  「這裡舒服嗎?」
  「嗯嗯啊……!啊……!」
  過於強烈的快感讓圓堂無法順利的表達,一開口全是甜膩的嬌吟聲。
  在幾次磨擦後,欲望前端便開始滲出濃稠的濁白液體,上下套弄的動作將液體塗抹於整個欲望表面,發出了「咕啾咕啾」的水聲。
  下意識的扭腰動作配合著豪炎寺的愛撫,圓堂早就因為快感的來襲而失去思考能力,一波又一波令全身麻痺的刺激感,已經快讓圓堂把持不住。
  「啊……啊啊!豪…炎寺……已經……!」
  圓堂用著因生理反應而泛滿淚水的眼睛注視著豪炎寺,在體內的快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擴散到全身,已經被欲望給支配的身體只求早一點找到發洩的出口。
  身體的溫度不斷升高,圓堂甚至有了自己會因此融化的錯覺。


20,對剛剛的肉什麼感覺?

我沒有臉正視螢幕了哪來的感想(幹


21,現在怎麼寫肉的?

  苦膩的腥味隨著吞嚥唾液的動作一同滲入體內。
  混沌不堪的腦中被注入強烈的情慾而無法控制,是非對錯的意識也一同混入其中,無法思考。
  舔舐著令呼吸感到困難的慾望,幾近忘我地投入於服侍的動作中。
  「唔、嗯……呼、嗯嗯……!」
  「很拿手嘛、你。」
  上頭傳來嘲諷話語並沒有因此傳進腦中,成為鼓舞言語的錯誤刺激讓身體內側感到陣陣疼痛,讓他溢出了更多喘息。
  乖順的將男人的硬物吞入到更深,避免牙齒觸碰到並以舌身給予慰撫,舌與慾望摩擦所產生的細小麻痺向下助長著自身的性器,渴望被男人進入的意識也越發強烈。
  「呼、唔嗯……嗯、嗯、嗯……!」
  加壓於頭上的力道增加的同時,苦澀的液體也在喉嚨深處解放,宛如渴求著甘津水液的人們一般全數皆下、吞入。
  無法數清是第幾次的口侍行為仍然在持續。


22,對比一下自己寫肉的文風變化吧!

從滿滿的粉紅色泡泡變成成熟的橘色了(尛


23,最後一題了,這麼一對比有沒有覺得自己還是進步很大的呢OVO?給自己這些年來的進步做個總結吧!


寫作方式這樣看起來應該是從高中開始就沒有變,持續有在改變的是關於人心的描寫及詮釋上,
不過光這點改變就很知足了XDDDD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日常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98-6d4e616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