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DAY.1】安心(クラロイ)  

DAY.1請以印象重寫一遍過去的某篇黑歷史!(寫完再跟過去的對照XD)

第一個題目就超羞恥啦wwwwwww
選了2011年底創作的這篇クラロイ當作實驗對象,不愧是兩前年的作品、各種意思上的。


***
  在生活年數不多的人生中,ロイド鮮少會遇到令自己感到苦惱的事情。

  平時會出現的碎小煩惱多是有關日常生活的,早餐要煮什麼、今天要去哪裡玩、要怎麼鍛鍊自己變得更強等等,甚至可以說是會讓人感受到幸福因子的想法。因此說到自己是否曾認真考慮過某件事情,他認為是沒有的。

  會深思到這個連自身都鮮少碰觸的領域,是因ロイド正面臨一件重大的問題。

  約一個月前,他和某位友人半強迫地跟著已出發的神子一行人一起踏上旅行。

  由於最初想要一起同行是被拒絕,在明白兩人為什麼會跟著出來的理由後,儘管最後還是答應了讓他們加入,與神子同行的大人們仍為此感到不妥。一開始ロイド對此抱持著「既然如此只要努力變強,不用被擔心就好」的想法走下去,卻發現事情似乎沒有自己想得那麼簡單。

  一路上他們受到了許多襲擊,在許多重要時刻自己都沒能幫上忙,一次、兩次……幾次下來後,就算是自認性格樂觀正向的ロイド,也不住出現「沒辦法」的洩氣念頭。

  經由訓練確實能夠變得更強,但那也是在拜託同隊的某位傭兵一同訓練才有了現在的結果,隨著自己實力增加,旅行中帶來的問題不斷堆積出更多疑慮。

  自己對什麼感到迷惘?

  完全搞不清楚。

  「唔……!」

  手腕感到強烈的麻痺感時,原本緊握於左手中的劍被擊開,反射性揮出右手的劍時,訓練老師的武器已經停止於面前,宣告著自己死亡的消息。ロイド移動視線看向握著大劍的人,總是面無表情的男人看不出太多情緒,一會兒後只見對方收起了劍,他也因此安心地吐出一口氣。

  今天又輸了。不過對方是自己的訓練老師,會有這種結果並不意外。

  當ロイド前去撿起被打落的武器時,對方接著開口:「今天到此為止。」

  聞及此,ロイド立刻出聲抱怨:「為什麼啊!」

  對方沒有回答任何問題,僅只以嚴厲的神情注視著自己,光是如此便讓他止住了其他想說的話。

  クラトス、這是這趟旅行中被教會聘請來保護神子的傭兵,也是在自己請求下成為劍術老師的人。

  不知是與生俱來或是後天影響才變成這種性格的,對方是個話非常少的人,總是將情緒隱藏起來的撲克臉如同散出的氣息一樣冰冷。雖然相處時間已過了一個多月,ロイド仍無法解讀對方的表情變化,只有少部分的明顯動作能夠察覺出沉默背後的涵義。

  例如、現在。

  「我知道了啦。」

  放棄了與對方爭執什麼,將撿起的劍收回刀鞘內。

  心情異常焦躁。

  「……你在煩惱什麼?」

  毫無預警的問題朝自己丟來,沉穩的聲音在ロイド耳中聽來只有更多不可思議,抬起驚訝的視線與站在面前不遠處的クラトス相視。

  クラトス幾乎不會過問其他人的情況,這還是ロイド第一次聽見對方詢問這種事。

  「那個、你是在問我嗎?」

  「這裡沒有其他人了吧。」

  「是這樣沒錯……不過沒想到你會問我這種事情、嚇了我一大跳。」

  「……不想回答的話也無妨,就當我沒問過。」

  「我又沒那樣說……喂、等我一下啦!」

  見クラトス不發一語地轉身離開,ロイド急忙追上。

  離開了暫時當作練習場的空地,兩人回到不遠處的營區與正在守夜的夥伴碰面,クラトス與對方說「我們回來了」,而對方看著他們倆淡淡笑著說「就交給你了」便進入帳篷內休息。

  老實說現在也已經是自己該睡覺的時候,然而腦中轉著各式各樣的想法根本無法入睡,向クラトス詢問「我可以和你在這裡多待一下子嗎」,不知道在思考什麼傭兵頓了一下才回答「隨便你」,於是兩人在營火旁各自坐下。

  只有木柴燃燒的聲音格外響亮。

  ロイド窺視著坐在對面的クラトス,模樣像是睡著了一樣安靜,可是他知道對方是清醒著,每次早上出發時都是クラトス最早整裝完畢,仔細回想起來他甚至沒看過對方睡覺時的模樣。

  雖然沉默寡言,但內心裡確實是個好人,冷靜行事的風格好幾次都幫他們化解回機,面對路上遇到的魔物亦是如此,實力高強的他一直幫助著他們,毫無畏懼、沒有一絲動搖。

  這樣的クラトス,有感到迷惘的時候嗎?

  如果有的話那會是什麼呢?

  「……剛才的問題。」ロイド以不安定的口吻道。

  「你怎麼發現的?」

  クラトス猶豫了下後回答:「你的身體和表情告訴我的。」

  「你的動作和步伐較以往要來得混亂,模樣也心不在焉的,所以我才推測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煩惱。」

  想來這恐怕也是クラトス強行終止訓練的緣故。就算對方不說ロイド自己也很清楚剛才的情況,在那種狀態下進行劍術練習,或許是可以被稱作逃避的行動也不一定。想不通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只好找另一件活動來讓思考轉移注意力,導致的結果便是原本的問題不只沒有解決,後來做的事情也以殘破不堪的情況收場。

  兩敗俱傷、內心浮現出了這個詞。

  一直以來ロイド都是用這種方式去面對生活中各種挑戰,深信只要往前就能解決問題的他從不會對自己的目標感到遲疑,努力一定可以達到好結果,這也是養父不斷告訴自己的誡言。

  如今這個實行了十七年的方法卻不適用現下的情況,因此ロイド慌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自己抱持著殘蠋在黑暗中走著,小心翼翼但還是讓唯一的火苗熄滅而迷了路,在虛無中探索的情況是理所當然的毫無收穫。

  對什麼感到氣餒、對什麼感到懷疑、對什麼感到無力,這些東西全都隱藏在黑色之中不見影子,即使伸手碰觸也全然不知。

  想要保護神子的心情、想要變強的決心並沒有任何改變,產生變化的是更細小的某個零件。

  但是那是什麼?他不知道。

  看著眼前彷彿永遠都不會有二號表情出現的雕像,ロイド用著本人並未察覺的無力口吻問:

  「……吶、クラトス,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在我可以說的範圍內的話。」

  「你有沒有過一種『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可是又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感覺?」

  努力將這股從未感受到的負面心情以言語描述出來後,クラトス再次陷入了沉默中。

  看樣子問題答案是在不能說的範圍內了。ロイド對於自己丟出的問題苦笑了下。也許希望クラトス可以給予自己答案的念頭本身就不對勁,這個沉默寡言的男人怎麼可能會回答這種抽象的問題。

  有些尷尬的氣息竄出,對現下氣氛感到極為苦手的ロイド騷了騷臉,打算起身向對方道晚安時,クラトス突然有了其他動靜。

  確實有。對方這麼說了。

  最初ロイド以為是自己聽錯。他沒想到クラトス真的會回答。

  冷漠的傭兵低著頭,以沉重的語調說著:

  「現實和理想的差距就是這麼一回事,即使努力想要實踐內心的理想、只想著要去完成某件事,當努力付諸到現實中時……卻完全變了樣。」

  ロイド並不懂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然而從言語中浮現出的滄桑他確實感受到了。

  彷彿經歷了這些事情,充滿疲累的某種情感。

  「不過……」

  「……什麼?」

  原本低著頭的クラトス抬起視線來看向他,這是回到營區後第一次與對方正視。

  「你和我們不同,對於你心中所抱持著的那些信念,你只要全力去完成即可,不需要任何懷疑。」

  「クラトス……」

  「或許你現在對自己的道路充滿不確定,但是你一定可以完成的,只要你心中還有想要保護神子這個信念,你就能找到屬於你的答案。」

  只有短短一瞬間,那個不苟言笑的傭兵確實露出了可稱笑容的表情來。

  ロイド幾乎以為自己看錯了不住愣了下,隨即便回原本表情的クラトス接著說「時間不早了,早點進去睡吧」便不再多說什麼。

  知道這已經是最後,向對方道了晚安進入帳篷內,在最後離去前向クラトス說了「謝謝你」才放心離開。

  難以置信那個クラトス會有那樣的表情,而更令人難以相信的是那番鼓舞內心的話語。某種溫暖透過文字化成了另一道火焰進入內心,讓自己身邊重新得到了明亮。

  改變的東西或許就是對自身所抱持的信念也不一定。

  雖然知道自己的目標,卻不住去懷疑自己是否能夠做到,而在找尋失去的信心時,對自身的相信也越來越少,最後招致完全消失的結果,迷了路。

  儘管只有簡短的幾句話,這番安慰仍確實傳達進心理。

  感覺似乎和不得了的人變得更親近了,思及此ロイド不住感到有些開心,心想著下次若有機會的話試著問問對方那句話背後的過往。雖然不知道クラトス會不會回答自己,但是沒有關係。

  整理好準備入睡前,心安的情緒讓ロイド很順利地沉入了睡眠。



《完》


***


透過這次重新編寫時真的覺得自己成長了很多呢,其實還滿開心的。看著過去的文章時也發現到過去的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可以說各種收穫滿滿。

很久沒有寫這對父子了,不知不覺間發現他們在我心中的相處模式又有了變化;順帶一提,這篇的設定是一行人剛出發不久的旅行小插曲,用單純的父子相處方式去重新詮釋了之前的文章,不知道結果如何。

這個題目更新上相較於其他的會慢很多,不過會試著能不能在今年補完。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題目 小說創作三十題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96-6392e4f4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