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LIEBE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tb: --   cm: --

【試閱】回憶  

《第一部分試閱》



  獨處的時間過得很快,雖然什麼也沒做只是盯著遠處的風景任憑思緒神遊出走,心情卻格外舒暢。

  不知道過了多久,身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電鈴聲。這時想起忘了將其關機,嘆了口氣拿出手機打算直接無視來電人關掉電源時,因電子螢幕上顯示來電號碼是住家電話,猶豫了會兒後還是按下通話鍵接通。

  一通話,另一頭立刻傳來年幼女孩的聲音問:『クラウド你去哪裡了!』

  是家中的其中一名成員、マリン。想來是時間他們也差不多該醒了,隱約可以聽見一旁還有少年說話的聲音,然而因周遭太過吵雜而無法聽清楚內容。

  『早上來了好多人要委託工作,可是你都不在讓我們很煩惱。』

  「抱歉,今天我想休息一天,晚點我才會回去。」

  『咦--這種事要早點說啊!現在大家都因為找不到クラウド而吵吵鬧鬧的,店裡亂成一團。』

  「ティファ呢?接委託這件事不是由她負責嗎?」

  『ティファ說打電話給你一定不會接,所以剛才出去找你了。』

  「找我……?」

  疑問才剛脫口而出,另一頭緊接著傳來好像有人跌倒的聲音,想要詢問時マリン便急忙說:『我先去幫デンゼル的忙了,他一個人好像忙不過來。』接著掛斷了電話。

  看著手中轉為待機畫面的手機皺起眉,仍然不明白剛才マリン說的是什麼意思。不論怎麼想ティファ都沒有來找自己的理由,較為緊急的委託都已經提前完成,預定工作也都在時間內結束,即使今天來委任的人數很多晚個一天也不成問題,クラウド就是算準了這點才會做出如此打算來。

  再說、クラウド並未告知任何人今天要去哪裡,就算ティファ要找也不可能找到自己,然而從マリン口中聽到的敘述像是ティファ很清楚自己在什麼地方一樣。

  視線再次投向迎接早晨到來的城市,並循著自己出發的路線巡視是否有他人的蹤影,打算趁著被找到之前先移動到其他地方躲藏再回來。他不想被其他人發現自己在這裡,不管對方是誰都一樣。

  然而轉身準備離開時クラウド發現已經太晚了。不知何時找到這裡的,只見ティファ靠在機車旁像是在等著被自己發現,青梅竹馬成熟的臉龐勾勒出一抹笑,知道那個表情代表著什麼意思的クラウド停止步伐,以戒備的口吻問:「……什麼時後來的?」

  ティファ爽快地回答:「大概十五分鐘前。」

  「為什麼不出聲叫我?」

  「我可沒有不識相到打擾你和朋友的團聚時刻。」

  「我明明沒有和任何人說要去哪裡。」

  今早他確實有和附近的孩子說要去做什麼,但クラウド不認為這是對方找到自己的線索。

  「每年的這個時候你都會特別勤奮工作,但是到了今天就會突然消失一整天不見人影,有一次我很好奇而跟著你來過這裡,不過那次我馬上就回去了。」

  或許自己露出了可稱不悅的臉色,像是想從他的表情中窺探出什麼,ティファ停頓了會兒後繼續說:

  「我知道你不喜歡別人打擾你的生活,所以之前一直裝作不知道,不過今天是特別的日子。」

  クラウド仍不明白而問:「什麼意思?」ティファ則以稍微開朗的語氣回答:「五周年紀念日。」

  「下個月就是拯救世界後的第五年,以前的夥伴們打算辦個聚會見面,鎮上的人知道這件事後都興奮的說要幫你辦個派對,大家都很期待。」

  回想起和マリン通話時的吵雜聲響,想必就是為了找他而湧進店裡的人們吧。搞清楚事情前因後果的クラウド不住沉下了臉低語:「所以マリン才會說店裡有一堆人要委託、啊……」

  「大家都是去見你的喔,所以我是來找你回去的。」

  「別鬧了,我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回去。」

  不需任何考慮一口回絕了ティファ的要求,而對方似乎也早已料到自己的反應,仍用著同樣輕快的語調開口:「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有個交換條件。」

  「我也要陪你一起待在這裡,クラウド你答應的話我就去跟其他人說活動暫時延後。」

  見到ティファ露出認真的神情來,讓他了解到這才是對方的真正目的。

  從最初見到對方的表情時クラウド就在猜測友人恐怕是在計畫什麼。好歹兩人認識也有十幾年的時間,內心在想什麼彼此都能猜出八成來。如同他知道ティファ別有打算,ティファ也很清楚就算親自外出找人他也不會回去,即使如此仍執意出來與他會面的理由是什麼クラウド並沒有猜到。

  不喜歡張揚慶祝這點只要是以前的夥伴都很清楚才對,更遑論這個認識了十幾年的友人。

  見クラウド陷入沉默,ティファ轉而看向他身後的大劍低語:「真令人懷念呢。」

  クラウド沒有詢問是什麼事情,而是選擇靜靜聆聽。

  「那時你成為ソルジャー1st就是帶著這把劍回來的,沒想到離開故鄉前那麼瘦弱的クラウド竟然可以輕鬆揮舞這種大劍,讓我嚇了好大一跳……可是自從五年前的戰爭後,我就沒再看過你使用這把武器了。」

  注視劍身的淺黑瞳孔流漏出少許的惋惜,彷彿懷念著某事的眼神讓ティファ看來又增長了幾歲。沉穩的氣息自然從友人身上散發出,那是歷經了許多事情、並一一跨越成功後的成熟。

  從前的ティファ是個自我中心且態度強硬的少女,不知不覺間少女已經長大蛻變成女人。時間帶來的影響不僅僅發生在自己身上而已。

  沉默聽著有關回憶的描述,像是在逃避什麼似的低下頭隱藏了表情。

  「我還以為這把武器壞了你才不再使用,可是那次跟著你來到這裡時,看到這把劍後我才知道你不是不用,而是珍藏起來了。」

  可以感受到ティファ的視線看向自己,但是クラウド沒有因此抬起頭與之相視。

  「關於沒有經過你同意就偷偷跟來這件事我跟你道歉,畢竟你不想讓其他人發現這個地方不是嗎。」

  「用不著道歉也沒關係,我不是很在意。」

  「即使如此我也不會收回我的道歉,因為不只有你,還有包含『那個人』的份。」

  意料之外的言語讓クラウド不住一愣,好不容易有足夠的冷靜可以抬起視線望向ティファ時,對方卻率先轉開了交會的眼神注視著前方。

  充滿念舊的側臉仍然映著笑容,卻是讓人感到無力黯淡的無意義弧度。一瞬間クラウド幾乎在對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惦記著過去的種種回憶而無法釋懷,但是仍為了被託付的請願與其他須守護的事物奮力面對。

  一種無法形容的疲累。

  恐怕人類都是這樣的生物。明知總是懷念著過去的人們只會更加痛苦,內心仍無法真正放下這些對自身而言無可取代的重要存在。不論是クラウド本身或ティファ都是。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不願被他人碰觸的傷痛,因為傷口無法治癒而選擇將之隱藏起來封閉。跨越困難後能夠得到比想像中要更堅強的力量。這句話並不假,然而不是每個疼痛都能夠藉著努力去治療。

  有些事物註定無法改變,如同在內心刻劃下的傷痕也有無法拭去的。

  在ティファ內心一定也有屬於這樣的地方吧。
  
  「クラウド、跟我說說你和ザックス的故事吧。」ティファ的視線仍注視著前方道。

  「那位救了你、也幫助過我的恩人是怎麼樣的人,他的一生發生了什麼樣的故事我想知道。」

  「……那可不是什麼有趣的話題。」

  聞及此,ティファ總算轉動視線直視著他,以充滿期待的語調回答:「但是比回去面對大家要好多了不是嗎。」

  與對方的笑顏面對面時,クラウド知道ティファ打從一開始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自己會答應這件事,因此也不再多說什麼。

  如果換成是ザックス的話他一定會答應這個請求。邊想著這種無關緊要的事,邊開始訴說著湧上心頭的各式回憶。






《第二部分試閱》



  老實說クラウド並不喜歡拍照。

  除了每次加入新兵都必須拍的團體照外,只要非必要留照的場合,能夠逃避的機會就盡量逃避,同事間聚餐、出差任務的紀念照等等,類似的合影他一向敬而遠之。然而說起為什麼他會排斥拍照這一件活動,讓他逃避到此種程度的理由卻是令人意外的簡單。

  面對鏡頭時他不知道該做何表情才好。

  因為是如同小孩子鬧彆扭般的理由,クラウド從未告訴任何人自己不想拍照的真正原因,即使同事們問起為什麼,他也只會回答「不習慣」這個答案。他確實不習慣面對鏡頭,也不知道拍照時該怎麼辦,導致每次團體照所拍出的表情都非常僵硬,不像自己的照片讓クラウド漸漸地抗拒照相。

  身邊的人知道後也不再邀他一起拍照留念,直到幾個月前,クラウド才又藉著他人的推助重新習慣這件事。

  最初只是在友人的吹鼓下開玩笑性的拍照,當然拍下來的照片一點也不好看,而是以玩樂性質居多的隨意照相,目的只是為了讓自己習慣照相一事。從一開始看到照相機及手機等含有拍照功能的產品會不自覺閃躲,至今已經能夠與友人一起拍照了。

  過程當然花了不少時間,儘管剛開始時也確實存有排斥感,習慣與那名友人一起照相後變得相當有趣,也能做出自然的表情來,之後便不是那麼的排斥。

  而今天在結束值勤活動回到宿舍不久,クラウド立刻接到友人的來電,說晚上要和自己看之前拍出來的各種照片。

  クラウド當然是答應了,在回覆的簡訊裡也打上「如果還沒吃飯的話就順便買晚餐過來一起吃吧」的內容,很快便收到「沒問題」的回答。沖完澡出來整理東西時,門口傳來的敲門聲讓他知道是對方來了,於是很快地前去開門。

  出現在門後的身影是預料中的人物。

  「唷、我帶餐廳今天的定食便當來了。」

  見ザックス舉起手中的袋子,クラウド輕笑了下轉而問:「今天的任務結束了嗎?」

  「很早就完成了,クラウド是剛下班不久吧?我聽說了喔,一般兵今天很忙的樣子。」

  「是這樣沒錯,不過那不是我們小隊負責的區域,那場事故我們只幫忙疏散居民而已,所以才能在時間內下班。」

  「難道還沒處理完嗎?」

  「因為還要等善後部隊帶工具來處理現場的殘骸,我想現在應該還有一部份的人在那裡待命。」

  「跟我聽到的消息不太一樣啊、這個,不是車禍意外嗎?」

  「是車禍沒錯,而且是很嚴重的連環事故,所以要清理的車體不少,下午才好不容易把所有受困的人從車子裡救出來呢。」

  「聽起來很不得了,真是辛苦你們了。」

  邊聊著今天工作時發生的事兩人邊進入房間內,於クラウド事先擺放的矮桌旁落坐。

  原本クラウド的房間裡是沒有這個東西的,是後來因ザックス時常拜訪的緣故,為了方便讓兩人有個可以吃飯的地方,才趁著休假日時與ザックス一同到商店去挑了這個折疊式矮桌放在房間內。除此之外,其他像是備用棉被、枕頭、盥洗衣物等等,也是在這之後才逐漸添購的。

  只有一人居住的空間也多了屬於ザックス的東西,那是在對方變得時常拜訪此處後,為了方便而放置的生活物品,增添生活性的房間也多了從未有過的溫暖味道。無機質的空間本是單純生活而使用的,沒想到多了另一人的物品時,房間內的空氣竟會產生如此不同的變化。

  當然、這件事クラウド並不打算告訴ザックス。

  ザックス將買來的便當置於矮桌後從口袋內拿出一大疊照片來,數量之多讓クラウド不住懷疑自己和ザックス是否真的有拍這麼多。

  「那麼慰勞今天一整天的辛勤,趕快來吃飯吧。」青年以輕快的口吻開口。

  「這是之前我拿去送洗的照片,因為難得和クラウド拍了很多照片我也跟著拿去送洗了,沒想到數量很多呢。」

  從塑膠袋裡拿出兩人份的便當,一份放在ザックス面前,一份則由自己享用,起身去拿衛生筷時クラウド一面回答「真的拍了不少」坐回原位,只見對方將數十張沖照片攤放於矮桌上。幾乎要擺滿整個桌面的數量都是他與ザックス兩人的獨照或合影。

  看著桌面上的照片,沒想到他們一起拍了這麼多,連クラウド都為ザックス當初的毅力感到佩服。其中有不少都是自己拒絕照相的模樣,甚至還有根本沒拍到臉,只有一道影子晃過去的模糊照片,想來那應該是最初感到排斥時留下的,只是他沒想到對方連這種影像都還留著。

  準備食用便當的手就這麼不自覺停了下來,光是看著這些個月拍下的相片,屬於當初的各種回憶便一一湧上思緒。

  雖然是幾個月前所拍的,卻非常令人懷念。

  對方似乎也沒有打算馬上吃飯的念頭,神情愉快地打量每張拍下的紀錄,看到某一張時伸手拿起並輕聲笑了起來。

  「這個是那天我跟你說要拍照時拍下的,原來那個時候你的表情有這麼奇怪,現在我才發現。」

  跟著湊過去看的クラウド露出了無可奈何的表情回答:「突然提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馬上習慣。」

  「唔哇……表情好不自然……」

  「不過後來好很多了不是嗎,像這張……這個、這是比較習慣後我跟你一起拍的,你很緊張的樣子呢。」

  ザックス拿起的照片是兩人一起合拍的其中一張,那是クラウド稍微習慣一些後在對方的鼓舞下所拍的。然而那時還是非常緊張,加上是與家人以外的人第一次拍合照,相片所照映出的自己神情非常慌張,連臉頰都染上了些許紅。

  這是在拍了數十張失敗的照片後,好不容易真正拍下臉的第一張,因此クラウド對這張照片很有印象。

  不過話說回來……

  「這好像也是我和ザックス的第一張合照。」

  仔細想想、若除去之前的失敗照,這似乎是自己和ザックス的第一張合影照。

  由於在那之前非常排斥拍照這件活動,クラウド鮮少在團體照中露臉,更別提私人照片,有記憶留下的照片都是與家人、或是家鄉的熟識們所拍的紀念照。因此說ザックス是與他第一個合照的友人也不為過。

  很自然地將這個想法脫口而出後,對方便接著道:「這麼說起來的確是,嘿嘿、很值得留下來紀念的一張照片呢。」

  「不要沒經過別人同意就隨便留下來紀念!就算要留也是我自己留下來。」

  雖然的確是值得留下來紀念的一張照片,畢竟拍下的表情實在太奇怪了,クラウド並不想留給對方。打算伸手搶走時ザックス立刻伸長了手避開自己的奪取活動,探出上半身想要搶回時,ザックス便挪動手的位置不讓他拿走。

  瞪了眼神情看來相當開心的友人,クラウド低聲抱怨:「快還給我。」

  「如果有自信可以從我這邊拿走就來搶,如何?」

  「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試試看。」

  毫不猶豫地撲向ザックス。

  或許是沒想到クラウド會有這麼直接的行動,眼前的青年露出訝異的神色,還沒反應過來時便被自己給壓倒。趁著對方尚未有所反應前,維持著以全身重量壓在對方身上的姿勢伸手搶走了ザックス手中的相片,立刻收進口袋內。

  像是見到了什麼珍奇異獸,只見ザックス眨了眨眼以難以置信的神情看著他,原本不明白對方為何要這樣盯著自己看的クラウド,一會兒後才明白自己正跨坐在ザックス身上而急忙改變姿勢說「我不是故意的」回到原來的位置上。

  「沒什麼好道歉的啦。」

  臥坐起身的ザックス模樣看來也有些尷尬。

  「只是我沒想到你會這麼積極來搶,嚇了我一跳。クラウド你真的那麼不想讓我留那張照片喔?」

  「說什麼想不想……我的表情拍起來很奇怪,怎麼可能會讓你留這張。」

  對方接著問:「那麼其他的可以囉?」

  クラウド看向提出如此要求的青年,觸及不同於剛才的認真樣貌,反而讓他很不是適應的別開了視線。感覺血液衝到臉上的同時,一股熱度也染上了眼角。

  最近偶爾會有這種情形發生。

  意識到兩人間的肢體碰觸、或碰見對方某些表情時會變得很奇怪。會形容為奇怪是因為クラウド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股情緒,感到緊張、心臟跳動不規律,卻又非常在意對方的舉動而忍不住偷窺探,光是視線交會便足以令全身僵硬,在同時又感到相當開心。異常的心理變化讓他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哪裡病了。

  若非生病,又怎會出現這種矛盾的心情?

  因難為情而遠離對方時卻又希望能更加靠近、明明本意不是拒絕卻一直說出違心之論、想要伸手碰觸時又緊張得無法動作。

  --自己到底怎麼了?

  之前都能很快冷靜下來的,然而今天連抬起臉注視對方這點都做不到。

  「別那麼緊張,我沒有強迫你的意思,如果你真的不願意的話我也不會拿的。」

  不知道ザックス是如何解釋自己緊張過度的反應,身旁落下這番安慰時,熟悉的溫暖也撫摸著髮。平時令身心感到相當舒適的舉動在此時卻只有反效果存在,感覺到心跳及呼吸幾乎在瞬間停止,反射性避開了對方的手。

  又來了。注意到這點而抬頭看向ザックス時,映入視野內的表情已變成黯然,想要開口解釋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急躁的心情在內心徘徊。

  見到クラウド焦急的反應,ザックス則勾起一如往常的笑顏說:

  「用不著露出那種表情來,是我不好,我不該得寸進尺的。」

  「ザックス……」

  「相片下次再一起看,現在先吃飯吧,便當再放下去都要涼了。」

  雖然表現出的神情及態度都與平時無異,仍有一股異樣感化為木樁深深刺進了體內造成疼痛,讓他想忽視這股違和將之稱為錯覺都辦不到。

  將擺滿矮桌的照片收起後動起筷子,之後也與ザックス聊著日常閒談及各種話題,儘管都與平時相同,從身體內側傳出的異常卻陣陣刺激著不明所以的不安。眼前的笑容雖然沒有變化,但感覺與平時截然不同。

  充滿了刻意隱藏的距離感。

  抱持著隱隱作痛的異樣結束了與ザックス的晚餐,簡單的道別後整理房間環境,直到就寢時間上床都還無法揮去的黑色念頭仍舊綑綁著自己。好不容易強迫自己睡著,隔天早上於同樣的時間醒來時,發現手機收到一封短訊。

  寄件人是ザックス。クラウド花了一段時間才打開內容來。

  『我今天被分配出差長期任務,大概會有兩個星期不在,等我回來再聚聚吧!』

  看著顯示於螢幕上的簡短文字,強烈的不安定感幾乎要化為實體撞擊中樞神經。

  若是平常クラウド並不會在意這麼多,對方被分配出差任務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然而在隔天立刻收到這樣的訊息,不免讓人覺得ザックス是想要逃避什麼。儘管他很清楚對方不是這種性格的人,在負面情緒邊緣徘徊的思考迴路仍往壞的天平方向倒去。

  自昨晚開始糾纏內心的異樣始終徘徊不去,甚至隨著時間過去而逐漸在體內築巢、擴大。原本不斷說服自己只是多心的堅決否認,在今早收到這樣的訊息時便完全潰堤,前一天所感受到的不明隔閡感也再次連同不安動搖著內心。

  思及ザックス說不定是在躲著自己,腦袋幾乎變成一片空白。

  然而由ザックス的立場來看,自己說不定真的傷害了對方。剛認識不久時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因緊張的態度讓他人誤會自己在躲避什麼已不是第一次,但是發生了這種事後ザックス的反應仍舊相同,或許是因為明白了自己的性格就是如此,才在事後維持著同樣的態度。

  這點クラウド可以理解,讓他無法釋懷的是當下出現的異樣感。雖然對方的態度及表情沒有任何改變,那股晴朗的氛圍卻不一樣了,クラウド也說不上為什麼會有這種感受,到底是哪裡不同了,他也無法清楚分析出來。

  如果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還可以藉由道歉來和好,但他們並沒有吵架,只是有某種「東西」變了,而那樣「東西」不論對誰都是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那樣「東西」卻始終摸不著形體。

  什麼都想不透、什麼都變得很模糊、思緒一片混亂。

  甩了甩頭試圖將腦中及累積於體內的不祥給揮去,闔上手機螢幕後放進口袋內,帶著所需的裝備確認整頓好後離開宿舍,前進的腳步將自己帶往第一個工作場所。

  既然ザックス都這麼說了,那麼自己只要相信這番話就好。從認識開始ザックス就沒有對他說過謊,是個對任何人都相當坦率、誠實的男人,自己不該多做這樣的想像才對。比起做這些多餘的思考,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クラウド近乎催眠般的如此告訴自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刊物情報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91-8cd6c80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