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1、相擁入眠】戀愛的一吋  

※以現代設定210為主題的同居三十題



*****


  用肥皂簡單洗淨身體,以偏冷的溫水沖淨泡沫後洗臉,關掉水龍頭開關甩了甩頭抖去多餘的水,拿起一旁的浴巾擦拭身體並換T恤與短褲,邊擦著仍然濕漉漉的頭髮走出浴室。

  從浴室到離開所進入的房間都非ティーダ習慣的景色,然而因有數次於這個房間裡過夜的經驗,僅只尚未習慣而非感到緊張的程度。雖然剛到這裡時不免感到緊張,不知是不是沖澡冷靜的緣故,身心已經沒有最初的緊繃,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放鬆。

  一踏出浴室便看見早已洗完澡正在整理明天上課所需物品的フリオニール,在對方身後的空地鋪上了兩人的棉被。是趁著他去洗澡時準備好的吧,フリオニール就是如此細心的人,該準備的東西、要做的事情從來都不會忘。

  注意到ティーダ的フリオニール轉動頸部讓兩人視線接觸,微微一笑道:「今天整理行李你也累了吧,等等我準備好就能睡覺了。」

  「嗯、我知道了。」

  確實是累了沒錯,但並非フリオニール說的是因整理行李而感到疲勞。

  追根究柢是因到達這裡時就一直處理緊繃的狀態,直到剛才洗完澡才總算放鬆下來,僵硬過度的神經讓身心都感到疲倦。襲上的睡意讓ティーダ打了個呵欠,與來時截然不同的安心包圍著身體,看著フリオニール的背影,讓他興起一股想要擁抱對方的念頭。

  要是現在過去的話恐怕會打擾到對方,想了想最終還是選擇先於棉被上坐下,擦拭著未乾的頭髮,思緒不知不覺間遊走外出。

  和晚上一個人在家時完全不同,雖然同樣都是安靜的環境,感受卻完全不同。

  一個人居住其實非常容易感到寂寞,ティーダ本身的性格是喜歡與他人互動的,比起獨自一人更喜歡和人相處,即使是只有一個人在家的短短幾小時,有時仍會受不了被沉靜所填滿的空間;而現在僅只和フリオニール相處於同一個房間內,染上溫和色彩的平靜便油然升起,是能夠讓人自然放鬆的氣息,這是之前來フリオニール這裡過夜從未感受到的。

  不需要多做什麼即可感覺到彼此的存在,像這樣單純居住在一起的感覺ティーダ是第一次體會。

  原本以為第一天的同居生活會很緊張,沒想到結果出乎意料。

  「ティーダ?」

  聽見夾雜著疑惑呼喚自己的聲音,ティーダ這才抓回神遊的心思看向フリオニール,歪著頭問:「怎麼了?」

  「還問我,怎麼突然發起呆來了?連頭髮都還沒擦乾,萬一感冒了該怎麼辦。」

  「現在又還沒到冬天,フリオ擔心過度了啦,只是突然放鬆下來才稍微發呆一下而已。」

  「你還真是忙碌,今天來一下子緊張一下子放鬆的,真像小孩子呢。」

  「因為是和フリオ一起住嘛。」

  ティーダ誠實地將內心的想法說出來,正好整理完物品的フリオニール露出靦腆的笑容走到他身邊並坐下開口:「那麼是什麼事情讓你突然冷靜下來了?」

  心想著該如何表達出剛才的想法,便見到フリオニール手指著自己的頭髮,提醒不要忘記擦乾頭髮,ティーダ這才拿起毛巾開始動手。

  「我想應該是因為看到フリオ的緣故吧。」

  「因為我?」

  「嗯,該怎麼說才好……」ティーダ停頓了一會兒才繼續說。

  「自己一個人住時有時候會覺得這個地方真冷清啊、之類的,可是洗完澡出來看到你的背影時卻覺得非-常安心,整個人都放鬆下來了。」

  「是這樣嗎?」

  「理由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想是吧。」

  除此之外ティーダ也想不到其他解釋。

  直視著對方琥珀色的瞳孔,突然フリオニール輕笑了起來,以有些愉快的語調說:「ティーダ你意外是個很怕寂寞的人呢。」

  意外的話語讓ティーダ不住瞪大了眼,反射性地反問:「是指我嗎?」フリオニール則認真的回答:「不可能是在說其他人吧。」

  確實過度的獨處讓他感到難以忍受,然而他並不認為那是足以被稱為「寂寞」的情緒。思考著這個問題的ティーダ注視著フリオニール陷入沉默,琥珀色的瞳孔對自己露出疑惑,他則輕輕笑了。

  是不是怕寂寞都好,自己只是想要與對方在一起。

  內心自然湧現出這個想法,而ティーダ也接受了這股夾帶著清甜味道的情感沁入更深的內心。即使自己真是害怕寂寞的人,現在之所以會感到如此安心,是因為與フリオニール在一起的緣故。

  「我啊、才不是你說的是很怕寂寞的人。」平靜地語調自然開口。

  「如果不是和フリオ在一起的話就不會有這種輕飄飄的感覺出現,因為是你我才會覺得安心的。不過總覺得、說這種話有點難為情吶。」

  羞澀的弧度於ティーダ唇邊勾起,有些孩子氣的臉龐染上了紅潤,卻是非常符合年紀的模樣。

  フリオニール伸手握住了ティーダ抓著毛巾尾端的手掌,以充滿溺愛的神情將手掌包覆於手心中。任憑對方動作的ティーダ不住感到有些緊張,心跳因此亂了節拍,也注意到這點的對方輕聲笑了起來,直視著神情變得慌張的ティーダ。

  「能聽到你這麼說我很高興。」

  透過被包覆的手掌也傳來與自己相同的快速心律。

  「和你在一起時我總是很緊張,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而時常感到煩惱,現在也是、一直以來我都被你給安慰,所以我也想替你做些什麼。」

  「フリオニール……」

  「要是和我在一起能夠感到安心的話,今後我也希望你能繼續這樣依賴我。如果對象是ティーダ的話,我似乎會變得很喜歡被撒嬌。」

  「也就是說……我可以、更任性一點也沒關係嗎?」

  「沒關係,不如說我求之不得呢,你不是一向不顧慮這種事情的嗎?」

  「可是、太任性的話會給フリオ帶來困擾吧,所以像之前也是,即使沒有時間獨處,我也一直在忍耐。」

  忙於課業及打工的兩人並非能夠時常約會,即使每天都能夠見面,卻總覺得少了戀人間該有的氛圍而一直感到不滿。兩人間的關係應該再更甜蜜一點的,即使對於腦中出現這個有些太過少女的念頭感到難為情,ティーダ卻也是真心期待著。

  然而他並不想用這點綁住フリオニール。更正確來說,是不想因此被討厭。

  害怕要是太過黏人的話會引起對方反感,這是他不願見到的結果。只要能夠繼續見面相處的話就已足夠,不知不覺間ティーダ開始這樣說服自己接受,但是仍有一股違和感刺激著大腦引起不明就裡的焦躁。

  ティーダ對這類的情感並不熟悉,如同フリオニール所言,向來順著自己的心行事的他,鮮少會在意某件事到這種程度。

  聞及這番回答的フリオニール則無奈地笑了。

  「要是你顧慮到這種程度我會很困擾的,而且忍耐也不適合你的性格,不是嗎?」

  「可是……」

  面對ティーダ流露出的不安,フリオニール以沉穩的口吻繼續說:「我希望和我在一起時你不用顧慮這麼多,我想看到最真實的你,所以ティーダ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戰戰兢兢地反問:「真的、可以嗎?」對方便立刻回答:「那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

  沒錯,フリオニール從來沒有騙過自己。

  內心滿滿的充實讓嘴角自然漾出了幸福的笑,過多的歡喜甚至令人想哭。

  「既然頭髮也擦乾,那麼可以準備熄燈睡覺了,時間也不早了。」

  「嗯、我去關燈。」

  起身背對フリオニール的同時用手背擦去眼角的濕潤感,將毛巾攤平於架上晾乾後切斷了日光燈開關,慢步來到鋪放棉被的位置。

  尚未適應黑暗的視線什麼也看不到,只有衣物摩擦的聲音清楚的傳入耳中,知道フリオニール已經準備好就寢,腦中閃過一個念頭的ティーダ在蓋上被子前看向身旁的人,喚了對方的名。

  「怎麼了?」

  「我可以過去你那邊一起睡嗎?」

  近乎本能性的提出想要一同就寢的要求,只聽フリオニール先笑了隨後回答:「來吧。」

  期待的雀躍感湧上,ティーダ半摸索地將鑽入對方被窩中,不知道フリオニール現在是什麼表情,當被子蓋上後很自然變成從正面擁入懷中的姿勢,儘管感到些許害臊,仍將身體窩進屬於自己的位置內。

  享受著久違未品嘗的體溫,輕聲道了晚安後闔上眼皮入睡。




《完》

*****


甜蜜蜜同居生活的第一彈,兩個天然的戀愛生活真是太治癒了。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題目 同居三十題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81-0df5860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