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付出的機會.續(ザックラ)  

第一篇:付出的機會
第三篇:付出的機會.完
  將辛勞了一整天的身體丟入床鋪中。

  鬆軟舒適的棉被輕易加重了睡意,沉重的眼皮不住闔上,四肢也漸漸被抽去了力氣。儘管想要就這樣直接上床睡覺,身上仍穿著工作整天的制服,吸足了汗水的衣物乾透後便留下一股粗糙的黏膩感。緊貼著皮膚的感覺極為不適,心想著不論再怎麼想睡也得先去換下身上的制服,疲勞的身體卻不想移動分毫。

  儘管自認沒有潔癖,要穿著制服入睡根本不可能,就算累得甚至感到意識有些恍惚,至少得先沖個澡、換件衣服再撲上床。

  在內心說服著自己只要洗完澡就能夠安心睡覺,所剩不多的體力總算驅動了沉重的身體。起身首先脫去手套,接著是皮帶、領巾等小飾物,最後向上伸了個懶腰,將上衣給脫掉。

  クラウド以手掌用力搓了搓疲倦的臉。

  入社後所分配的獨自房間是最簡陋的一房一衛浴擺設,空間並不大但對於一個人生活而言還是過得去。像這樣一個人居住還是有好有壞,好處是不需顧慮到他人,壞處則是正因只有一個人,很多事都得要靠自己分配時間完成。

  以最簡單的環境清潔而言,沒有室友當然就不用擔心自己造成的髒亂會影響他人,然而一個不注意沒有定時打掃,很容易就會變成堆滿垃圾的房間。

  剛搬到神羅公司的時クラウド花了不少時間才適應這種生活,許多事情都得一個人打理,不過習慣之後倒也不成問題,只是遇到像現在這樣的情況時,還是得告訴自己該做的事情一樣都不能少。

  這種時候就會忍不住思考要是有個人能夠幫忙該有多好。クラウド嘆了口氣拿起脫下的衣物走進盥洗間。值得一提的是盥洗室內附有洗衣及烘乾功能的洗衣機,只要洗澡前設定好丟進去,晚上睡覺前就能夠確保隔天有乾淨的替換衣物了。

  先設定好洗衣程序,再將要洗的衣物丟入機器內,連同下半身的衣物脫掉後一同丟進,拿著毛巾進入淋浴間。

  簡單沖洗過後約十分鐘,クラウド於腰間圍上毛巾走出浴室,離開盥洗室前看了眼洗衣機,電子儀表板上顯示還需要八分鐘才能完成程序,算一下時間應該等等整理完就能直接睡覺了。

  クラウド用另一條毛巾擦拭未乾的頭髮,走到書桌前整理著剛才一進房間就隨手丟著的東西。

  『已經好久沒有這麼累了,以前還在家裡時都沒有這樣過。』

  雖然自認體力並不差,像今天這種情況クラウド也只能舉雙手投降了。

  從一早上工就有忙不完的工作,先是被派往前去收拾被魔物破壞的街道殘骸,並協助居民重建;中午過後因火車站出現反神羅集團破壞公物,花了許多人力才把數人逮捕押回;上一個事件才處理完沒多久,立刻接獲通報同一個反神羅集團所屬的同伴為了救回被抓走的人,綁架了兩名神羅兵要求做人質交換,處理新聞媒體、圍觀的民眾等等,為了這件事クラウド今天的中餐被延後到和晚餐一起進行,而想可知當然也是延後下班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為了慰勞今天協助處理此事的部隊,上頭所屬的上司特例讓所有人明天休假一日。

  難得的假日クラウド可不打算把所有時間拿來睡覺補眠,不過睡晚一點是肯定的。

  『話說回來現在幾點了?』

  猛然回過神來注意到時間,準備離開公司前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回到宿舍、算上自己短暫的賴床時間,恐怕也將近午夜了吧。

  看向放置於床頭櫃上的電子鐘,顯示時間為零點十三分,クラウド不住嘆了口氣垂下肩膀。向來不超過午夜就寢是他的習慣,這麼一來不管明天睡到多晚都沒辦法脫離熬夜的待倦感。

  「趕快弄完早點睡覺吧……」

  總不能因為這樣就繼續拖延時間下去,念頭一轉後拿起手機準備設定鬧鐘,打開螢幕時卻發現了一封來自ザックス的簡訊,寄出時間約二十分鐘前,也就是自己回到房間不久後的事情。

  說實話クラウド感到非常驚訝。

  クラウド和對方已經有十天左右沒有聯絡,最後一次見面是在ザックス返回ミッドガル、又因其他任務而準備出發前,那時的クラウド剛好是在休息中,於是簡單用簡訊約好地點後前去與對方見面。在這之後因公司推出新的保安計畫,讓所有神羅士兵都忙得不可開交;ザックス恐怕也是在任務中而沒有時間吧,這段期間內雖然都有在注意手機,不過完全沒有收到對方的簡訊或來電。

  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收到,一湧而上的喜悅立刻沖散了不少疲勞,急忙打開簡訊查看內容,裡頭只簡單寫了「看到簡訊以後打電話給我」一句話,讓クラウド感到有些遲疑。

  現在都已經超過午夜了,打過去沒問題嗎?

  若ザックス已經睡了那就實在很不好意思,不過這麼久沒見面,クラウド承認就算只有幾分鐘也好想要聽聽對方的聲音。內心交戰了會兒後クラウド最後還是按下了通話鍵。要是對方真的睡了那就馬上掛斷電話,或是響了數聲都沒人接就掛斷。

  然而接下來的發展卻出乎意料,通話只響了兩聲馬上就被接起來,透過電波傳送到耳中的聲音興奮地說:「クラウド,沒想到你真的打來了。」

  「我還以為你已經睡了,還是中途爬起來的?」

  「不是、呃……今天工作到很晚,剛才準備睡覺時打開手機才發現你的簡訊……這樣。」

  用著連自己都覺得相當僵硬的語氣回答,慶幸著因為是用電話聯絡而不用擔心臉會被看到,明明就不是第一次和ザックス說話,過於緊張的反應讓クラウド因難為情而漲紅了臉。

  電話另一端的人像是發現了這點而輕笑著開口:「終於能夠和你說話了,我忍耐了好久。」

  「這次的任務、很忙嗎?」

  「倒也不是,只是為了專心解決事情所以決定在結束之前都要忍耐。不過クラウド那邊不是也挺忙的?簡訊或電話我也都沒收到。」

  「嗯、這陣子有點……不過明天有准許特別休假,也不是那麼累。」

  光是這樣聽著ザックス的聲音身心便慢慢放鬆下來。

  「ザックス你說在事情結束前……難道任務結束了嗎?」

  「算是告一段落了才能放心這樣跟你聊天啊,八成明天就能回到ミッドガル了,要是有休假的話要不要一起去哪走走?」

  面對ザックス提出的邀約,クラウド立刻點頭回答:「當然好。」

  對於明天的行程クラウド本來就沒什麼計畫,沒想到對方剛好在這個時間點返回ミッドガル,能夠利用明天與ザックス相聚的話當然是比什麼都要好的。

  期待的心情化為幸福安撫著緊繃一整天的心靈,嘴角自然劃開了甜甜的弧度。

  「那麼先這樣,等等我還有事情,明天我再跟你聯絡。」

  「咦?這個時間還有事情?」

  「嗯,不過馬上就好了……唔嗯、我看看……」

  恐怕是正在身邊找什麼東西,從變模糊的聲音來看,電話位置應該是被拿遠了。說不出這麼快就得掛電話感到有些失落,クラウド對這樣貪心的自己只有無奈一詞。

  不過自己確實也是到了該上床睡覺的時間,再拖延下去別說是明天的約會了,連身體都會因熬夜而出問題。身為士兵的他們最忌諱的就是熬夜,長官也不斷告誡作息時間一定要規律,沒有正常的睡眠時間就沒有健康的體魄;沒有健康的體魄,何談做好士兵的工作。

  即使再怎麼不捨,只要忍耐過今晚明天就能見面了。如此告訴自己的クラウド打算下定決心道別掛斷電話時房門突然響起敲門聲,以為自己聽錯的クラウド不以為意。在午夜十二點的現在怎麼可能有人來敲自己的房門。

  然而決定忽視的敲門聲卻響起了第二次,而且這次聲音更加清楚。這下子クラウド疑惑了。具自己認知裡並沒有這個時間還會來敲自己門的人存在,就算真有什麼人來通報急事,也不會是在這個時間點上。

  對方似乎鐵了心就是要見他,第三聲敲門聲響起,儘管內心仍有許多疑惑,クラウド還是前去幫對方開門。

  門後出現的對象是他從沒想到會在現在見到的人物。

  「ザ……クス?」

  「還真慢啊,クラウド。」

  維持著手持電話的姿勢打招呼的ザックス站在門口,像是在享受クラウド愣住的反應愉快地笑了,闔上手機螢幕掛斷通話後開口:「怎麼樣,被嚇到了吧?」

  「因為、你不是……明天……」

  太過衝擊了,腦袋都還是一片混亂。

  「……話說回來,クラウド你怎麼是這副模樣啊?」

  「這個、我剛洗完澡就打電話給你,所以衣服還沒……」

  ザックス面露無奈地搔了搔後頸,面對明顯還要一段時間才能回過神的クラウド問:「可以讓我進去嗎?」クラウド以點頭代替了回答。

  被推著背走進房間內,無法理解現況的クラウド仍站在房門口注視著落坐於床邊的ザックス,一會兒後才開口:「ザックス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其實昨天我就回來了。」ザックス露出歉意的眼神解釋。

  「不過要處理後續問題所以暫時不能跟你聯絡,今天事情結束後原本想立刻打電話給你,不過比起聲音果然還是比較想見本人,才對你說了個小謊。」

  「這樣、啊。」

  「你生氣了嗎?抱歉。」

  見クラウド冷淡的反應,恐怕是將之誤認為是在生氣,聞及ザックス的道歉,總算理解情況的クラウド搖了搖頭道:「不是這樣的。」

  「只是沒想到會在這個時間見到你,真的讓我嚇了一大跳……因為要掛斷電話時,總覺得、很捨不得。」

  能夠見到ザックス不可能不高興的,這點クラウド可以肯定的回答。

  一直到現在クラウド仍沉浸在不可思議的喜悅感中,正因為從未想過對方會直接出現在眼前,飄飄然的心情想止也止不住,甚至可以感覺表情不自覺做出了相當開心的神情。在這樣的氣氛影響下,自己似乎變得較為坦率,心裡所想的很自然化為言語脫口而出。

  雖然發現自己說了不像平常的自己會說的,因為心情很好也就不是那麼的在意。

  反倒是聽了自己這番話的ザックス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見此クラウド不住笑了起來。

  「什麼嘛、那個表情。」

  ザックス看到自己的反應後做出了回過神的模樣,像是受了什麼刺激般以手掌蓋住了臉,嘀咕著「實在太可怕了」讓人摸不清頭緒的話。

  疑惑的喊了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青年,對方這才嘆了口氣抬起臉來。

  「總而言之,クラウド你先去穿上衣服再說。」

  「好是好……怎麼了?」

  「笨蛋,別連這種事都不知道。」ザックス難得用著有些粗暴的口吻開口。

  「好久不見的戀人只圍著一條毛巾,還說了很寂寞這種話,是正常男人都會忍不住吧!」

  話說到這份上クラウド終於理解對方指的是什麼,感覺血液瞬間衝到臉上,連耳朵都陣陣發熱著,一時啞口無言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他並沒有這方面的想像,雖然和喜歡的人共處一室多少會有這種氛圍出現,但是今天クラウド完全沒有想到那邊的事。不論身體還是心靈都已經累慘了,能夠和ザックス見面就已經足夠,思緒沒辦法再進行以上的想像。

  對方想要自己的心情固然開心,不過現在卻不是時候。

  至少換個時間……腦中出現這種想法的同時,脖子一帶也漸漸染上了熱度。不過是十天沒有聯絡而已,竟然會有這種想法出現。

  「……別隨便發情啊、笨蛋。」

  「原因可不在我身上。」

  「難道是我的錯嗎?」

  「我說是的話クラウド要負起責任來安撫我喔?」

  「我今天很累,不可能的。」

  「那麼下次呢?」

  抓著語病追問的ザックス也跟著追了上來,逐漸拉近距離的身軀顯示出了身高及體格差距,ザックス伸手環住了自己的腰部。無法忍耐身體緊貼著羞恥,クラウド推著對方的胸想要拉開距離,不聽話的戀人卻硬是湊了上來。

  被許久未碰觸的體溫包圍,連クラウド也覺得身體開始變得奇怪。

  內心很自然湧現出也想要碰觸對方的念頭,而停止對手臂注入力氣。

  查覺到懷中的人突然安靜下來,想要窺探クラウド表情而低下頭的ザックス略帶不安地問:「クラウド,怎麼了?」卻沒有得到任何反應。

  停頓了一會兒後,クラウド才用著彷彿被逼到盡頭般的細小聲音開口:「明天……」

  「今天我真的很累,沒有體力陪你,不過、明天休假的話……」

  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心力クラウド才能把這番話說出口。

  難為情的刺激讓全身都熱了起來,クラウド將自己埋入ザックス懷中。至少這麼做不會被看到臉,光是說出這些話就夠丟臉了,怎能要求他現在去面對對方。

  知道這點的ザックス並未勉強他,只是將手臂的力道收得更緊,上頭接著傳來一句低聲的咒罵。

  「為什麼你今天老是說出這麼可愛的台詞來啊--!」

  他不是故意說出這種話,不過沒想到老實把自己的心情說出來後會看到ザックス這一面,クラウド認為偶爾為之似乎也不是什麼壞事。雖然ザックス時常說自己很可愛,但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有哪一點、甚至長相哪裡能夠算是「可愛」的,隨後想想大概只是對方的判斷基準不同,也就不是那麼在意。

  想像著那張充滿男子氣概的臉蛋露出宛如青澀少年的害羞神情,嘴角不住勾出了愉快的弧度。

  ザックス突然抓著自己的肩膀分開了距離,用著極為認真的臉孔及語氣說:「明天我一定會來找你,早上九點、我一定會來的!」

  「呃、ザックス?」

  「啊啊、可惡,這麼一來被襲擊的人簡直是我了嘛……クラウド你絕對不能反悔喔!我會乖乖忍耐到明天的所以剛才的話絕對不能食言!」

  已經好久沒看到ザックス這麼激動的樣子了。クラウド頓時啞口無言。

  不明白ザックス究竟在腦中做了什麼樣的推論及想像,留下「就這樣,明天早上絕對要起床喔、クラウド!」的道別,像是逃走一般的離開了自己的房間。

  不論是來時還是離開時都令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看著自逕離開的ザックス,注視房門好一會兒後才無奈地笑了。

  只是為了見自己一面而特地跑來士兵宿舍。這麼想的話就沒辦法對ザックス生氣了。

  轉身走進盥洗內,將十幾分鐘前就烘乾完成的衣物拿出來,摺好後收進衣櫃內;接著同樣從衣櫃裡拿出睡衣換上,最後將頭髮吹乾,切斷日光燈電源上床睡覺。

  直到入睡前,クラウド都無法克制臉上的笑容持續加深。
  


《完》


***

八成還會有後續出現,如果有的話下回就是久違不見的情侶親熱時間了。

「傲嬌屬性總是給人被攻略的印象,但是只有攻方付出是很難維持一段戀情的」,基於此種念頭決定寫寫讓クラウド拋棄面子試著自己努力建立一段情感的故事,某種微妙的層面而言似乎會變成野狼被攻略。

話說回來,クラウド大概是天然和傲嬌參半的孩子吧(?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FINAL FANTASY 其他系列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72-3911552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