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七夕】相繫(210)  

  皎潔的月光與舞起的微風奏出令心神平靜的祥和。

  將全身神經投入於被夜所籠罩的自然中,放下警戒的身體自然靠著樹幹,閉上清澈藍的雙眼,用所有感知享受著夜晚所帶來的舒適。

  這是ティーダ最近的固定活動之一,於晚餐過後獨自外出散步,約二十分鐘後再返回營區。

  話說回來,外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活動,有時只是慢步於徐徐晚風中沉澱身心;有時會提早外出,到附近的湖泊內游泳;有時則像現在這樣什麼也不想,找棵樹坐下,讓背倚靠著樹幹,閉上眼放鬆休憩。

  對於戰鬥了一整天,在毫無危機的情況下好好休息,是件讓人感到幸福的活動,ティーダ這幾天有了深深的體會,終於了解爲什麼有人喜歡獨自外出。

  以他的個性而言,比起一個人行動,更喜歡與人相處,因此會喜歡上這種獨處時光是相當難得的。

  或許真的是件稀奇的事,近日也開始有同伴詢問他晚上都獨自外出去哪裡,也有人問他怎麼會突然養成這個習慣。更有某人直接表明擔憂,這點讓ティーダ非常開心,卻也因難以啟齒而感到哀傷。

  自從開始這個活動後已過了約兩個禮拜,ティーダ明白這樣下去不行,除了這個辦法外卻想不到其他調整心態的好點子。

  「……今晚的風真舒服……」

  比起前幾日要稍微強些的夜風有著少許的水氣,恐怕是從湖泊的方向一路吹過來的,仔細聞的話也能發現混雜於空氣中、那幾乎不可能發現的湖水氣味。這是只有對宛如生長於水中的ティーダ來說,才能勉強察覺到的細節。

  水的味道從放鬆中催生出了更深的睡意,意識逐漸脫離控制範圍。同時,腦中有一部份抗拒著睡眠,於是便半夢半醒的陷入昏睡中。感覺好像睡了很久,努力回想的話ティーダ則認為只有幾分鐘的時間。

  而實際上的真正時間究竟是多長呢,ティーダ並不清楚。

  讓朦朧不清的意識恢復清醒的,是某人呼喚自己的聲音。宛如從夢境中響起的聲音一開始就吸引了ティーダ的注意,追著這個自己最喜歡的溫柔嗓音前進,最後清醒回到現實。

  眨了眨眼皮看著面前的臉孔,ティーダ一時之間仍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只能以含糊的聲音呼喚對方的名。

  「好像還沒睡醒的樣子呢。」

  喜歡的對象苦笑著以手指婆娑臉龐,那感覺實在太舒服,好不容易清醒的意識又要回到夢中了。

  「ティーダ,是我,該起床了,現在可不是睡在這裡的時候喔。」

  「フ、リオ……ニ…ル?我……我睡著了……嗎?」

  「嗯,你出去一段時間還沒有回來,我擔心你會不會遇上什麼危險就出來找你了。雖然這一帯晚上不會有魔物出現,不過用這副模樣在野外睡著可不行啊。」

  「對不起,不小心就……呼、呼哈--……」

  伸長了手臂打直身體稍做舒展,打完哈欠後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這才終於能看清對方的臉孔與表情。爲了不讓フリオニール感到擔心,ティーダ朝對方展露露齒的笑,起身伸了個懶腰。

  「謝謝你來叫我,フリオ,我們回去吧。」

  「……等一下!」

  眼前的青年露出極為認真的神情拒絕,讓ティーダ欲離開的動作硬生停止。以疑惑的眼神代替詢問,看著神情透出些許難受的フリオニール時,對方便開口:「其實我剛好有件事想問你……可以多待一下嗎?」

  「可以是可以……フリオ想問什麼事情啊?」

  搔了搔後腦的髮邊坐回原本的位置。ティーダ得承認他並沒有感到特別意外,對方總有一天會像這樣面對面詢問自己,他早已有所準備。

  然而當フリオニール以認真的神情問「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麼煩惱」時,身體還是不住一顫,同時別開注視對方的視線。

  果然還是被發現了。

  這種時後再裝傻說「你想太多了」、「我沒事的」、「不用擔心我很好」都是無稽之舉,至少面對眼前這塊硬石頭時,這些迂迴說法都是無用的。

  想了想卻也不知道該從何開口,只得先問:「……你是什麼時後發現的?」

  「一個禮拜前。」青年輕嘆了口氣回答。

  「其實更早之前我就覺得你好像在隱瞞什麼,不過既然你不願意主動談,我認為只要先在一旁守護你就好……直到最近,我真的忍不住了。」

  還是不願意跟我說嗎?ティーダ覺得自己從對方金黃色的瞳孔中看到了這句話。

  明明是爲了不想讓フリオニール擔心才決定不說的,看到喜歡的對象露出宛如也承受同樣痛苦的模樣,被夜風所吹撫治癒的悲傷再次湧出,胸口陣陣抽痛著。

  不知道這種時後該做何表情才適當,最後索性垂下頭藏起臉。フリオニール並未因此抬起他的臉,而是伸手握住了ティーダ的手,透過碰觸所傳遞的溫暖包含了滿滿的支持。

  真是不爭氣,但眼框已經熱了起來。

  「……夢……」

  細小的聲音甚至輕微顫抖著,ティーダ從來不知道,原來要把一件害怕的事情說出口是如此困難。

  「上上個禮拜開始,我幾乎每天都會做一個惡夢,一個關於消失的夢……在夢中,原本我和大家很開心在一起玩,可是突然只有我被水包了起來,然後慢慢沉到水中……不論我怎麼大聲叫都沒有人注意到我,最後我沉到一個只有黑暗的地方,只有、獨自一人……」

  握著フリオニール的手不自覺加重了幾分力道。

  儘管醒來後回想夢的內容就能發現根本不合理,其影響卻超乎想像,在夢境中發生的事都無比真實,不論是被同伴們遺忘、亦或是只有獨自一人的孤獨,每每回想時都還能感受到,那應理只有在夢裡才會感到真實的害怕。

  「明明只是個夢而已,可是感覺實在太真實了,好像現實的我總有一天也會消失一樣……我很怕。」

  「所以你才每天出來散步嗎?」

  「嗯、這麼做的話心情會變得比較輕鬆,晚上睡覺時也比較不會夢到那個夢。」

  「……爲什麼不跟我說呢?」

  「只是小事而已,我不想讓フリオニール你擔心……不過好像反而有反效果出現了。」

  「這是當然的,你什麼都不說我反而更擔心,況且,這也不是什麼小事吧?」

  堅定的語氣撬開了故作堅定的心房,若這時與フリオニール四目相交的話感覺會哭出來,ティーダ仍固執地低著頭,握住對方的手則一刻也不願放開。

  彷彿了解了自己欲忍耐的心情,フリオニール不發一語地抱住沉默的少年,一會兒後才開口:「別總是想著一個人忍耐。」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所以也讓我分擔你的痛苦吧,只能看著你卻不能幫上忙,我已經受夠了。」

  「……可是……」

  「會做這種夢,可以解釋你在害怕著某件事吧,我不想看到你苦惱的模樣,所以、多依賴我一點,如果這麼做可以消除你的不安……那就太好了。」

  不安什麼的,或許一直都存在也說不定。

  仔細回想著夢的內容,就能發現內心深處的他,其實一直很害怕和大家分開。尤其是フリオニール,ティーダ無法想像要是少了對方,自己該如何是好。

  或許是因為恐懼著這總有一天會來臨的道別之日,這股不安才會反應至淺意識中形成夢境也說不定。爲什麼會夢到這種夢他始終想不透,但說到不想與同伴及心愛之人分開的心情,的確是千真萬確的。

  「我……果然還是、覺得很害怕。」

  心情化為言語自逕吐了出來。

  「像這樣越是喜歡フリオニール、越是想和你在一起,就越怕分開的那一天……一想到這個、胸口就陣陣抽痛、好難過……!」

  「那天的事情,等到那時後再考慮就好,ティーダ不是一直都這麼說的嗎?」

  下巴被手指抬了起來,濕潤的視線讓ティーダ難以看清フリオニール的表情,但是想必一定是與聲音相同、充滿慈愛的溫柔神情,因為フリオニール一直都是這麼看著自己。

  不論何時,這名與他同年的青年都陪伴著自己。

  「你的心情我能夠理解,但我希望你不要因此就把自己的煩惱隱藏起來,在分開之前我想要更加靠近你、知道你更多事情、更加了解你……答應我,以後要是有任何煩惱的事情,別一個人憋著,有關你的事情不論再小我都想知道。」

  語尾伴隨著吻一同落下,最後一條忍耐的絲線斷裂,ティーダ抱住了眼前的人,任憑積蓄已久的淚流下。

  耳邊響起「ティーダ,我喜歡你」的低語告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ティーダ以緊緊擁住心愛之人代替言語,想要將這股溢滿內心的情感傳遞給對方。

  明明之前是那麼害怕的事情,甚至擔憂了數天都無法好好入睡,聽到フリオニール的一番話後,心中便湧起了「只要與對方在一起就好」的勇氣。

  有些事情或許注定是無法改變的,然而在到達這條道路盡頭的過程中,若能有人與之相陪,那會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呢。而這點,想必フリオニール也擁有相同的想法吧。

  不論有多麼艱苦,只要能夠和彼此在一起,就能越過任何困境。

  ティーダ如此深信著。



《完》


***



這篇210從創造到完成中間砍掉了很多次,重來了幾次後好不容易才找到寫順手的感覺,但內容和原先想表達的又有些出入……(汗)

「從夢境中反映出了少許原世界的現實,但本人並不知道」,這是創作的起始點,也是ティーダ感到不安的原因,不過文中並沒有表達出來,總覺得有點令人可惜。

總而言之,能夠寫出來真是太好了,不管是多麼開朗的孩子,總是會有脆弱的時候,不過這樣的ティーダ擁有一個足以依靠的人,真心的喜歡這兩個人。


最後慶七夕情人節快樂!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FINAL FANTASY DISSIDIA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66-a61bdae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