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02指先にキス】時間(スクライ)  

※未滿十八歲者請勿點閱
※CP向為FE-曉之女神的スクリミルxライ




  脫下半指手套,重複著握緊、放開的動作數次。

  最近結束戰鬥後總會感覺手掌僵硬無法活動,連接著的手腕及肩膀雖然也有同樣的症狀出現,但只要稍作休息就可以得到舒緩。或許是因為戰鬥後還要提筆書寫公文的緣故,只有手指僵硬的情形特別嚴重。

  仔細算一算,這種情況也持續了兩個禮拜左右,注意到這點時也曾想過或許只是暫時的,現在看來不多注意點不行了。然而該從哪裡開始改善呢。

  傾斜身體讓背部接觸棉被,以雙手枕著後腦的姿勢躺下閉上雙眼,腦中很快地轉了圈需要做的事項,並條列式整理出先後順序。

  很難得的,今天沒有什麼需要做的事情,定期紀錄的公文今天交給了優秀的部下負責,前線士兵回報的問題也已經處理完畢,關於行軍事項也在稍早前的討論中結束。

  在這種時間下極為難得的悠閒。

  儘管自認沒有把自己操到死的自虐基因,會想利用這種空閒時間多處理事情是無法否認的。當然還是有維持最低限度的睡眠,然而好不容易得到可以稍微放鬆的時間,拿來做點別的事也不錯的點子。

  打定主意後起身,ライ踩著輕快的步伐離開自己所在的帳篷,往營區外前進。

  接近就寢時間的現在仍可以看到不少人在活動,雖然沒有硬性規定一定要在什麼時候熄燈,ライ還是要求所有人盡可能早點休息。一方面是因為有規定早上六點一定要梳洗完畢集合,另一方是顧慮到不知道會不會有敵襲情況發生,能儘早休息補充睡眠是最好的。

  與向自己打招呼的士兵們一一給予回應,在即將離開營區時,身後傳來了叫住自己的熟悉嗓音。

  轉身看向不知何時找到自己的獅子王繼承人。

  「這個時間你要去哪裡?」

  聞及對方丟出的問題,ライ很快地回答:「很難得多了點空閒時間,我想在睡之前去附近的森林散步。」スクリミル緊接著問:「介意我跟你一起去嗎?」

  朝自己丟回來的委婉詢問令他感到有些訝異,如果是平常的話應該會用更自大的語氣說「我也要去」才對。注意到這點異樣的ライ將此放在心中,點頭表示沒問題。

  「你的話我可是大歡迎呢,不過不早點去睡沒關係嗎?」

  「不、我想就算現在去睡也睡不著吧,你肯讓我跟去的話算是幫了大忙。」

  「真難得呢,沒想到你也會失眠。理由願意告訴我嗎?」

  以輕鬆的語調試探性的問,スクリミル便露出略為困擾的表情低語:「告訴你倒是無所謂……」得知對方願意訴說出來也讓ライ稍稍放下了擔憂。

  恐怕對方本來就打算來找自己商談也不一定,當然也和スクリミル直腸子的性格有關,總之能夠這麼爽快答應與他商量的話,那麼事情就簡單了。

  既然能夠影響那個神經線只有一條的スクリミル到這麼深的程度,可想見問題本身一定不是可以輕鬆解決的。ライ對此抱持著憂心的態度,然而只要對方有意願說的話,至少起步就已經踏出了第一腳。

  提出「那麼我們邊走邊聊吧」並跨出步伐,スクリミル點頭表示好後也跟上。

  兩人不久後便脫離營區範圍來到了森林外側。先沿著森林外側散步,接著前往位於森林內部的湖畔,將這段路線告訴スクリミル後,對方很快地答應了。

  由植物自然散發出的芬多精刺激著放鬆因子,光是聞著草葉的味道便自然而然的感到平靜;偶爾吹起的夜風撫過皮膚、騷弄著耳朵及尾巴的毛,靜謐的氛圍解除了殘留於體內的戰鬥警戒。

  已經有多久沒有這般放鬆了。

  自從戰爭開始後就幾乎沒有閒下來的時間,每天每天都被不同的繁重工作追著跑,睡眠時間被徹底壓縮至最低限度,最近這四個月來完全沒有可以輕鬆的空檔,光是要處理軍內的雜物就花去了ライ大部分的精力。

  然而就算操勞到這種程度,心想著這是為了年輕的獅子王繼承人所做的行為,再多的疲勞都能消化。

  轉動頸部讓視線向上,注視著一臉苦惱走在身旁的スクリミル,不住感到新鮮的輕輕笑了起來。

  「你呀、一點都不適合煩惱的表情,有什麼煩惱的事情就直接說出來吧,不論是什麼我都洗耳恭聽喔?」

  「……說是煩惱,其實只是在想些事情而已。」沉悶的聲音說著。

  「自從被ベオク將軍打敗後我就一直在考慮我能夠做什麼……一直以來我都深信著自己擁有的力量可以完成任何事,可是竟然被那麼乾脆的打倒,坐擁大將之名的我讓所有士兵蒙羞了。」

  並不難猜的理由。對力量感到自豪的獅子一旦被打敗就等同於失去了戰鬥能力,而在ラグズ族群中,沒有絕對的力量是無法統馭擁有強大能力的人民的。

  尤其是對自己力量引以為傲的スクリミル,被敵人在幾次交鋒內打敗,不只是自信、恐怕連自尊心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衝擊吧,也因此才會無法看見總是充滿霸氣的獅子。

  被最瞧不起的ベオク所擊敗,スクリミル現在到底是什麼心境呢?

  「我想要變強、變得比現在更強後打倒那個將軍,只要這麼做就能提早結束這場戰爭,可是那還要花多久的時間?只有我一個人能夠做到什麼?打倒了對方之後真的就能當上王嗎……我也說不清楚,但總覺得就算打敗了他,還是有什麼東西不足。」

  所以、我必須成長才行。彷彿看著遙遠的未來般,スクリミル注視著遠方某一點以堅定的口吻訴說。

  「可是該怎麼做才能成為像叔父一樣優秀的王、還有該怎麼對待人民,這些我完全不懂……現在的我可以做些什麼改變自己,我一直在思考著這些問題。」

  「雖然不像是你會思考的事情,不過會這麼想就表示你也開始成長了呢。」

  「這是什麼意思?」

  「力量並不是一切--就是這個意思。你應該也慢慢了解到戰爭靠的不只是力量這件事情了吧,策略、領導、判斷能力……這些都是很重要的因素,只有其中一項的話是無法成為王的。」

  不知道是否理解自己這番話,只見スクリミル用著悶悶的聲音低喃「這樣啊……」後陷入沉默中。

  為了不打擾對方思考,ライ便也安靜地走在一旁,好一段時間只有蟲鳴草動的聲音包圍兩人,森林的風相當舒爽,抬頭則能將晴朗的星空收入眼底,就算沒有談話,只是這樣一起散步也非常愉快。

  途中好幾次感受到視線而轉動頸部與對方相視,然而當他面對スクリミル給予自然的淺笑時卻主動別開了視線。在不知道對方內心想些什麼的情況下,兩人慢步到了森林內。

  身旁傳來了呼喚自己的聲音,ライ移動視線與對方的金黃瞳孔接觸,這次スクリミル沒有再別開視線。

  「……你認為、我可以成為有能的王嗎?」

  儘管是令人訝異的問題,ライ還是用著認真的口吻毫不猶豫地回答:「一定可以的。」然而スクリミル卻流露出難以接受的神情,握緊了垂在身側的拳。

  「但是就如你所說的,作為一個王不能只有力量,而現在的我則是連一樣也沒有,這樣的我……!」

  「夠了、スクリミル。」

  半強硬的打斷對方欲脫出口的悲憤言語,停下腳步、直視著因疑惑而轉頭注視自己的獅子,以略為嚴厲的聲音開口:「別說這種消沉的話,這一點也不像你。」

  只要是人都會有消極的時候,這點ライ很清楚,也能了解スクリミル的心情,然而因此開始自暴自棄的話,那麼情況就不同了。

  適度反省可以得到自身的成長,過多自責只會毀滅自身,會變得原本能夠去做的事情都無法完成,更別提還有可能持續影響下去。ライ並不想看到對方這種模樣。

  「確實、現在的你想要成為王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但是你是有資質的,這點我和カイネギス大人都可以保證。再說,身為輔佐的我不就是為了幫助你才站在這裡的嗎?」

  「ライ……」

  「別想太多,你只要做你自己就行了,不論如何我都會陪著你,當然、也會視需要給你這個熱血笨蛋當頭棒喝囉。」

  跨開步伐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墊起腳尖於對方嘴角旁印上一吻,ライ唇邊勾勒出淡淡的笑說:「相信我吧,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

  他相信著這名年輕的獅子總有一天可以當上ガリア的王,為了讓這個目標實現,ライ為此做了很多努力。在尚未開戰前每天就過著相當勞碌的生活,光是管教就時常讓他傷透腦筋,不知道總共花了多少心力在スクリミル身上。

  然而他感到非常充足。

  想要陪在對方身邊、想要在未來也能繼續與對方一起走下去,比起有關一國的重大事項,這個想法才是驅使他日以繼夜不斷奔波的動力。

  國家大事固然重要,但是要他花時間在一個自己根本不願接觸的人上實在有違本性,若非知道スクリミル本身擁有很好的素質,ライ也不會勞累到這種程度。

  且就算撇去公事不談,自己同樣不會離開對方。

  眼前的獅子露出宛如受到傷害的難受神情皺起眉,接著眼前的視野鉅變,等到視線聚焦時
才發現自己被スクリミル拉進了懷中。巨大的身軀倚靠著自己,對方將臉埋進了肩膀內,很可惜無法窺見スクリミル此時的表情,為了彌補這個遺憾,ライ以雙手擁住了對方的背。

  「……為什麼……」耳旁傳來了細小的低喃。

  「為什麼你總是可以馬上看透我的想法?可惡、到底為什麼啊。」

  「好歹我的年紀也比你大,這點人生經驗怎麼可以沒有呢,你呀、還有很多可以成長的地方的。」

  「啊啊、你說的對,所以我一定會追上你的,管他年紀還是經驗什麼的,我一定會成為比叔父要更偉大的王給你看,到時候讓你當我的妻……痛!」

  「說什麼妻子,我可是男人喔。」

  放開了拉扯獸耳的手,スクリミル便用著不滿的聲音嘀咕:「這種事又無所謂……」抬起臉來正視著ライ。

  異色的瞳孔中倒映著認真的剛硬臉龐。

  「你是我的戀人,除了你以外的人我是不會答應成婚的,不可能、絕對不行!」

  「……雖然以我的立場應該勸你不該怎麼想的,不過說實話我也不想放手把你讓給其他人。」

  光是想像那個畫面胃部就一陣疼痛。獨佔欲這種東西真令人傷腦筋。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乾脆一點答應?」

  「理由以後你就會明白了。」

  「嘖、又說這種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先說好,不論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放棄你,就算以後真的發生你說的那種事,我也絕對不會同意的。」

  豪不掩飾的情感化為直球朝自己丟來,這點率直也是ライ喜歡的地方之一。

  腦中盤踞著各種想法,然而想了想後還是決定將這些過多的思緒清除,以同樣純粹的心情再次吻上了眼前的獅子,享受著對方因訝異而瞪大雙眸的表情。

  「別說的好像我隨時都會離開你一樣,我現在不就在這裡嗎?」

  太過未來的事情自己也無法保證,唯一能夠兌現諾言的,只有兩個人一同存在的這個當下而已。

  一旦スクリミル當上了王,為了延續後代勢必得娶一名王后並生下子嗣,這點ライ很清楚,在決心與對方進展成這樣的關係前也猶豫數次。而讓猶豫不決的心情有所進展的,是スクリミル的主動。

  喜愛的對象想要與自己在一起,沒有比這個要更好的理由了,除非對方打算捨棄他,否則ライ已經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與スクリミル一起走下去。

  與戰場及人際應對不同,面對這個熱血的笨蛋,只要用同樣單純的心情去回應即可。

  只見スクリミル神情認真的低語:「只有這樣還不夠,在你完全屬於我之前我都不能安心,萬一有其他人跟我搶就糟糕了。」讓ライ不住笑了起來。

  「你這傢伙果然很可愛呢,年輕人真好。」

  「哈?你在說甚麼蠢話,不管怎麼看一定是你比較可愛吧……剛才也是,突然做那種事情也不知道我忍耐的多辛苦……」

  ライ沒有漏聽對方後半段的嘀咕,以愉快的口吻問:「想做的話直說不就行了?」スクリミル搖頭回答:「這樣明天早上你會很累的,要是你不能起床該怎麼辦?」

  對於スクリミル替自己著想的心情ライ固然感到開心,然而其中也混著一絲失落竄過。理智上他明白對方說的是對的,但情感上,內心確實渴望著與スクリミル相擁。

  考慮到一大早起床就要面對的繁雜事項,若真的做了自己也沒辦法保證明天一定沒問題。

  仔細想想距離兩人最後一次做愛已經是數個月前,自從戰爭開始後獨處的時間銳減,即使見面了,兩人的互動也被戰爭一事給填滿,能夠利用的私下時間實在少之又少。

  儘管難得有這樣的空閒能夠與對方獨處,嘆了口氣後仍妥協了,轉而開口:「既然如此就讓我補充一下吧。」スクリミル反問:「什麼意思?」

  「忍耐的部分我可是跟你一樣喔,你以為我都不想和你做嗎?吶、接吻而已應該沒問題吧?」

  「……!」

  「呵呵、表情真不錯。」

  覺得對方露出的青澀神情實在太過可愛,維持著雙手環抱スクリミル背部的姿勢,ライ將自己的唇貼上了對方的並將舌探入唇縫間,閉上眼皮沉浸於久違的親密接觸中。

  宛如品嘗極品食材般啃吻著厚實而柔軟的唇瓣,當他主動以舌碰觸對方的時スクリミル才終於有了反應。腰部被擁住、空的另一隻手撫上了臉龐,將逃離的機會徹底阻絕。

  熱切地接受來自獅子的反擊,身體內部因注入對方的體溫而逐漸產生變化。

  舌辦被肉食動物給吸食、啃咬,每當彼此交纏的舌有意無意碰觸略尖的犬齒時,細小的刺激便敲打著轉為敏感的中樞神經。

  「嗯、嗯……唔嗯……」

  四唇相觸的吻很快就變成掠奪彼此的深入。

  想要感受スクリミル的想法讓ライ捨棄了理性的保留,將自己完全沉於其中,享受、並貪求著心愛之人的體溫及氣味,感受著對方因自己予以的吻而變得焦急,不只身體,內心也被開始渴望被填滿只有對方才能給予的滿足。

  只有這樣還不夠,累積數個月的寂寞根本不是一個吻就能打平的。

  急促的呼吸照映出了兩人的心急,知道對方同樣也渴求著自己,溢出的聲音不住多了絲嬌媚。

  不顧急促的呼吸仍不想與スクリミル分開,甘願讓思考就這麼溺斃於歡愉中。

  「唔、嗯嗯……嗯嗯、呼……嗯!」

  往腰椎集中的熱度軟化了腰部,膝蓋也陣陣發抖著無法使力,加重雙手力量的同時對方也將自己抱的更緊,然而因身體距離的密合,讓高漲的慾望變得更加氾濫。

  想要就這樣被壓倒、想要被年輕的戀人給啃食,快要無法忍耐。

  接吻途中變換角度時透出的甜膩呻吟簡直不像自己的,原來自己總是壓抑著如此深的情感,現在才明白了這點。

  「嗯、嗯、嗯嗯……ス、嗯……呼、スクリ……還要……」

  察覺到對方打算中斷這個吻,ライ焦急地想要追上,卻被スクリミル以嚴厲的聲音警告:「再這樣下去很不妙的。」

  以模糊的視線注視著近在眼前的戀人,腦袋清楚的了解對方說的是什麼而不住牽起笑容,撒嬌般的舔了下スクリミル的唇開口:「無所謂。」

  「要我在這種狀態下停手也不可能,就做吧。」

  或許是仍打算極力忍耐最後一道理性的防線,甚至可以聽見スクリミル用力吞了口水後問:「……身體、沒問題嗎?」

  當然不是沒問題,然而即使預測了明天可能會產生的結果,仍想與對方在此時相擁。

  只有在面對スクリミル時心境才會有這等連自己也感到訝異的轉變,注意到這點的ライ淡淡地笑了。戀愛的人總是盲目的,這句話並沒有說錯。

  「你只要擔心等一下要怎麼背我回營區就好,別手下留情、儘管把我弄壞也沒關係……今天晚上我只想和你在一起,スクリミル。」

  看著即將暴走的肉食動物,ライ將自己化為上等鮮肉丟了出去。


***


  到底是自己忍耐力太低、還是面前跪坐在自己膝上扭動腰部的成年貓實在太過誘人?

  明明為了對方著想已經盡最大的努力忍耐一觸即發的慾望,數個月未碰觸對方的身體,光是接吻就足以讓他失去理智,身體的交合只有一次是絕對不夠的,聰明的軍師應該知道這點才對,然而明知下場如何,卻還是帶著武器擊潰了他的毅力。

  スクリミル承認自己輸了,他沒有ライ那種可以冷靜面對事情的分析能力,連在這種地方都只能被對方耍著玩……雖然很久以前就知道對方這般性格,過了這麼多年卻還是無法應對。

  自己愛上的人不只年紀比他大,人生經驗也無可奈何的比他要多上更多,總是一個人昂首闊步的走在面前,偶爾停下腳步回頭注視自己的模樣實在太過遙遠,彷彿對方隨時都會都丟下自己,不安定感隨著戰爭持續進行而漸漸擴大。

  作為軍師的ライ不是屬於自己的,而是大家依賴的對象。スクリミル還有這點自知之明,因此戰爭期間內一直拼命忍耐。不過今晚他要徹底解放。

  眼前這個人是屬於自己的,現在是、以後也會是。

  「啊、嗯啊啊……!那、啊……好棒……!スクリ、ミル……」

  摩擦到體內某一點時,查覺到耳邊迴盪的呻吟多了絲陶醉,スクリミル以雙手固定ライ的腰部,改變角度擦撞著剛才撫過的一點問:「這裡、嗎?」臉上早已失去餘韻的戀人點了點頭,抱住自己脖子的雙手又多了點力道。

  包覆自己慾望的內壁陣陣收縮著,每一次挺進所湧生的刺激猛烈撞擊著中樞神經,一思及ライ是因為自己賦予的快感而陷入瘋狂的,啃食對方的行為便越發焦急。

  想要讓對方只屬於自己、想要永遠維持交合的行為、想要就這樣將對方束縛起來。

  強烈的獨占欲塞滿胸口,無法抑制而令身體陣陣顫抖。

  腦袋因ライ的氣味而變得模糊不清。

  「嗯、嗯……呃啊、啊……!啊、嗯阿、啊啊……!」

  「ライ……ライ……」

  「不、啊……已經、要……又要射……!」

  「……啊啊、射吧,不論幾次都會讓你高潮的……」

  「咿啊、啊……啊啊!不、不行……這樣動……啊、唔嗯嗯……!」

  注視著那已經無法聚焦的異色雙眼,將誘人的恍惚臉龐納入眼中,再次咬上了已被染上鮮紅的柔軟唇辦,彷彿連同氣息也不放過般全部掠奪。

  與主動伸出的舌交纏、摩擦,稍稍分開後以舌捕捉並吸吮著擁有異樣甜度的舌辦,連唾液嚐起來都格外甘甜,讓スクリミル無法克制地想要更多。

  懷中的身軀逐漸變得僵硬,知道ライ即將到達第三次高潮,スクリミル放開了呼吸雜亂的ライ,同時綑緊固定腰部的手,加重律動的力道。

  一次、兩次……可以看見明顯的快感表現於對方臉上,或許是剩下最後一絲精力,只見癱軟的身體突然往後倒去,原本環抱自己肩膀的雙臂也跟著放開。スクリミル伸出右手拉住了ライ的手腕,就這樣順勢將對方壓倒於草地上。

  居高臨下的姿勢刺激著野性的征服欲。

  與那雙注入濕氣的祈求眼神對上,スクリミル用著近乎啃咬的輕囓著ライ的手指。如果不這樣發洩感覺馬上就會失控了,爲什麼這個人全身上下都散發著如此可口的味道?

  「スク、リミル……手、手指,不要……」

  「一切都是你不好,你就乖乖讓我吃掉吧。」

  身下的戀人露出回過神來的表情凝視著自己,不過緊接著再開的律動馬上讓對方失去了分神的餘韻。

  一直到與ライ達到高潮前,回盪於兩人之間的只剩下淫靡的水聲及彼此的喘息。


***


  「……我是不是年紀也大了呢……」

  因為平躺於床上的緣故,視線很自然地看向天花板,ライ邊獨自低語著邊嘆了口氣。

  帳棚內沒有其他人的蹤影,這個時間大家肯定都在忙自己的要務吧,一想到這裡就覺得只是因為腰痛而因病休息的自己實在太過惰職。然而連走路都完全直不起腰的情況也無法做任何事,儘管無奈,也只能聽從戀人的建議先休息一天。

  會造成此種結果沒有其他原因,正是昨晚太過放肆所造成的。雖然早已有心理準備スクリミル不會手下留情,然而一個晚上高潮三次、被對方索求了至少四來回,就算是對體力有自信的ライ也陣亡了,性愛末端的記憶很難看的幾乎沒有多少印象。

  等到意識恢復時已經是身體被帶到湖內洗乾淨、正在スクリミル背上往營地途中回去的時候,那時他並沒有出聲叫住對方,趴在對方身上的感覺非常舒服,加上意識也昏昏欲睡,ライ索性就這麼繼續睡下去,睡醒時則是早上了。

  早已預期到的腰痛及全身痠痛在早上準時報到,聲音也相當沙啞,撞見自己此種狀態的部下過度緊張的找來了スクリミル,而在眾人你一言我一言的情況,完全被當成「因為過度操勞而讓身體出了問題」的自己只有休息這個單獨選項可以選擇。

  想必明天上工後一定會變得很忙碌,然而內心非常充足。

  抬起右手看著手指在無意識下被スクリミル印上的咬痕,嘴角不住牽出愉快的笑。

  「……獨占欲還真是強呢、那傢伙。」

  不過對此也甘之如飴的自己也很不妙就是。光是看著這個咬痕感覺就可以笑上一整天,下次也來試著在スクリミル身上印下什麼痕跡好了,感覺會非常有趣。

  光是想著到時對方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來就無法止住笑容。

  昨天的休息時間有好好利用真是太好了。



《完》

*****


執筆這兩人已經有幾次經驗了,這是第一次以題目寫出完整的故事,也是第一次貼到部落格上,以自己所跳入的CP中,這兩個人是最冷門的(爆

剛開始接觸到スクリミル這個中二熱血男子時,說實話印象並不是很好,也沒有對這個腳色有太多注意,ライ隊長也是啊,然而為什麼會突然會這兩個人燃起澆不熄的熱誠呢,這也是我很好奇的一件事,然而喜歡就是喜歡上了,不管是誘人的貓咪還是獨佔欲強的獅子都非常棒,非常喜歡兩個人的組合。

執筆途中因為感覺沒有抓到兩人的韻味而前後修改了好幾次,也有大幅度修剪,時間約花了兩個禮拜,比預想中要長很多,但是寫完後覺得非常愉快www

要是這個CP有更多人可以喜歡該有多好呢--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題目 甘い恋の5題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60-106c998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