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守る(210)  

  全身傳來的痠疼及痛楚喚醒了昏沉的意識。

  下意識地想翻身改變仰躺的姿勢,卻發現異常沉重的四肢無法順利移動,不僅如此,連後腦杓也感到陣陣抽痛,不適感刺激著神經,讓本來就難受的鈍重感變得更加嚴重。

  「唔……」

  用力皺起眉頭,為了使身體變得較為舒適,ティーダ重複了幾次深呼吸,讓新鮮的空氣充斥肺部,接著連同累積於體內的骯髒吐出,總算才變得些許輕鬆,腦袋也更加清醒。

  然而沉重不堪的身體還是無法隨心驅使,儘管感到困難,在動了幾次眼瞼後,終於可以張開眼睛得以讓視線與外界接觸。眨了眨幾次眼皮,讓模糊的視野漸漸轉為清晰。

  首先映入雙眼內的景色是佈上深黑色的天空,轉動視線可以發現自己正身處在某個落崖的最底部,天空的一角中有著高度相當高的九十度斷崖,周遭的地形則是濃密的森林。以這個時間點來看,身處在這種環境中是很不妙的。

  隨著意識清醒,昏迷前的記憶也逐漸復甦。

  在跌落這個山谷前,自己和伙伴……

  「啊、フリオニール……!」

  憶起另一位夥伴的事情,ティーダ強忍著全身關節傳來的疼痛坐起上半身,在漆黑的環境中尋找著與自己一起跌落山谷的同伴。所幸對方就在距離自己不遠處,約一公尺遠的地方橫躺著一名身上同樣有著許多傷口的男人。

  ティーダ咬緊牙根驅動膝蓋支起身體。大概是在跌下來時被岩壁刮傷的,左手臂的一道約五公分的傷口仍流著血,恐怕體內器官也受到衝擊而損傷,腹部一帶的疼痛感特別強烈。

  然而現在沒空檢視自己身上的傷,得先確定フリオニール的情況如何才行。就算不能進行治療,也要確認對方的生死及傷口嚴重程度。

  走動時牽動到的傷口讓ティーダ不住溢出了「唔……!」的低吟,他幾乎是拖著身體才走到對方身旁跪下。

  首先將食指與中指摸向頸部的脈搏,知道還有呼吸時ティーダ才稍微鬆了口氣低語:「太好了,還有呼吸。」不過隨後馬上皺緊眉頭。

  『到現在都還沒醒來實在有點不妙哪。』

  儘管不知道現在的正確時間,但可以肯定兩人已經昏迷了三小時以上。

  說到為什麼他們會跌下這個落崖,要追溯到他和フリオニール一起外出時發生的事。

  受到ティナ的委託,兩人前往的地方是距離營區徒步約三十分鐘的一座森林,因環境及生長植被等影響,森林內棲息著許多危險的巨大魔物,不只得小心魔物襲擊,也得注意不能被有毒植物碰觸到。許多注意事項都是フリオニール出發前一再警告自己的。

  相較於只來過這此一次的ティーダ,フリオニール的態度顯得相當緊張,進入森林後更是如此。然而就算已經非常注意周遭異動,還是發生了意外。

  被從未遇過的巨大魔物攻擊的兩人選擇躲避,怎知魔物怎麼樣都甩不掉,在這樣邊逃邊進行戰鬥的情況下,兩人不慎跌下了斷崖。

  儘管慶幸昏迷期間沒有被其他魔物攻擊,但目前的處境也不是能夠樂觀看待的情況。

  不知道身處何處,更重要的是フリオニール還沒有清醒的跡象。

  為了審視身上的傷口而轉動視線的ティーダ不住嘆了口氣抱怨:「如果可以用清水就好了……」傷口所流出的血已經變乾而黏在皮膚上,感覺非常難受。

  先脫下了鞋子小幅度的轉動腳踝關節,右腳沒有問題,但活動左腳關節時傳來了陣陣的刺痛感,ティーダ接著脫下手套按向感到疼痛的部位,紅腫雖然不嚴重,但之後走動還是會有所影響。

  小心翼翼以不拉動到傷口的動作脫下衣物,檢查後發現上半身有兩處較為嚴重的傷處。一個是位於左腹側的外傷,另一處恐怕是內傷,左胸偏下、大概是在肋骨下方一點的位置,雖然沒有明顯外部傷口,但只要牽動到附近的肌肉就會感到劇烈疼痛。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傷及肋骨,但ティーダ希望不要。

  左手前臂、右大腿內側各有一個未止血的傷口,其餘的都是較小的擦傷,於是他也沒有細數小傷口有多少了。

  ティーダ將身上剩有的道具拿出並放置於自己前方。外出時ティナ叮嚀過最好多帶些回復道具,而ティーダ也確實照做了,因為兩人都不會使用ケアル。

  ポーション只剩下一個,原本帶出的數量是五個,減少的三個ポーション都是用於和魔物的逃跑戰中,另外一個恐怕是在跌落山谷時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吧。フリオニール當然也有自己準備,但ティーダ並不清楚對方現在剩下的數量是多少。

  除此之外還有萬能藥及フェニックスの尾各兩個,ティーダ看了眼仍未清醒的フリオニール一眼,起身活動了下身體及四肢。各處響起的不適與刺痛讓他咬緊了牙才能忍耐。

  除了腳踝扭傷會影響行動外,其他傷口都還是可以忍耐範圍內。

  ティーダ拿起自己僅剩的ポーション滴灑在フリオニール身上,只見對方身上的細小傷口逐漸癒合,這麼一來比較嚴重的傷口應該也多少會恢復些了。

  鬆了口氣的同時膝蓋脫力。沒辦法進行包紮或治療真是不便。

  「得想想怎麼離開這裡才行……」

  到現在都沒被魔物攻擊是個好現象,甚至可以說他們很幸運,然而不知道這種好運可以持續到什麼時候,還是得趕快想想離開此處的辦法來。

  想要找出可能行徑的道路一定得進行探索,但是ティーダ現在的身體狀況沒辦法如願行動,更別提熟悉週遭環境了。

  一定會有辦法的……ティーダ在內心鼓舞著自己,遇到危機時絕對不能氣餒,否則會連可以突破的困境都會變得無法前進了。

  「好!」

  甩了下腦袋提振精神,接著轉而將手伸向フリオニール放置道具的袋子,將從中找到的ポーション分別用在自己與對方身上,並為了以防萬一而留下最後一個。

  使用了第二個ポーション後的フリオニール狀態看起來好了許多,臉部及手臂的傷口幾乎都癒合了,照這樣看起來應該不久後就會清醒。雖然狀況仍嫌勉強,ティーダ確實覺得身體輕鬆了些,原本一抬手就會感到劇烈疼痛的腹側已經恢復到可以忍耐的程度,左手臂的傷手也不再流血。

  起身稍微活動了下身體,壓迫痛覺神經的壓力減少不少,只剩左腳腳踝關節仍無法順利活動,對此,ティーダ用手撕下了袖子一部分並撕成長條狀,用著フリオニール之前教過的方法包紮扭傷的部位,確定固定好後才再次起身。

  向上伸展身體,深呼吸了幾口氣,接著喚出自己的劍。

  現在還不是休息的時候。


***


  由於只打算進行最基本的環境探索,ティーダ並沒有離開所在地太遠。

  以所在地向周遭延展約七、八公尺為範圍,是走近樹林間仍可以看見原處的距離,因此ティーダ以這個距離為準訂定範圍。主要是查看附近是否有潛藏魔物,地形方面才是次要。

  或許是正好掉落於附近沒什麼魔物的地帶吧,在搜查過程中並沒有發現任何魔物,只有少數的無害生物。這讓他放心了不少。

  然而在放鬆不久後,異樣的氣息馬上讓ティーダ將神經繃緊到極限。

  從樹林深處傳來濃厚的殺意。

  反射性往一旁跳開的ティーダ立刻朝原本的所在地前進,同時一道電擊從自己原本站的地方打去,可以想像若身體沒有做出及時反應的話,現在的他早已倒落在地。

  「還真是糟糕……!」

  幾個跨歩奔跑後回到原地,ティーダ站在フリオニール前方不遠處,背對山壁緊盯著樹林間的不知名魔物。儘管手中舉著劍,他卻沒有能夠打倒魔物的自信,以現在的身體狀況,能夠進行剛才的奔跑已經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活動。

  但是絕對不能在此時退縮,フリオニール還沒清醒,自己必須好好守護對方才行。

  比起自己是不是有辦法進行戰鬥,他更在乎能否守護住對方這件事。

  看見從樹林間走出的魔物身影後,ティーダ「嘖」了一聲後將劍柄握得更緊,額頭上也滲出了冷汗。

  「真的很糟糕吶。」

  魔物像是要回應自己的話一般發出了「咕嚕嚕嚕」的低吼。

  像是大型貓科動物的嘴巴兩旁各延生出一條長鬍鬚,是外表為獸類模樣的魔物,大多數居住於森林中,隨著種類不同,會使用的魔法種類也不同。

  ティーダ曾於其他地區遇過同種類的魔物,那時遇見的種類是會使用冰系魔法,儘管多少有些難纏,並不是強大到無法打敗的對手。可是對現在的ティーダ來說,已經是相當棘手的敵人了。

  不知道是否有足夠的體力閃避攻擊,況且、照剛才的魔法強度來看應該是サンダラ吧,ティーダ沒有自信能夠挨下一擊以上的攻擊。

  細長的貓眼瞪著自己,露出尖牙的同時再次發出電擊。

  以連續數個躍歩躲過攻擊的ティーダ忍著腳踝的不適站穩身子,面對緊接著而來的雷電魔法,持劍上前並確實閃躲開,然而就在拉近到可揮出劍的距離時,原本趴在原處的魔物移動身體逃向他處,讓ティーダ揮出的一劍落空。

  不安地咬緊了牙,ティーダ雙手持劍再次衝上前。

  『可惡、身體……!』

  鈍重的身體及四肢無法如願驅動,連提著劍奔跑本身都是一種負擔。敏銳的魔物或許也看穿了這點,持續使用魔法並閃躲攻擊,連續閃避了幾次後,體力不支的ティーダ很快就被擊中。

  失去力氣的身體跪下,視線則漸漸化為模糊,ティーダ用劍勉強支撐著身體才沒有倒下,但除此之外也無法做出其他動作。眼見朝自己逐漸逼近的敵人,他唯一能做出的反抗是瞪著眼前的危險動物。

  裂嘴的魔物露出了尖牙,但是連這種時候內心擔心的都還是那位昏迷不醒的友人。

  心中浮現出絕望的同時,一道風壓突然從臉龐右側飛過,不偏不倚往張大了嘴的魔物口中飛去。等到突如其來的發展結束,ティーダ才發現剛才從臉側產生的風壓是箭飛過所造成的。

  弓箭射入摩物的口中後從後腦杓刺出,受到致命傷的魔物幾乎是瞬間倒下。

  ティーダ大口喘著氣轉頭看向身後,視線內如願映出了フリオニール拿著弓的身影,嘴角因放心而露出了自然的弧度。

  「フリオニール……」

  然而和ティーダ所表現出的相反,只見フリオニール鐵青著臉,用著近乎低吼的聲音罵:「笨蛋!」大歩朝跪坐在地的ティーダ走去。

  一拉近距離,フリオニール動作粗魯到可說是用丟的將弓箭放到一旁,表情極為難受的緊緊抱住了自己。儘管被擁抱時多少有些疼痛,但ティーダ並不想推開對方。

  可以感覺到抱著自己的高大身軀正在發抖。

  「太好了……沒事真是太好了……」

  「嗯,多虧你我才會沒事。」

  「笨蛋,不要說得這麼輕鬆!萬一我沒有及時醒來該怎麼辦?要是我再晚一點清醒,你現在可是……可惡……!」

  語尾甚至輕微顫抖的口吻令人無比憐惜。

  ティーダ伸手抱住了這樣的フリオニール,輕聲道:「可是最後還是趕上了,這樣就好了不是嗎?」

  「只要フリオ你沒事就好了,對不起,做了讓你擔心的事情。」

  「豈止擔心,醒來看到那種景象我都快嚇死了,我不要你為了保護我而因此喪命!」

  ティーダ說著「可是換成你的話也會為了我這麼做吧」,邊將臉靠在對方的肩膀上。流動的血液中有著代表生命的脈搏,也有著令自己著迷的體溫。

  沉默的回答換得了對於問題的肯定,正因為對方有著那樣正直的性格而無法說謊,這種時候的沉默反而比任何言語都要來的珍貴。

  能夠守護住這一切實在太好了。

  「……身上的傷口給我看看。」

  面對對方的要求,ティーダ毫無猶豫地點了頭答應。

  身體分開時視線自然地看向フリオニール的表情,儘管神色仍與剛才看到的同樣鐵青而嚴肅,但眼神所透出的神韻完全不同。究竟是在內心做了什麼樣的轉變呢,ティーダ對此感到有些好奇。

  由於先前使用了道具做過少許治療,身上較為細小的傷口及擦傷幾乎都已癒合,只剩下較大的傷口未治療完全。將上衣脫下後,フリオニール邊審視著自己的身體邊用力皺起眉,在經過約五分鐘的全身檢查後,フリオニール只淡淡問了「有辦法走路嗎?」,知道對方是指自己腳踝的ティーダ誠實地回答「可以,但應該沒辦法走太久」

  フリオニール用著深深自責的語氣低語:「竟然這麼亂來……」並從道具袋中拿出他特地留下的ポーション用在自己身上。

  第三個ポーション治療了剛才於戰鬥中所受的傷,讓ティーダ總算能夠輕鬆呼吸,唯一可惜的地方是腳踝仍未治療。

  環視了週遭一圈的フリオニール開口道:「今天就先在這裡過夜吧。」接著同樣從道具袋中拿出一個對現況而言極有幫助的物品,不過ティーダ不明白為什麼對方會帶有那樣道具,以這次的外出來說應該是用不到的東西才對。

  那是主要使用於出遠途時才會帶上的テント。

  像是看穿了自己的疑問,對方輕嘆了口氣回答:

  「這是以防萬一帶的,外出時要好任何情況的預備措施,這可是基本常識喔。」

  「真不愧是フリオニール哪,做事果然很細心。」

  「現在先別說這個了,趕快進來休息吧,ティーダ你的腳傷明天早上我再幫你看看情況。」

  「嗯!我知道了。」

  ティーダ朝對自己伸出手的フリオニール走去。身上的傷口及扭傷依然疼痛,但此時的他已經完全不擔心關於這些傷口該怎麼辦,因為對方一定會負責幫自己處理好的。

  今晚只要想著怎麼好好休息就夠了。


***


  巨大的獸型魔物張大嘴露出了尖牙,混濁的吐息混雜著惡臭落至地面,然而少年並不因此退縮,即使滿身是傷又無法順暢活動,面對魔物的少年仍奮力抵抗著,一次又一次閃避魔物的攻擊,也一次次試圖反擊打倒那大的誇張的怪物。

  被少年所保護的他只能無力地在遠處看著這一切,無法活動也無法出聲,內心的焦急隨著少年身上的傷增加而膨脹。他想要去幫忙少年、他想要去幫助那個為了自己而奮鬥的憐惜愛人、他不想只是待在原地看著那頭該死的魔物傷害少年!

  少年在退後時不慎踩空而跌倒,在後追擊的魔物看準了這個時機張大了嘴。

  他的視線與少年對上,就在少年打算開口說些什麼時,對方的身影消失在尖牙構成的白色牢房內。

  絕望的他大喊出少年的名字,眼前的景象也瞬間消失,宛如整個人被強迫拉到另一個空間,意識猛然清醒。

  是夢。

  「呼、呼……」

  腦袋仍在混亂中的フリオーニル大口喘著氣,背部沁滿冷汗,心跳像是剛結束一場生死戰鬥般用力撞擊著並快速跳動。耳邊回盪著自己的脈搏律動,一下下敲打著仍沉留於恐懼中的心。

  視野內映出帳篷的天花板,フリオーニル以右手臂蓋住了雙眼,重複著緩慢的深呼吸。

  太過真實的夢引出了現實中的恐懼。

  『幸好、只是個夢……』

  他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夢到這種平時不會夢見的東西,也知道這份連接著擔憂的深層懼怕從何而來,今天所發生的事件讓他以最不希望看到的結果用夢境給表現了出來。

  那時因感覺週遭的騷動而好不容易清醒,張開雙眼後接觸到的視線卻是ティーダ即將被魔物啃食的畫面,フリオーニル甚至覺得自己的心臟因突如其來的危機被嚇得停止,馬上撐起身體,拿出弓箭射向魔物頭部。

  身體的反射性動作幫了他很大的忙,如果不是身體率先有動作,フリオーニル不敢想像如果那時是倚賴混沌不清楚的腦袋會發生什麼事。

  ……不、其實是可以想像的。

  如果他沒有及時醒來對那個魔物給予攻擊的話,ティーダ會被魔物給殺死,而昏迷不醒的自己恐怕也逃不過被魔物當成食物的下場,兩人會就這麼死在這座森林中。

  ティーダ會被魔物給殺死……他不願去想像這個假設。

  在得知要外出到這座森林時,知道危險性的フリオーニル準備了各種可能會派上用場的道具,基本的ポーション當然不用說,為了以防一也帶了數種治療異常狀態的藥物,考慮到可能會發生突發狀況導致當天無法照計畫當天來回,他也準備了テント過夜用。

  可是做到了這樣齊全的準備,最後還是無法保護對方,而對方為了保護昏迷不醒的自己差點送了命。

  實在太糟糕了。

  『我還太不成熟了……回去後得多加鍛鍊自己才行、可惡……!』

  焦躁的內心仍被不安所包圍,フリオーニル索性坐起身。時間恐怕還是深夜,帳棚外的景色明暗並沒有改變,身旁的人也還在熟睡著。

  將視線轉向一旁持續吐著沉穩氣息的ティーダ,皺起眉頭露出了深深的自責。

  要是因為自己的無能而讓這名深愛的人死去,フリオーニル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ティーダ……」

  無比沉重的語氣中揉合著軟弱,發現到這點的フリオーニル扭曲地笑了下。如果對方發現自己現在的樣子會說什麼呢。

  宛如溺水之人伸長了雙臂乞求著氧氣,フリオーニル從背後抱住了熟睡的ティーダ,因考慮到對方的傷勢而沒有出力太重,若非情況不允許,他現在想把對方緊緊綁在自己懷中。

  感受著對方的體溫、脈動、呼吸,感受他還活著的證明。

  想要好好確認這份自己想要保護的重要事物仍存在於身邊。

  不這樣的話、那份始終纏著自己的不安份好像永遠不會消失。

  「嗯……」

  懷中的人似乎是被自己的動作給吵醒,只見ティーダ吐出細小的呻吟後動了下身體,原本以為對方應該會就這樣繼續睡下去,沒想到不久後卻傳來像是孩子般呼喊自己的撒嬌聲音。

  想像著那張尚未清醒的可愛臉龐,フリオーニル很自然地輕輕笑了起來。

  「怎麼了?ティーダ。」

  「フリオ、ニール……還不睡、嗎?」

  「只是稍微醒來一下子而已,抱歉,吵醒你了。」

  金色的腦袋晃了晃,握住了自己的手抱在胸前。

  「感覺、很舒服……被フリオ抱著時很安心……」

  「ティーダ……」

  「……呼……」

  平穩的氣息伴隨著細小的鼻酣聲響起,陷入睡夢中的ティーダ用著未注入力道的手指握著フリオーニル的手掌。フリオーニル感受著對方所給予的溫度,於ティーダ側臉印上一吻後閉上雙眼。

  心情不可思議的得到治癒,原本盤繞於內心的灰色雲朵消失,令身心放鬆的氣味沁入體內,替內心帶來了平靜。

  自己想要守護的事物正在這裡。




《完》


*****


「想要描寫兩人彼此珍惜的心情」而開始創作的這篇210,執筆時間比我想像的還要久,加上中途有事情要忙而斷斷續續的寫作,從開始到完成時間大約是一個半月左右,有點不忍說自己的創作時間OTZ

對我來說,210這個CP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在兩個人互相重視的這種心情,不想讓對方受傷、想要好好保護對方這種純粹而耀眼的感情是最棒的地方,也是我很喜歡フリオニール與ティーダ這兩個人的原因之一,同樣都是天然同士所展現出的直接反應太可愛了。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FINAL FANTASY DISSIDIA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53-eaa7971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