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甜蜜的獨佔(210)  

《未滿十八歲者請勿點閱》



  フリオニール闔上書本,將視線投向逐漸刷上陰暗的世界。

  從天色來判斷時間的話恐怕已經快六點了,現在是夏天即將進入秋天的時節,太陽即將下山的時間點差不多是在五點半左右,如果連橘紅色的夕陽都消失的話,那就是準備吃晚餐的時間了。

  這麼說來,今天負責準備晚餐的人是スコール和クラウド,不知道兩人會煮出什麼樣的料理來實在讓人難以放心,儘管味道並非難吃或無法下嚥,特殊的料理卻是フリオニール沒辦法誠實說好吃的口味,恐怕是原本居住世界的飲食習慣吧,是非常特別的味道。

  不過讓フリオニール從文字世界中回神過來的並不是晚餐時間,而是注意到某個夥伴外出至今尚未回來,跟著浮現出擔憂的心情。

  如果是個性沉穩的セシル單獨外出的話道不會這麼擔憂,今天為了尋找某個東西而特別告知要獨自外出的,是與自己同歲的ティーダ。

  儘管內心明白對方並不會做出讓自己受傷的事情來,因ティーダ的外表給人猶如犬類般的可愛印象,每當對方外出時,フリオニール總會擔心ティーダ會不會在哪裡受傷,用更為極端的說法解釋,只要那名少年不在視線範圍內,內心就會變得浮動。

  フリオニール對這點很有自知之明,但並不會以行動去阻止ティーダ想做的事情,最多就是口頭警惕,以及在對方需要幫助時盡全力給予助力。

  都已經這個時間了還沒回來,難道是在路上發生了什麼事嗎?光是這麼想著,就可以感覺到胃部陣陣抽蓄。

  但是很幸運地,自己的負面想法並沒有實現。

  帳篷的簾子突然被掀開,注意到這點動靜的フリオニール將視線轉過去,金色的柔軟毛髮探了進來。

  有自信絕對不可能認錯的フリオニール立刻撐起膝蓋,對著回到營地的ティーダ說:「歡迎回來。」

  躡手躡腳的動作或許是想確認帳篷中有沒有人吧,發現フリオニール時ティーダ露出了驚嚇的神情,以不自然的笑容回答:「抱歉,回來的時間有點晚。」

  注意到這點異狀的フリオニール走近對方,卻見ティーダ將某樣東西藏在背後,視線因心虛而別了開來。

  這讓他更感疑惑。

  「ティーダ,你外出時發生了什麼事嗎?」

  試探性的如此詢問,ティーダ便神情扭捏地縮起身子。那並不是想隱藏的模樣,而是在猶豫。

  「ティーダ?」

  「……雖然很突然……」

  「怎麼了?」

  「這個、希望フリオ可以收下。」

  眼角染上淡淡紅色的ティーダ拿出了藏在背後的小盒子。

  那是個約只有巴掌大的長方形紙盒,恐怕是在商店採購的吧,フリオニール看著朝自己獻出的禮物,接著再看向注視自己的少年。

  「其實我本來是想晚上再給你一個驚喜的,我完全沒想過到你居然還在帳篷裡。」眼前的人勾起了俏皮的笑容。

  「上個月的這個時候,フリオ不是給了我一份禮物嗎?所以今天我去找了回禮。」

  「是那天的……」

  「嗯,フリオ願意收下嗎?」

  「當然好,好是好……不過我不能收下。」

  像是保護珍愛的物品般,フリオニール以寬大的手掌托住了ティーダ拿著禮物盒的手,凝視著那雙溢出疑問的天藍色眼眸解釋:

  「對我來說那並不是值得收下回禮的事情,我很高興你有這份心意,但我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足夠了。」

  那是發生於一個月前,也就是所謂的情人節時的事情。

  フリオニール並不清楚這個日子的送禮形式,所以即使在這個特別的節日中,他只是很普通地與對方一起度過--度過被ティーダ佔有的這一天。

  他不認為自己有做出任何可以收下回禮的事情,相反地,能夠用那樣的形式度過自己也非常滿足。

  不知道是否了解自己的想法,沮喪的神情從ティーダ臉上的渲染開,フリオニール覺得自己幾乎可以看見少年頭上隱形的下垂狗耳朵,於是緊接著說:

  「要我收下太難為情了,不如我們就一起接下吧?」

  「一起?」

  情緒低落的小狗抬起視線注視著主人。

  「嗯,由兩個人一起保管就行了,ティーダ是挑了什麼禮物呢?」

  「呃、是巧克力……」

  「巧克力啊……那就晚上一起吃掉如何?我想晚餐時間差不多已經到了,洗完澡後吃一點應該會不錯。」

  「嗯!當然沒問題!」

  恢復精神的小狗用力搖著尾巴,可愛明亮的笑容差點讓フリオニール緊緊擁住ティーダ。


***


  將挑選已久的禮物放置於自己前方,ティーダ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

  這是他去距離營區有些距離的某個城鎮買的東西,由於情人節的氣氛一直延燒到隔月的白色情人節,即使到了今天仍可見許多店家販賣各式各樣的巧克力。

  話說回來,一開始知道這裡居然也有城鎮時ティーダ嚇了好大一跳,不過隨後想想,既然這裡是個獨立的世界,那麼也一定會有居住於這裡的居民,而他們所需的物資就是從那個城鎮補足的。

  說實話真的非常方便,ティーダ有時也會一個人去那裡逛逛,不過今天卻無法在那邊享受悠閒的氣氛,幾乎都被推銷員纏著無法脫身。

  也因為如此,在推銷小姐的介紹下買了這個含有酒的小包裝巧克力,聽說是連沒有喝過酒的人也能輕鬆入口的甜點,試吃時也的確覺得很美味。

  但是……

  「……我是不是做錯了哪。」

  老實說,當フリオニール拒絕收下的時候ティーダ真的有種心臟被狠狠刺了一刀的感覺。

  這種感覺雖然在聽過對方的解釋後就消失了,但偷偷藏在體內的擔憂卻始終無法消化。總覺得自己似乎做錯了,卻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

  雖然フリオニール一直說那不是值得回報的行為,那天對ティーダ來說仍是重要且珍貴的一天,能夠獨佔著喜歡的人,這比收到任何禮物都還要開心,ティーダ希望能夠給予フリオニール這樣無可取代的回憶。

  然而今天已經快結束了,還有什麼好方法能夠達成這個目標嗎?

  「ティーダ?你怎麼還沒有把頭髮擦乾?」

  突然劃破寧靜空間的聲音主人跨步往不知不覺間出神的ティーダ走去,也不管自己的頭髮同樣滴著水,在ティーダ背後坐下後便拿起毛巾幫忙擦拭。

  「雖然現在天起還很熱,不過因為進入季節交替的時節,不多注意的話是很容易感冒的,知道嗎?」

  「我是短髮所以沒關係,倒是フリオ你先把自己的頭髮擦乾再說啦!」

  「不行,萬一著涼感冒了該怎麼辦。」

  「這點你自己不也是一樣嗎?把毛巾給我我自己擦啦,真是的。」

  半是強硬地搶過フリオニール手中的毛巾,ティーダ以認真的神情說:「要是你感冒了我也會很困擾啊。」

  「ティーダ……我知道了,抱歉,我自己也會注意的。」

  「這樣就好,因為要是フリオ感冒了就不能接吻了,這樣不是很可惜嗎?」

  「……!」

  「嘿嘿,臉都紅了。」

  明明已經有做過的經驗了,フリオニール仍是個容易害臊的人,像這樣開玩笑享受反應可愛的戀人是他的樂趣之一。

  將身體重量倚靠在身後的人身上,ティーダ凝視著天花板開口:「吶、フリオニール。」

  「嗯?怎麼了?」

  「你有什麼非~常想要的東西嗎?」

  「這個嘛……如果認真說的話,的確有一個我很想要的東西,不過我從沒想過得到他。」

  「是什麼東西啊?」

  「就是你,ティーダ。」

  出乎意料之外的答案讓ティーダ彈起了身體,轉動脖子看向以平穩語調說出連自己也感到害羞的話,然而溫和的金黃眼眸仍以充滿溺愛的眼神注視著自己。

  胸口傳來偌大的躍動,就是所謂的「令人心跳的瞬間」吧?

  「如果能夠獨佔你一個人該有多好,雖然有時候我會這麼想,不過我知道這是任性又不可能的要求,我並不想束縛你。」

  沉穩的笑容自對方唇邊漾開。

  ティーダ看著自己喜歡的笑顏,嘟起嘴抱怨:「フリオ太溫柔了啦。」

  「我的確討厭沒有自由的感覺,不過只是偶爾的話我可是求之不得的,能被フリオ獨佔我可是超開心的喔?」

  「ティーダ……」

  「好!決定了!」

  探出上半身、於露出呆愣神情的戀人唇上印上一吻。

  嘴角很自然地揚起露齒的笑容。

  「今天晚上我是屬於你一個人的。」

  像是還沒理解現在的情況,フリオニール以尚未回神的聲音重複:「我的……」

  「嗯,所以フリオ想做什麼都可以。」

  直視著那雙仍待猶豫的雙眼,ティーダ將兩人間的距離拉得更近,主動環住了フリオニール的脖子,讓臉與臉的距離湊近到只要一方向前傾就能接吻的曖昧。

  近在眼前的端正臉孔露出像是到達極限的表情,勉強擠出聲音問:「那麼今晚……那個、可以做嗎?」

  覺得這樣小心謹慎的フリオニール非常可愛,於是在對方鼻尖輕輕一吻後回答:「當然可以。」

  「因為今天是特別的,所以フリオ不管叫我做什麼我都會做喔。」

  金黃色的雙眼深處爆發出更濃稠的火焰,ティーダ知道自己解放了那個總是躲在背後的肉食動物。

  --那個飽含了更多真切慾望、用自身一切愛著自己的男人。

  「ティーダ……」

  邊呼喚著自己的名字,邊以溫柔的動作啃咬上等待已久的唇。ティーダ性急地伸出舌碰觸有些乾燥的唇瓣,讓輕觸似的吻頓時深入。フリオニール捕捉住擅自行動的舌,將最後剩下的距離也納入口中。

  口腔被侵入,流進了帶著甜蜜的液體。

  像是在找尋那令身體感到歡愉的性感帶般,フリオニール舔舐著內壁,沿著齒列游移並逐漸深入,時常纏繞舌根吸吮,時而以舌尖搔弄上顎,急速上升的體溫很快便融化了清醒的意識。

  「唔、呼嗯……嗯嗯、嗯……」

  ティーダ一面回應著宛如要將自己口腔徹底品嘗並吃掉的吻,一面變換姿勢跨坐在對方身上,以膝蓋支撐著身體,好讓上半身能夠更緊貼對方。

  フリオニール則以左手環住了腰部,右手固定於後腦杓,呈現將ティーダ擁入懷中的姿勢,連內心也被看不見的溫暖給包圍,很自然地將出現想要索求更多的念頭。

  趁著接吻角度變換時換氣,然而還沒吸取足夠的氧氣フリオニール便再次印了上來。

  「呼唔……唔嗯、嗯……嗯……!」

  因吸呼困難而無法順利飲下的液體從嘴角流下,燃燒身體內部的熱度也漸漸往下腹部匯聚,回過神來,內褲裡的慾望已經開始叫囂著想要得到滿足。

  腰部下意識地小幅度晃動,交纏的舌尖突然被強力吸吮,讓ティーダ不住皺起眉,宛如直接刻在神經上的刺激讓他感覺到欲望前端有了濕黏的觸感。

  不知道是否注意到這副比平時要來得心急些的身體,フリオニール「啾」的一聲放開了徹底品嘗過的甜點,像是要確認懷中的人,將額頭抵在ティーダ肩膀上,緊緊抱住變得敏感的腰,用帶著明顯情慾的聲音問:「我可以提出個任性的要求嗎?」

  因為フリオニール鮮少會這麼直接問,ティーダ想也不想地馬上回答:「當然可以。」

  「今天、我想全部自己來,所以ティーダ你不要動手。」

  真切的語氣簡直可以說是懇求了,當然,就算不是這樣ティーダ也會答應的。

  「只要今天就好了,我不會做你討厭的事情的。」

  「我不是說了可以嗎?今天我是屬於你一個人的,不論你想做什麼都可以,所以不用什麼都一一向我確認啦。」

  「……是嗎。」

  「嗯,今天就照フリオ喜歡的方式去做吧。」

  ティーダ邊說著將身體往後躺,利用的重量拉住了フリオニール,讓對方壓在自己身上。不過這次注視自己的不再是靦腆可愛的戀人,而是換上認真神情的獵食者。

  視線交纏,索求彼此的吻也在不知不覺間開始。

  「嗯、フリ……唔、嗯嗯……」

  身上的衣物漸漸被退去,當厚實的手掌邊婆娑著滲出汗水的皮膚邊探入早已勃起的部位時,ティーダ不住發出「啊」的尖銳聲音。

  背部在顫抖。

  「フ、リオ……快點……」

  「那你把腳分開些。」

  「咦……等、等一下!這樣太丟臉了啦!」

  「我想看你的全部。」

  ティーダ的小小堅持就因這句話而被徹底粉碎。

  加上自己的確也說了「フリオ不管叫我做什麼我都會做」這種大話,本來就沒有拒絕的可能性,別開視線強忍著難為情,在甚至可以感覺到熱切眼神的注視下主動分開膝蓋,連鮮少害羞的ティーダ也為此感到無比害臊。

  フリオニール親吻著小麥色的皮膚,從鎖骨、胸部、腹部,留下淡淡的粉紅色印記一路往下,最後連同內褲將下半身的衣物全數退去。

  半勃起的慾望前端被親吻,背脊不住大幅度顫抖了下。

  「……我一直不太有機會能夠這麼做。」

  莖幹的部分被溫熱的觸感襲擊,光是想像フリオニール以那張認真的神情舔弄著自己的慾望,體內便湧現出令思考麻痺的熱度。

  「雖然對於你想要觸碰我這件事我覺得很高興,不過我更想這麼做……像這樣、好好地感受你……」

  「フリオニール……」

  溫柔的野狼啃食著最脆弱的部位。

  由於大多都是由自己主動出擊,總是被他牽著走著フリオニール鮮少會有機會這麼做,當然ティーダ並不討厭宛如連骨隨也要為之融化的快感,只是比起被服侍,他更喜歡觸摸對方時的感覺。

  像是把最珍貴的寶物緊緊抱在懷中獨佔著,用自己的手抱著最寶貴的物品。

  反過來被索求著、感受著自身也被深深愛著的至福。

  滿滿的、填滿全身所有縫隙。

  「啊、嗯啊啊……那裡、呀啊啊……嗯啊……!」

  表面被舔舐,前端則被溫柔地吸吮,讓ティーダ甚至產生了被當成食物品嘗的錯覺,每當フリオニール以手指代替口唇摩擦著慾望時,被滲出的液體與フリオニール的唾液所沾濕的部位便會傳來不忍入耳的淫糜水聲。

  原本最初還有些抗拒分開的膝蓋早已失去力氣,腦中的思緒也離清晰越來越遠。

  抬頭看向神情已變得陶醉的ティーダ,フリオニール邊用手指上下撫弄全勃起的部位低喃:「真是色情的畫面……」然而ティーダ早已無心去注意話語的內容,在體內橫衝直撞的熱流開始叫囂著需要出口。

  「フリオ……フリオ……」

  「別用那種快哭來的聲音叫我啦……抱歉,我馬上讓你輕鬆。」

  銀色的頭髮再次埋伏於雙腳間,慾望前端接著被濕熱的觸感包覆。

  神經宛如要因此被融化,從腰椎湧上的歡愉模糊了眼前的視線,讓感之變得更加敏感。

  撫摸膝蓋內側的手掌往下滑去,碰觸著遭液體沾濕的私處。

  感受到細心愛撫著私處入的手指,ティーダ不住發出了更尖銳的聲音,即使內心明白フリオニール不會突然進入,身體還是因異物的觸感而反射性僵硬起來。

  「等、啊啊……兩邊一起、嗯、的話……!」

  或許是因為慾望受到溫柔的口唇對待,當手指前端細心緩慢地進入體內時並沒有引起太多痛覺,幾次輕微的搔弄後,一隻手指納入了體內。

  雖然最初拓展時多少會有些不適,但思及之後會帶來的沉醉,早已記住如何享受性愛的身體吸附著フリオニール的手指,佔據身體的熱度也攀升得更高。

  「要、要射……啊、呃啊……!快放……!」

  像是要催促自己高潮的到來,無視於ティーダ不願射在口中的想法,フリオニール將慾望含至最深,同時用力吸吮著往後挪動,緊緊繫著的忍耐線便應聲斷裂。

  已經到極限了。

  「唔、啊……嗯、啊啊、啊……啊啊!」

  背部猛然弓起,全身神經都因高潮的到來而繃緊到幾乎要斷裂的程度,即使不願意,併射出的液體仍全由フリオニール接下。

  短暫的射精結束,ティーダ大口吐著:「哈啊……哈啊……」的喘息,身體彷彿陷入了雲中,連意識也模糊不清,直到體內的異物感增加,才將ティーダ的思緒帶回了清醒。

  眨了眨紅腫的眼皮,意識發現到另一件奇怪的事情。

  「咦……為什麼、為什麼明明射過了卻還是……咦……?」

  已經解放過一次的慾望幾乎沒有變,雖然在射經過後給予刺激的話仍然會再次勃起,但是像這樣仍維持著射精前的硬度,ティーダ從未遇過這種情況。

  比起困惑更感到不安,自己的身體到底出了什麼事,接下來又會變得如何,無法掌握的感覺令人害怕。

  想要早點與フリオニール結合、想要消除這份盤踞著身體的溫度。

  想要將重要的寶物完全掌握、用這副身體。

  「フ、リオ……已經、可以了……!」

  想要現在接受フリオニール的恐怕還是太過勉強吧,而フリオニール也知道這點,所以用著困擾的表情拒絕:「不行,現在進去的話你會痛的。」

  「沒關係……就算會痛也沒關係、我想要フリオニール的……」

  被歡愉所侵蝕的腦袋早已忘了先前答應フリオニール的事,想要與心愛之人結合的念頭擴散到全身,主張著這個任性的願望。

  也許是也到了忍耐極限吧,フリオニール最後以兩根手指稍作撫弄,用著沙啞的聲音說:「如果太勉強的話一定要告訴我。」

  ティーダ含著淚點了點頭,對於會感到痛及難受這件事早已做好心理準備。

  大腿內側被抓住,感受到フリオニール的重量壓上來的同時,模糊的視線內也映出了沾染上情慾的臉龐。

  抱住了眼前的人,唇再次交疊。

  「嗯、唔嗯……呼嗯!嗯嗯……!」

  獵食般的吻很快就奪走了呼吸,知道對方因為自己而失去平時的餘韻,內心被填滿幾乎令氣息困難的幸福,讓ティーダ擁抱フリオニール的雙手又注入了些力量。

  舌瓣彼此摩擦,掠奪著過熱的喘息,每當舌尖被吸吮到幾乎會感到痛的程度時,體內便湧現出更多熱度。

  抵在私處入口上的硬物開始推進,以確實而緩慢的溫柔漸漸沒入。

  知道不論如何忍耐都無法避免會感到不適,ティーダ晃動著腰想快點吞入對方的。或許是被這個舉動受到刺激,抓著大腿的手指猛然收緊。

  連這樣些微的疼痛都化為了快感刺激著中樞神經。

  「呼唔……嗯、呼嗯嗯……哈、啊……!フリ……」

  連在這種時候都能展現令人醉迷的體貼,フリオニール放開了ティーダ,在額頭、眼皮、眼瞼、臉頰各處落下細碎的細吻,邊將只剩一步的慾望完全納入。

  體內的炙熱傳來脈動。

  「ティーダ,還好嗎?會不會難受?」

  「嗯、我沒問題……一點也不會痛,和フリオ做的時候很舒服喔。」

  「我也是……如果不是和你的話、不對……就是因為和你,我才想這麼做。」

  可以感受到注視自己的金色眼瞳裡散發著強烈的光芒。

  是宛如肉食動物般、閃閃發光的慾望。

  「抱歉、我可以動了?」

  「……不要連這種事都來問我啦。」

  今天我是你的,所以不需要問我。

  ティーダ再次抱住了フリオニール,絞緊了在體內等待動作的慾望,以行動代替了這番想說出的話。

  而回應他的,則是近似野獸低吼的呻吟。

  「唔嗯……啊、哈啊……」

  埋在體內的分身緩緩退出,接著以同樣的速度推進,即使如此仍不可避免的感到難受,為了適應即將到來的歡愉,ティーダ配合著對方的律動持續深呼吸,試圖抓住仍相當微小的快感。

  隨著刻劃在身體上的律動變得順暢,逐漸習慣的身體也沉浸於其中。

  啊啊、就是這個。

  「啊、啊……那裡……!嗯、啊、啊……!」

  偶而擦過的敏感點讓ティーダ發出了近乎尖叫的喘息,沒錯過這個反應的フリオニール確實摩擦著這一點脆弱,連腰骨都為之軟化的歡愉讓腦袋失去思考,只剩殘留本能的身體強烈主張著。

  耳邊迴盪著來自フリオニール的粗重氣息,與自己的呻吟融合為淫糜的聲響。

  事到如今已經無從去思考會不會被同伴發現一事,ティーダ甚至覺得就算被其他人發現也沒有關係,要他現在緊急踩剎車那是不可能的。

  當想要的東西就在眼前,有誰可以輕易放手呢?

  「不、啊啊……好棒……!已、經……呀啊!フリオ……!」

  「ティーダ……」

  「啊、呃啊……嗯、啊啊……!」

  身體內側被摩擦所產生的快感令人難以想像,然而凌駕於這之上的是填滿身心的滿足。

  再次攀升到極限的熱流開始衝撞著體內的敏感神經,不知何時,下腹的慾望已經勃起到幾乎會感到疼痛的程度。

  感官所接受到的一切都化成了細小的電刺激著尾椎。

  「這樣……又要……!啊、嗯啊啊……要、要去…˙…!」

  「一起射、吧?」

  「嗯、嗯嗯……フ、リオ、啊……啊啊啊!」

  退至入口的慾望猛然挺進,積蓄已久的熱能在體內產生小小的爆炸。

  ティーダ緊緊抱著也因射精而身體僵硬的フリオニール,將含住硬物的內壁絞住,自己也幾乎同時到達高潮。

  朦朧的意識暖烘烘的,讓ティーダ脫口而出「喜歡你」的告白。


***


  「結果根本沒有吃到巧克力啊……」

  看著被壓扁的盒子,ティーダ心情複雜的嘆了口氣。

  原本打算在昨晚一起吃掉的,不過卻在相擁時不慎壓扁了放在自己身後的物品。真是的,沉溺於戀愛中真是件可怕的事。

  早知如此,就該在做之前把東西好好地放在桌上才對。雖然並不覺得非常可惜,但還是忍不住會這麼想,畢竟是特地買來要給フリオニール的,當然還是會希望能交到對方手中。

  突然,一雙帶著溫暖的手掌撫摸著自己的頭髮。

  ティーダ將視線轉向側躺在自己一旁的人,抱著他的フリオニール露出非常滿足的笑容的看著自己說:「還是有辦法可以補救的。」

  「咦?真的嗎!怎麼做?」

  「將巧克力全部溶化後重新做成別的形狀就行了,ティナ之前有做過一次類似的甜點,那時我有把作法記下來。」

  「原來如此……フリオニール果然很厲害呢。」

  「這沒什麼,再說要是就這樣丟掉的話不是太浪費了嗎?」

  透過對方的手重新製作的甜點,一定是包含了滿滿的心意做出來的禮物吧。

  握住了總是在創造魔法的手掌,ティーダ將身體往フリオニール懷中窩去,享受著全身被舒適體溫包圍的安心感。

  フリオニール唇邊漾開了苦笑,擠出的卻是無比濃厚的愛意。

  不只是フリオニール,ティーダ也得到無可取代的重要禮物。


《完》


*****


雖然早了幾天,不過先慶白色情人節快樂。

很久沒寫肉文了,就各種方面來說真的奮戰很久。由於是在三月初左右就預定要寫的作品,儘管從執筆到完成花了比預計要多幾天的時間,距離想要慶祝的白色情人節仍早了幾天。

非常喜歡描寫在性愛途中被ティーダ誘惑到沒有餘韻的フリオニール,這種時候表現出十七歲青澀年紀的感覺真令人受不了啊。祈求著想要ティーダ的フリオニール,以及願意獻出自己接受フリオニール的ティーダ,這種組合實在太令人犯規了,不是嗎?

像這樣在心靈層面互相依賴的兩人完全是我的菜,不論是描寫フリオニール還是ティーダ的心境都非常愉快。

不過話說回來,在我印象值中的フリオニール似乎有帥氣化的現象,某種層面而言ティーダ反而變成被攻略的一員了,不過以這兩個可愛的青少年來說應該是不斷重複著互相被攻略的戀愛生活吧,ティーダ真的是個可愛的孩子啊。

フリオニール完全是我心目中的好男人榜樣,可以放心把老婆嫁出去實在太好了(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FINAL FANTASY DISSIDIA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49-8ae984a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