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貓耳節賀文】喜歡的是你(210)  

《未滿十八歲者請勿點閱》



  有時作夢時意識到「啊、這個是夢」這件事。

  當然,以機率而言是相當低的,大部分的人在夢中都不會發現自己正在做夢,敞若真的遇見了讓自己懷疑是否在做夢這件事,也能藉由刺激自己--也就是所謂的痛覺來確認自己是否在作夢。夢境中是不會有痛覺產生的,即使用力賞自己一巴掌也不會有任何感覺。

  那麼現在的情況是否能解釋成有痛覺的夢境呢?

  フリオニール用力捏了自己的手臂內側肉後,一邊感覺到深切的痛覺一邊這麼想著。

  如果不是作夢的話,為什麼出發去尋找クリスタル回來的ティーダ頭上會多了一對金黃毛色的貓耳朵呢?

  「……別一直盯著我看啦,很丟臉耶。」

  受不了自己視線的ティーダ終於開口發出了抗議,頭上貓耳朵像是真的受到主人情緒影響似的抖了抖,讓フリオニール有些想摸摸看,不過最後還是忍住了好奇的慾望。

  除了被他人直視所產生的不自在感外,對於頭上長出的動物耳朵ティーダ也確實感到困擾,不時會用手指搔弄,但神情有的是更多無奈。

  將視線看向一旁與ティーダ同行的セシル,面露困擾神情的他主動解釋:

  「我們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從沒見過的魔物,因為外表看起來沒有威脅性,我和ティーダ不小心掉以輕心了,被那個魔物碰到後ティーダ就突然長出貓的耳朵,魔物則在那之後就逃跑了。」

  根據セシル的詳細形容,那個「從未看過的魔物」外表似乎是近似小動物,給人的感覺也沒有惡意,比較像是鬧著玩的。有時フリオニール外出也會遇到類似的魔物,只要不主動攻擊的話都是沒有威脅性的,因此可以大概想像兩人的情形。

  被看起來沒有攻擊性的魔物碰了下後突然長出動物耳朵……任誰都會嚇一大跳吧,畢竟這裡也沒有這種奇怪的魔法。

  不過最重要的,是這種異狀對ティーダ本身是否有影響?

  「ティーダ你會覺得身體不舒服嗎?」

  フリオニール邊窺探ティーダ的表情邊問,從剛才開始對方的模樣就顯得相當不自然,他難以判斷是因為大家的視線所致還是身體狀況真的有問題。

  始終低垂著視線的ティーダ微微抬起視線看了自己一眼嘀咕:「是不會不舒服啦……」

  「但是頭上多了其他東西的感覺很奇怪,一直沒辦法習慣。」

  「那其他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像是聽覺或身體狀況,有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感覺?」

  只見ティーダ露出思考的神情一會兒,頭上的貓耳朵也跟著動了下後回答:「聲音變得能聽得比較清楚,其他就沒有什麼改變了。」

  「是嗎……沒什麼問題就好了。」

  「フリオニール,ティーダ就先讓你照顧了,我去找ティナ問問她知不知道治療的方法。」

  「嗯,麻煩你了,セシル。」

  簡短交代完的セシル放心地淺淺一笑,像是要鼓勵心情低落的ティーダ般拍了拍他的肩膀,接著才離開所處的帳篷。

  只剩下兩人獨處的空間頓時變得安靜。由於不想驚動到太多人,兩人一回到營地後就馬上找上了他,根據セシル的說法,似乎是ティーダ希望能和自己在一起。

  這也難怪,頭上突然長出動物的耳朵任誰都會感到不安的。

  感覺衣角被輕輕拉住扯了幾下,將視線看向不知何時站在身旁的少年,因對方低著頭而無法得知ティーダ現在的表情,不過可以依照過去的經驗判斷對方的心情恐怕正處於低落之中。

  抱住了ティーダ的肩膀,フリオニール憐惜地在金黃髮絲上印上一吻。

  「別擔心,大家一定會找出方法讓你恢復原狀的。」

  「……這個我也知道……」虛弱的聲音從少年口中吐出。

  「フリオ不會覺得很噁心嗎?突然長出這種東西來,而且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恢復原狀……」

  「我怎麼可能會這麼想,你就是你,我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就對你的看法有所改變的。」

  誠實地將內心所想的說出,原本低垂著頭ティーダ猛然抬起臉,或許是真的很擔心吧,甚至可以發現眼角殘留著少許水氣,天藍色的大眼睛染上一層濕潤。

  注視自己的眼神像是在詢問「真的嗎?」,於是フリオニール反問:「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這才讓對方蒙上黯淡的臉龐多了絲明亮。

  不論ティーダ變成什麼樣子,果然還是開朗的笑容最適合他了。フリオニール真心地如此認為。


***


  「不用擔心,這個只要過幾天就會自然痊癒了。」

  在看完ティーダ的模樣後,ティナ帶著令人安心的笑容告知好消息。

  「我想這個應該只是魔物的惡作劇而已,有時確實會出現這種沒有威脅性但喜好玩耍的魔物,從身體其他地方沒有異狀這點看來,這種改變應該只是暫時性的。」

  「太好了……」

  包含ティーダ在內的フリオニール與セシル三人放心地呼出口氣。

  三人現在所在的地方是ティナ獨自使用的帳篷,因為成員中只有一位女性,又不能讓女性與其他男性使用一個帳篷,所以才選擇讓ティナ一個人睡,而這也是他們選在這裡討論的原因。

  由於不想讓大家擔心,ティーダ長出貓耳朵這件事目前只有四個人知情,フリオニール打算在晚餐時間向其他人告知這件事,當然,也已經獲得本人許可了。

  身為女性的ティナ像是非常喜歡似的,從一開始看見時就一直是笑容滿面的表情。

  「ティナ你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呢。」

  開口的人是一旁的セシル。

  聞及這番話,ティナ唇邊仍漾著笑容回答:「哎呀,看起來是這個樣子嗎?」

  「我只是覺得ティーダ這個樣子很可愛呀,好像小動物一樣呢。」

  「啊、被這樣一說還真的……」

  「被這樣說我一點都不覺得高興!這種奇怪的東西我只希望能趕快消失。」

  與其說是生氣,不如說只是在抱怨被稱呼為可愛這件事的ティーダ鼓起臉頰,像是小孩子賭氣般瞪著眼前兩名夥伴。見到這副模樣,フリオニール也不自覺勾起了輕鬆的笑容。

  和一開始回到營地時的模樣比起來,現在的ティーダ似乎已經比較不在意貓耳朵的存在,神情也顯得開朗許多,加上得知這個模樣並不會持續太久,原本始終輝不去的陰影也消失無蹤,總算變回原本的模樣。

  「フリオニール不覺得ティーダ這個樣子其實很可愛嗎?」

  「咦……抱歉,我剛才在想事情沒聽見,ティナ你說什麼?」

  「ティーダ這個樣子呀,難道你不覺得多了那對貓耳後ティーダ變得更可愛了嗎?」

  「可愛嗎……」

  「這種事不需要用那麼認真的表情想啦!」

  在フリオニール眼中不論怎麼樣的ティーダ都是可愛的,他並沒有特別注意這點,不過被ティナ這麼一說,加上貓耳朵的ティーダ的確多了股不同於平時的可愛。

  不住想像了下要是親吻這樣的ティーダ會出現什麼反應,便可以感覺到耳朵一帶熱了起來,然而フリオニール仍認真地回答:「的確是如此。」

  「就說了被這樣稱讚我一點也不覺得高興……」

  「有什麼關係,這可是表示大家都很喜歡你的證明呢,因為在大家之中ティーダ一直都是活力來源呀。」

  面對ティナ這番話,セシル也表示認同地點了點頭。

  「有ティーダ在的話氣氛就會變得很輕鬆,這點是真的呢。」

  「對吧?」

  不知是否為錯覺,フリオニール有種ティナ是看著自己說的感覺。

  「啊、差點忘了今天輪到我準備晚餐,我先走囉,ティーダ要是有什麼問題的話歡迎再來找我,我會盡力幫你的。」

  「嗯!謝謝你,ティナ。」

  「不用客氣。」

  「那我跟ティーダ就先回帳篷去了,セシル你等等打算做什麼?」

  面對フリオニール丟出的問題,セシル想了下後很快地回答:「今天外出時找到了不少道具,我打算把這些東西整理完後分配給大家,我想應該會有人需要的。」接著也起身向兩人道別。

  看向身旁盯著自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ティーダ,フリオニール露出苦笑問:「怎麼了?」對方便用著悶悶的聲音開口:「フリオ真的覺得我這個樣子很可愛嗎?」

  原來是想問這件事。思考轉了圈,最後牽起了對方的手,在接受到ティーダ疑惑的視線同時說:「我們先回去再說吧,我會好好跟你說的。」

  儘管表情看來有些不甘願,反握住自己的手,ティーダ也在沉默一會兒後點頭表示好。

  兩人一同踏出ティナ的帳篷,所幸在回目的地前沒有遇到任何同伴,否則フリオニール還得煩惱該如何ティーダ頭上這對貓耳朵的由來。

  並肩走著,不用多久便回到熟悉的居住所。

  在進入帳篷內時,フリオニール轉身問身旁的少年:「ティーダ,你討厭這對長出來的貓耳朵嗎?」

  對方明顯為這個意料外的題目愣了下,見此,フリオニール則拉著ティーダ坐下,耐心地解釋:「對我來說,不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永遠都是ティーダ,就算多了一對貓耳朵,這點也不會因此改變,你仍然是我喜歡的人。」

  就算今天ティーダ長出的不是貓耳朵而是別的東西,フリオニール也有絕對的自信可以說自己不會改變喜歡ティーダ的這份心意。

  宛如太陽般的笑容、總是為他人著想的善良、像小孩子一樣單純可愛的一面……真要說的話是說不完的,フリオニール喜歡著ティーダ的全部,不論外表再怎麼改變,也只有這點是不會變的。

  他的確也覺得這樣的ティーダ很可愛,但是就算沒有這對貓耳朵在,フリオニール本來認為ティーダ非常可愛誘人,若不控制的話,也有可能會隨時做出不該做的事情來。

  這對動物耳朵所產生的影響,對フリオニール來說幾乎可以說是零的。

  ティーダ以訝異的眼神注視著面露認真神情的フリオニール,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帶著紅透的臉龐別開視線。

  「……這種時候說這種話太犯規了啦……」

  連這種時候フリオニール都想把對方緊緊擁入懷中。

  「一開始我是很討厭這對貓耳朵沒錯,因為一想到フリオ說不定會討厭我這個樣子,我就覺得好害怕,可是越是這種時候就越想和你在一起……」

  「ティーダ……」

  「但是你突然說出這種告白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啦。」

  用力抬起來面對自己的是一張連眼角都染上粉紅的不知所措。

  一股腦地煩惱、一直都只在考慮自己的事情、腦中想的全是有關自己的事。

  實在太可愛了,フリオニール真的覺得這樣的ティーダ可愛得不得了。

  伸手撫上了帶有些熱度的臉頰,內心的遲疑僅只維持了一會兒,フリオニール輕輕吻上了柔軟的唇。一開始是輕啄似的碰觸,幾個細碎的吻落下後,才緩緩加重了重疊的力道,宛如要將ティーダ的呼吸給吸取般,漸漸深入禁忌的領域。

  一點一滴的,將兩人的熱度重疊。

  「嗯……」

  ティーダ的身體輕輕一顫,像是出於反射性動作地伸手抓住自己的衣服,肩膀也變得緊繃。

  探入口腔內的舌與ティーダ的碰觸,溫柔地來回舔舐內膜,不時吸吮著軟嫩的舌,不光是對方的呼吸,フリオニール也覺得腦袋變得昏沉,想要索求更多。

  但他還是忍了下來,並在發現到ティーダ身體異常僵硬時分開了兩人的身體,以指尖撫摸連脖子也染上櫻紅的戀人問:「怎麼了?」

  將自己完全交給フリオニール的ティーダ緊緊抓著他,用著幾乎要被心跳聲蓋過的細小聲音回答:「身體好怪……」

  「明明平時不會這樣的,但是跟フリオ接吻時……比平時還要有感覺……為什麼、感覺好棒……」

  「討厭嗎?」

  懷中的人用力搖了搖頭。

  「那我、可以繼續嗎?」

  抱著略感緊張的心情如此詢問後,ティーダ便用力抱住自己說「當然可以」。

  不知怎麼地,フリオニール有種今天可能會踩不住剎車的預感。


***


  ティーダ發現自己太大意了。

  原本以為頭上這對貓耳朵所產生的影響最多只在於聽覺靈敏度的改變,儘管那時與フリオニール的吻的確產生了不同於以往的感官,但ティーダ並沒有想太多,認為這只是自己的錯覺,仍選擇了繼續當下的行為。

  雖然不至於對自己的決定感到後悔,不過ティーダ確實也產生如果當時拒絕就好了的想法。

  太舒服了、舒服得好像快死掉一樣。

  「嗯、呼嗯、嗯……」

  深埋在體內的手指搔弄著內壁,以緩慢但確實的動作拓展著狹窄的部位,甚至可以清楚感覺到自己正含著三隻手指,每一次的按摩都會掀起令身體發狂的綿密。

  這是過去和フリオニール交歡時從未感覺到的,彷彿將接受到的刺激加重好幾倍,並用力刻在神經上般,強烈得幾乎令ティーダ暈眩,卻又無法克制的要求更多。

  呈現雙腳張開將フリオニール夾住的羞恥姿勢,儘管知道這個模樣也會把昂揚的中心暴露於對方眼前,但ティーダ早已無心去在意一開始的難為情。

  隨著身體被開拓,腦中的理智也越來越薄弱。

  注意到ティーダ吸呼變得急促的フリオニール暫時停下了手指的動作問:「ティーダ,你還好嗎?」

  「沒事……手、嗯嗯……手指、啊、嗯……已經可以了……」

  「可是……」

  「沒關係,我想要フリオニール的……不要只是、手指……」

  想要感受最真切的熱度,如果不這樣的話,累積在體內的熱度就無法得到治癒。

  不是フリオニール的話就不行,就算把最丟臉的一面給對方看也沒關係。

  會有這樣強烈的快感產生,一定也是因為在眼前的人是フリオニール的關係。

  「我知道了,如果會痛的話一定要說。」

  「好……嗯、唔嗯……」

  體內的手指被抽出,ティーダ的視線反射性地追隨著フリオニール的動作,看到恐怕要比自己大上一圈的慾望完全勃起的樣子,思及等一下身體就要被深深貫穿,腰部深處便感到一陣疼痛。

  感覺到被充分放鬆的部位抵上某種硬物,知道是フリオニール即將進入自己的身體,ティーダ邊深呼吸放鬆身體,做好隨接納對方的準備。

  像是在等待這個時機,フリオニール用著緩慢到甚至讓人感到心急的動作埋入自己的慾望。

  「嗯、嗯嗯……」

  「ティーダ……唔!不要、突然咬緊……」

  「誰叫フリオ的動作太慢……呃、啊啊……!」

  摩擦到體內最為敏感的那點時ティーダ不住發出了尖銳的聲音,下意識繃緊身體的同時,埋在體內的慾望也跟著一震,接著完全沒入。

  上方落下粗重炙熱的喘息,抬起視線注視著因忍耐而皺緊眉頭的フリオニール,伸手抱住了同樣以熱切眼神凝視自己的戀人肩膀。

  既寬廣又令人安心,不時竄入鼻腔中的味道是屬於フリオニール的特別香味,此時卻像是化為媚藥般麻痺著快感中樞。

  靜靜地,兩人之間只迴盪著彼此厚重的氣息。

  「這對貓耳朵……」

  耳邊突然傳來沙啞的低吟。

  「雖然看起來也很可愛,但我最喜歡的還是原本的ティーダ,因為我、而變得狂亂的你……」

  「フリオ……」

  「抱歉,今天我可能沒辦法手下留情了……」

  「……就算這樣也沒關係。」

  稍微分開了兩人的身體,ティーダ唇邊揚起溫柔的微笑,在フリオニール微啟的唇上印下一吻。

  「我今天也想要フリオ,所以就盡情做吧?」

  「你……!說出這種誘人的台詞來會怎麼樣我可不知道喔!」

  「嘿嘿。」

  就算是這樣也不要緊,ティーダ知道對方最後一定還是會因為顧慮到自己而有所保留。

  フリオニール就是如此溫柔的人,而ティーダ喜歡的就是這樣笨拙但溫柔可愛的フリオニール。


***


  令人意外地,ティーダ頭上的貓耳朵在兩天後的早晨便消失無蹤。

  不過因早起的フリオニール發現這件事,當他叫醒仍在睡夢中的ティーダ並告知這件事時,明顯仍未清醒的對方僅只眨了眨眼皮,撲向自己的懷中後便帶著幸福的表情繼續熟睡。

  「真是的……」

  抱住了像是貓一般像自己撒嬌的ティーダ,苦笑著替兩人蓋上被子,於對方臉頰上輕輕一吻後也回到被窩中。

  在告訴大家這個消息前,フリオニール想先獨佔這一段短暫的幸福。



《完》



*****


嗚嗚嗚(土下座
其實要不要發這篇我真的猶豫好久,由於是突發性產物,執筆的時間大約只有三四天左右,老實說能夠寫出這麼多我自己也很意外,加上這是我第一次執筆寫「貓耳」這個主題,感覺異常的苦手…

雖然在開頭打了未滿十八歲者的注意事項,但內容並非市面上(?)的貓耳主題那樣,話雖如此,事實上一開始我寫的的確是那樣的鹹濕內容……(艸)不過恥力不夠的我終究寫不出小野獸的妄想,再說我想フリオニール也做不出玩弄貓耳挑逗ティーダ這種事來。

可以的話這篇我之後想再好好想想重寫一次,內容感覺有許多地方都沒有抓到感情表現,有時間的話我想再好好利用這個題材!執筆過程中真的非常愉快,想像兩人的心情創作時,嘴角甚至會不自覺的揚起,真的好喜歡這兩個人的相處模式。

嗚嗚嗚越寫越覺得這兩個人好可愛,好想出出210本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FINAL FANTASY DISSIDIA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46-c4894c19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