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情人節賀文】巧克力的苦澀與甜美(210)  

  房間內充滿了濃濃的巧克力香。

  最初聞到時還以為是錯覺,畢竟住在這個一廳兩房一廚規格的公寓中,廚房在製作餐點的味道是不可能漂進門房關上的房間內;更重要的是,在這種連天色都還未亮的凌晨中,是不可能會有甜點的味道出現。

  然而隨著時間過去,纏繞鼻腔的甜味並未散去,フリオニール這才意識到這不是錯覺。算是對甜點有某種程度接觸的フリオニール很肯定這不是自己認錯,而是真的有人在製作巧克力。

  公寓附近並沒有任何甜點店,最近的必須步行約十分鐘距離到商店街內才有,因此不可能會是附近傳來的,如果真要說的話,那麼可能性就只有一個。

  看了眼顯示時間為五點零三分的電子鐘,儘管覺得奇怪,但非得把不清楚的事物搞懂的固執性格還是讓フリオニール有所行動。

  下了床走幾步到門口,一打開門便能聞到更加濃郁的巧克力味。

  フリオニール不住輕皺起眉。

  儘管會製作甜點,平時也會跟著戀人多少吃一些,但フリオニール絕對稱不上是喜歡吃甜點的人,如果現在有個熱愛甜食的人在一旁的話肯定會因這濃厚的可可香感到無比歡喜吧,但對他フリオニール而言只是過於甜膩的味道。

  要是連在這裡的味道都這麼強烈的話,那麼進到廚房後一定會像是走入專門製作的甜點店中那樣撲鼻吧。

  「不過甜味挺重的……」

  可以從味道來判斷所使用的巧克力並不差,儘管相當甜但不會產生排斥感,可以聞到少許的牛奶味,大概是使用牛奶巧克力來製作吧。如果對方是使用自己常用的品牌,那應該是瑞士蓮的牛奶巧克力,甜而不膩的口感相當滑潤,戀人非常喜歡吃。

  走過客廳後接著就是半開放式的廚房。當初在挑選公寓時並沒有特別指定規格樣式,公寓似乎是由房東的喜好所裝潢,不過フリオニール也很喜歡,戀人似乎也喜歡從客廳就能窺探到廚房這點。

  但是從フリオニール現在的角度無法看見廚房的情形,而為了弄清楚來龍去脈,他也打算找唯一的同居人問清楚,為什麼會在這種時間起床做巧克力?為什麼要一個人做?找我一起幫忙不是更快嗎?內心累積了滿滿的疑惑。

  幾乎無聲的腳步聲往廚房前進,フリオニール並未特地放輕腳步,只是習慣所使,也因此背對著他的戀人並發現到自己靠近,仍專心一意地攪拌瓦斯爐上的碗。

  手肘離鍋子太近了。首先注意到這點的フリオニール皺起臉。

  不論做什麼料理都必須注意手的位置,離身體太過靠近或太遠都容易發生危險。一般而言都是以腰部為中心活動,擺出腋下夾緊、手臂擺放在腰高度的位置,基本活動也是以這樣的姿勢運作,繃緊身體是為了隨時能做出反應。

  大致掃了下一旁放置的材料與桌面上的物品,フリオニール可以推測出對方想要做什麼了,可是這並未解決他所有的疑問。

  「ティーダ,這個時間你在這裡做什麼?」

  完全沒有發現到フリオニール已經醒來的ティーダ身體猛然一震。

  而就在對方繃緊肩膀轉動身體的時候,右手手肘不慎碰到了正在進行加熱溶化的鍋子。看見鍋子倒下的同時フリオニール跨步向前,一把抓住了ティーダ的手臂大喊:「小心!」將對方立刻拉出可能會被濺灑到滾燙液體的範圍。

  鍋子掉落到時常清掃保養的木地板上發出「鏘」的清脆聲音,鍋內的咖啡色液體翻倒一地,腳背則傳來被熱水燙傷的痛處,但是比被熱水燙到還要更令人難以忍受。


***


  完全搞砸了。

  將需要的材料於前一天購買齊全,趁著フリオニール還在睡覺時早起製作巧克力,等到對方醒來把成品交出去--計畫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做到一半時不只被フリオニール發現,對方甚至還為了保護自己而被加熱溶化的巧克力液體給濺到,當下ティーダ差點沒急得哭出來,他簡直要用絕望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在對方的指示下幫忙處理完燙傷的ティーダ維持著跪坐在フリオニール腳邊的姿勢再次道歉。

  如果道歉能夠讓フリオニール的傷口好的話,不論要道歉幾次自己都願意做。

  「不用道歉了,我不是說了沒關係嗎?」

  「這才不是什麼沒關係的事!」

  「你沒事這樣就好了,燙傷只要幾天的時間就會痊癒的,不需要擔心我。」

  「就說了不是這件事情……」

  自己明明才是該被教訓的一方,フリオニール卻溫柔地令人想哭。

  要不是在事情發生後フリオニール有一一給予指示,自己恐怕什麼也不會做吧。

  被發現自己在偷偷製作巧克力就已經夠緊張了,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下一秒接著發現重要的人被燙傷,即使不看對方表情,負責將巧克力融化的ティーダ知道那些液體溫度多高,光是想像這些東西碰到皮膚就覺得好痛。

  但是即使知道自己有可能會被濺到,フリオニール還是出手幫了自己,ティーダ的戀人就是這麼一個令人安心信賴的存在,但在這種時候體認到這點只會讓他更自責。

  低頭看著綁上繃帶的腳掌,眼眶不自覺地紅了。

  「フリオ為了我而受傷這種事……我一點也不高興啊、笨蛋……」

  敘述的語調逐漸轉為啜泣。

  「你也是我很重要的人啊,看到你被巧克力燙到的時候我快嚇死了,根本沒辦法冷靜……但是你卻說沒關係……這種事、我才沒辦法接受……」

  「就跟你的想法一樣,我也不想看到最重要的人受傷。」

  聞及這番過於溫柔的話語,ティーダ抬起了視線與フリオニール接觸。對方從沙發上滑下,盤坐在他面前。

  寬大厚實的手掌撫摸著臉龐,用指腹摩擦濕潤的眼角,每個動作都極為溺愛,讓人能深深感受到フリオニール散發出的愛意。

  對方臉上掛著有些困擾的笑容,但在ティーダ眼中看來是極為燦爛的。

  「抱歉,讓你嚇到了,但是燙傷的範圍並不大,真的沒什麼大礙。只不過浪費的那些巧克力,這點的確挺可惜的。」

  「那種東西只要再做就有了,又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可是這是ティーダ你為了我做的吧?」

  心臟猛然一跳。

  「特地瞞著我早起,甚至專心到沒發現我醒來了……是為了要做巧克力送給我對吧?」

  該說フリオニール非常的敏銳嗎?

  明明平時就是個甚至可以說是在察覺暗示方面擁有粗神經線條的人,在這種時候卻意外地非常細膩,好像內心計劃的事情全部被看透了。難道是自己臉上寫出了想做的事情,フリオニール才能全部猜中嗎?

  明明發生了這種事情……為什麼對方還能露出這麼幸福的笑容來呢?

  ティーダ將額頭撞上フリオニール的肩膀,用著悶悶的聲音問:「フリオ……你不生氣嗎?」

  「為什麼我要生氣?」

  「因為我害你受傷了,還弄髒地板……」

  頭頂傳來無奈的笑聲,但抱住自己的手臂非常溫暖。

  由於體型差的緣故,ティーダ很容易就被フリオニール完全納入懷中。儘管自己曾抱怨過也想長高點,但後來想想維持這樣也不是不好,被抱住的感覺非常舒服。

  「我不是說了嗎?你沒事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出了什麼意外我真的會受不了。」

  「……對不起。」

  「別道歉了……等等清理完後,接著轉換心情來一起做巧克力如何?」

  「可以嗎?」

  「當然,兩個人一起做不是更好嗎?」

  像是要確認自己沒有聽錯,ティーダ抬頭看著フリオニール柔和的笑弧。感覺臉上微微發熱,接著用力抱住了眼前的戀人,將全身沉浸在名為フリオニール的舒適氛圍中。

  自己果然很喜歡這個人。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

  想要將心中這些想法傳達給對方,於是很自然脫口而出:「我最喜歡フリオ了。」フリオニール則用著彷彿將聲音浸泡於糖漿中的溺愛聲音回答:「我也是。」

  巧克力的味道仍充斥在廚房與客廳間,然而除了甜味外,仍可聞出融合於其中的淡淡苦味。



《完》


*****


今年時間實在不足,儘管想寫的東西很多,最後還是只能擇一寫出一篇,因為某些原因最後決定寫了210作為祝賀情侶。ティーダ這孩子真的好可愛啊,越寫越覺得這孩子真是可愛得受不了。

不論是DFF內的210及710,還是FFX本作中的アロティ我都非常喜歡,由於兩個作者所詮釋出的性格不太一樣,寫起來的感覺也會有所改變。

以DFF的ティーダ來說是較為開朗直率的,FFX中的ティーダ則帶了點鬱悶的味道,不過兩者的本質都還是善良替他人著想的可愛孩子,只有這點是不會變的。

在執筆這篇《巧克力的苦澀與甜美》時總覺得兩人的相處模式仍有些地方沒有揣摩到位,這是有些令人遺憾的一點,但執筆過程中非常愉快,尤其喜歡描寫兩人互相信賴、重視的這種純淨感,我想這或許是我喜歡這兩位的原因之一。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FINAL FANTASY DISSIDIA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42-88bf60d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