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在做什麼?」

  當羅伊德專注於將線頭穿過針孔時,突然傳來了詢問的聲音。

  抬起視線看向如此詢問的庫拉多斯,暫時放下針線回答:「看就知道了吧,我在補衣服。」以唾液重新整理有些分岔的線頭,這次很順利就將線穿過針孔,接著將已經剪好長度的棉線於尾端打上死結。

  「今天去幫老爸送東西時不小心勾破衣服了,不趕快補起來的話會越破越大,所以才會現在弄。」

  拿起放在一旁的衣服,翻找今天外出時不慎被樹枝劃破的洞。破裂的地方約只有一公分長,如果是這種簡單的縫補作業,羅伊德只要五分鐘左右就能修補完全。

  像是對此舉動感興趣,原本立足於門口的庫拉多斯踩著穩重的步伐進入房間內,拉開書桌的椅子在羅伊德面前坐下,看著動作熟練的他刺入第一針。

  「我還挺意外的,沒想到你連縫紉都會。」

  聞及對方的話,羅伊德頭也不抬的回答:「這種事情只要多試幾次就會了啦,其實不難的。」

  由於生長環境緣故,為了幫收養自己的戴克分擔工作,羅伊德從小便開始接觸家事,除了料理外也學會了不少打掃心得,縫紉只是其中之一。

  起初只是因看到戴克的衣服磨破而試著縫補,沒想到意外地並不難,在初次嘗試且沒有刺傷手指後,羅伊德也開始學習如何縫補衣服。

  村裡的大嬸們知道後都相當驚訝,不過羅伊德並不覺得有什麼值得訝異的,就跟劍術一樣,時常練習就能學會了。

  迅速將破掉的地方修補,完成後收線,最後以剪刀剪斷多餘的部分。

  「好,完成了。」滿意地將衣服展開觀察。

  「對了,庫拉多斯你有沒有要補的衣服?有的話我順便幫你弄。」

  「有是有,不過我自己弄就行了……如果你願意的話,我的確有別的事想拜託你。」

  鮮少聽見對方有求於自己的羅伊德很快便點頭答應:「當然可以!」

  只見庫拉多斯淺淺一笑,停頓了會兒後才說:「我希望你能教我縫紉,這方面我不是很熟悉。」

  先是為對方也有不拿手的事情感到訝異,接著隨即回答:「沒問題,這種小事就包在我身上吧!」

  「那我去拿需要縫補的衣物,等等拜託你了。」

  如此說完的庫拉多斯起身離開了房間,不出多久便拿著時常穿著的外出服返回,於同樣位置做下後將手中的衣物遞給了羅伊德,邊解釋:

  「這是之前蓋木屋時不慎扯破的,最近破洞越來越大,我一直在想該怎麼處理這個比較好。」

  翻看著接過的衣服,很快便在衣角部分找出約有五公分長的破洞處,恐怕這破掉已有一段時間了,可以發現靠近裂痕中間的毛線有被磨過的痕跡,外邊則仍繼續擴張。

  雖然破裂的地方相當大,不過處理方式並不難,只要順著裂痕縫補就能解決,大約十到十五分鐘就可以處理完畢。

  在腦海中編織解決手段,羅伊德邊抬頭問:「庫拉多斯,你以前有自己補過衣服嗎?」

  對方露出了有些苦澀的笑。

  「只有幾次經驗,不過結果都不大好,所以才希望你可以教我怎麼做才能縫的跟你一樣漂亮。」

  「那我先縫一半給你看,剩下的你自已試試看怎麼樣?」

  「當然好,麻煩你了。」

  在庫拉多斯專注的眼神注視下,羅伊德先將已經是先穿上綿線的針拿出,把破洞處明顯的展開,用著對方也可以清楚看見的姿勢開始動作。

  將參差不齊的地方稍微向內折,從外面刺下第一針,接著從裡面穿出,以交叉縫補的方式慢慢修補,轉眼間便已完成了四分之一。

  為了能讓庫拉多斯也看清楚裡面的縫補方式,進行到一半時羅伊德將衣服翻過,把另一側的模樣攤開。

  「這是我自己習慣的方式,從外面刺進來的時候,裡面就像這樣……跟外面一樣慢慢修,如果怕裡面補的樣子不好看,可以每穿幾針就翻面看一下抓距離。」

  「原來如此……」

  「習慣了之後就可以不用看直接穿了,不過得小心別刺到手喔。」

  簡略的講解完後再次翻面,以特別放慢過的速度縫完剩下的部分,將另外一半交給了神情異常僵硬的庫拉多斯。

  鐵青認真的神情就像在面對強敵一般,看見庫拉多斯露出這樣的表情來,感到有趣的羅伊德不住輕笑出聲。

  「不用那麼緊張啦!只要抱著平常心去做就行了。」

  盯著手中的針線陷入短暫沉默裡,低喃著「是嗎」邊開始第一針。

  為了不讓對方分心,羅伊德僅只以視線觀察庫拉多斯的動作,在看見有誤的地方時便給予建議。

  就如同對方自己說的,或許是沒什麼機會能接觸縫紉吧,手指動作相當僵硬且生疏,為了確定裡面的部分也有好好穿上,時常會停下來翻看衣服兩面,確認好幾次後才會繼續。

  以緩慢的速度縫了一陣子後突然發生了意外。

  正當庫拉多斯打算從內側將針穿出時,不慎直接刺穿了手指皮膚,所幸是從邊邊的地方穿過,傷口並沒有很深,不過羅伊德還是被嚇了一大跳,反射性便將冒出血的手指以嘴含住。

  這是羅伊德的習慣動作,不止縫補、當手指受傷流血時他都會習慣性這麼做。

  血的鐵銹味於舌尖散開,始終無法習慣這股味道的羅伊德微微皺起眉,將視線轉向庫拉多斯時,發現對方瞪大了雙眼看著自己。

  愣了一會兒後才發現對方吃驚的原因,甚至可以感覺到臉在一瞬間唰紅的熱度,難為情的低下頭避開與庫拉多斯交會的視線。

  將血液舔掉後放開了手指,仍維持低著頭的姿勢站起身,用著緊張的語調開口:「我、我去拿藥箱!」然而在走過庫拉多斯身旁時手腕卻被抓住。

  回頭看向抓著自己的人,換上平靜臉孔的庫拉多斯則搖了頭表示不用。

  「可是……」

  「你忘了嗎,我會治療魔法。」

  語落的同時唱詠起簡短的魔法咒文,浮現出的柔和光芒包覆住庫拉多斯全身,待熟悉的溫暖消失,手指上的紅腫處也完全消失。

  對此羅伊德更加感到丟臉。

  「抱歉,剛剛做了奇怪的事情,那個是……」

  「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不用那麼介意。」

  「……為什麼你會知道?」

  「平時只要多觀察你就會發現你的習慣了,總之你先坐下吧。」

  無法反駁這番話,帶著仍無法平靜的心情於床邊坐下。

  緊張的情緒讓羅伊德無法正視庫拉多斯的臉,不知道該說什麼,卻也不見對方有打算繼續縫補衣服的動作,只剩下在耳邊敲打的鼓噪聲是明顯的。

  過了一會兒後,前方才傳來沉穩的語調開口:「別那麼緊張,我並不介意,只是稍微被嚇到了而已。」

  「以前安娜也會對你這樣做,讓我誤以為是你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

  聞及母親的名字出現,羅伊德反射性的抬起頭問:「小時後?」不知不覺間換上溫柔神情的父親則點頭回答:「是啊。」

  「每當你跌倒或是不小心弄傷手指時,安娜都會親一下受傷的地方,施下『治療魔法』讓你停止哭泣。」

  「原來媽媽以前做過這種事啊……」

  「對那個時候的你來說那可是比任何藥都要有用的,我以為你想起了這件事,不過現在想想那時你才三歲,根本不可能會記得的。」

  「那麼庫拉多斯你會做那個嗎?」

  「偶爾會。」

  腦中浮現出庫拉多斯對年幼的自己所施的「魔法」,儘管感到難為情卻也非常開心。再次看向對方原本受傷的手指,緊張感已經退去不少。

  抬起視線與庫拉多斯柔和的笑顏對上,對方溺愛地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傾身於唇邊輕輕印上一吻。

  「不過還是現在這樣就夠了。」

  「為什麼這麼說?」

  「你受傷的話就不能這樣吻你了吧?」

  聽到庫拉多斯用著帶有些許可惜的口吻這麼說,羅伊德搔了搔臉回答:「我是無所謂……」嘴角漾出靦腆的笑容。

  「反正你一定會幫我治好的嘛,所以沒關係啦。」

  然而庫拉多斯卻像是聽到令人苦惱的發言露出苦笑,還沒開口問為什麼,對方便槍先說:「總之先把剩下的部分縫完再說吧。」

  沒有意見的羅伊德自然表示好,同時在開始前祈禱庫拉多斯這次不會再刺傷手指。



***


雖然算不上和聖誕節有關,不過的確是想慶祝這個節日的賀文(ry
自從開始寫這兩位也已經過了一年的時間,能持續這麼久我自己也很驚訝,不過日後也會繼續當個孤單的自耕農(?)加油的,如果有人願意看、且能對這兩位產生興趣的話就夠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テイルズオブシンフォニア クラロイ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32-4720578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