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側に欲しい  

  「哈、哈啾!」

  即使是身在開著暖氣的旅館中,將原本保暖用的斗篷脫下後,身體仍無法適應冷冽氣候的羅伊德不住打了個噴嚏。

  將手套脫下,以手指摸了摸有些發紅的鼻頭,在內心打定主意等等要去洗個熱水澡溫暖身子。

  身後傳來了同房夥伴的詢問:「羅伊德君還是不能適應這邊的天氣嗎?」羅伊德則邊脫下外衣回答:「我想是吧。」

  「不過倒也不會覺得困擾啦,不管天氣再冷,只要努力用意志力克服就服好了。」

  「這種話也只有你說的出來而已。」

  看著對方絲毫不受天氣影響的模樣,羅伊德不解地反問:「可是傑洛斯你看起來不是已經習慣了嗎?」

  明明穿著比自己更少,傑洛斯看來仍跟平時一樣輕佻有餘,儘管途中有聽見對方抱怨氣候一事,卻不見臉上表現出感到冷的模樣。

  進入這個雪的國家已經有三天的時間,儘管最初對於這般和家鄉南轅北轍的氣候很不是應,經過幾天的活動已多少能習慣總是飄著雪的天候,也從冷到忍不住發抖的程度,改進到只要外出穿上斗篷就能自由活動。

  其他人的樣子看來也習慣不少,不過這幾天似乎正好遇到下大雪的時期,有時入夜後會刮起甚至無法外出的風雪。

  於傍晚回到下榻的旅館時,老闆也向他們警惕了今晚也會是下大雪。

  面對丟出的問題,坐在床鋪上注視他的傑洛斯半是開玩笑的回答:「當然是因為本大爺的適應力比你還要高囉。」

  對自己體力很有自信的羅伊德也不甘示弱地回答:「既然你都沒問題了,那我一定也可以適應的。」

  「既然親愛的對自己這麼有自信,那麼明天就來一場久違的約會怎麼樣?」

  突然緊急轉向的話題讓羅伊德不住一愣。

  「好是好……不過要去哪裡啊?」

  「兩人獨自去街上逛逛如何?在這種情況下也沒辦法去太遠的地方吧。」

  「說的也是啦……」

  由於仍有其他夥伴得顧慮,加上一行人身負重要任務,即使難得有了空閒時間能夠外出走走,也無法隨心所欲地到處活動,能夠利用少許時間享受兩人時光的機會少之又少。

  兩人的關係在隊伍中是秘密的,要找到能夠放心外出的機會可說是幾乎不可能。距離上次兩人單獨外出已是五個禮拜前的事情,儘管傑洛斯平時仍用著開玩笑的態度對自己性騷擾,果然只有那樣是不行的。

  想來明天只要完成預定調查後就還能停留約半天左右的時間,羅伊德便勾起笑容用著期待的口吻道:「那麼就一起去街上走走吧,好久沒兩個人出去了呢。」

  邊以誇張的慶祝神情大喊「那就這麼說定了」,傑洛斯邊擈向羅伊德並將其擁入,久違的肌膚接觸感受到了彼此的體溫,不禁為此感到有些難為情,原本冰冷的臉頰開始熱了起來。

  總覺得、好像很緊張。

  仍抱著羅伊德的傑洛斯調侃地問:「怎麼了,羅伊德君意外的很安分呢?」以相當愉快的神情低頭看著懷中的少年。

  羅伊德微微避開了對方過於露骨的視線回答:「沒什麼啦,只是覺得、有點緊張……」
  
  「話是這麼說,不過我還是覺得很高興,也很期待明天的約會喔!」

  聞及這番話的神子像是捕捉到了什麼,勾著別有意味的笑弧,倏地瞇起天藍色的雙眼呢喃道:「本大爺可是也期待著其他事情呢。」於耳邊落下一吻,環住腰部的手也緩緩收緊。

  了解對方指的是什麼事情,儘管感到害臊,充斥於內心的喜悅卻要多更多,羅伊德也勾住傑洛斯的肩膀,於對方唇邊一吻。

  「我也會期待的。」

  對方微微瞪大了眼,接著唇邊漾開無可奈何的笑容,用力抱住自己。

  「你果然是個危險人物啊。」

  這次無法解讀對方話中意思的羅伊德,只是任憑傑洛斯將臉埋進自己肩膀中抱著。

***

  經過了一整晚的強大風雪,早晨的天氣顯得格外晴朗,天氣很難得是個暖陽,是讓人想外出曬曬太陽的溫暖氣息。

  與傑洛斯約的時間是下午,早上起床從旅館離開後,羅伊德首先去蒐集之後所需的相關情報,一行人忙了一上午並前往鎮上的餐館吃中餐。

  已先說好下午為自由活動時間,中餐結束後大家便各自散了開來,原本羅伊德打算和傑洛斯一起直接往目的地出發的,因對方說要先回旅館拿東西,而只好先自行前往約定地點等待。

  那是位於城鎮中心位置的飾品專賣店,在發現這間店的同時就一直很想進來逛逛的羅伊德,今天也打算和對方一起進去。

  等待的時間並沒有很久,不久後便從人群中發現傑洛斯顯眼的身影出現,向對方揮了揮手,以笑容迎接。

  面對小跑步靠近的羅伊德,傑洛斯毫不在意他人眼光,微微彎下身子於他嘴角印上一吻,輕道:「讓你久等了,親愛的。」

  儘管是平時打鬧也會出現的舉動,然而思及一旁還有他人的存在,羅伊德不住低聲抱怨:「這是在外面耶!」

  「有什麼關係,難得的約會當然要好好把握,我們可是『戀人』呢。」

  「話是這樣沒錯啦……」

  「那就別在意這種小事了,我們快出發吧,羅伊德君?」

  看著邀約般朝自己伸出的手,羅伊德僅只猶豫了會兒,接著也伸出自己的與之握住。

  反正機會難得,偶爾這樣有什麼不好呢。

  由於兩人都認為去哪裡都好,加上傑洛斯也說「只要能和親愛的在一起,本大爺不論去哪裡都可以」,昨晚討論地點時便決定以散步的方式度過今天一整天。

  對總是匆忙來回奔跑的他們來說,羅伊德認為這是最好的方法,像這樣以輕鬆步調渡過一日,對他而言已經是相當難得的。為了世界存活而四處奔跑的他們,幾乎沒有能放鬆的時刻。

  所以當羅伊德與傑洛斯於街道上緩慢前進,邊聊著無關緊要的小事相視而笑時,他感受到了許久未有的閒情逸致。

  儘管有不少路人對他們投以奇怪的目光,羅伊德並不在意這些,不過對於傑洛斯過於大膽的行為,有時還是會受不了而給予阻止,雖然對方總是忽略自己的推阻。

  一起去買看起來很可口的甜點店時,老闆娘也打趣地問「你們是情侶嗎?」,傑洛斯則搶在他之前回答「那當然囉,我們看起來很恩愛對吧」,讓老闆娘笑的更開,甚至多送了他們一個小蛋糕。

  雖然對方愛開玩笑的態度並沒有改變,羅伊德仍察覺到了與那平時輕浮不同之處的特別。若說傑洛斯平時的輕佻是為了掩飾某事,那麼今天的笑容就是發自內心的,至少羅伊德認為,今天的傑洛斯看來是真的很愉快。

  或許是受到這股些微變化的影響,讓羅伊德也變得稍微開放些,隨著時間漸漸過去,對於傑洛斯於大眾注目下的吻也轉為不在意,甚至在被吻後會回以同樣的動作,享受對方一瞬間浮現的難為情。

  在自由活動即將結束前,兩人來到了最後一個地點--最初集合的飾品店。

  推開擦得潔淨的玻璃門進入店內,不同於戶外的溫暖立刻傳達到感知神經。店內的空間並不大,設計相當有質感的擺設擺放著許多做工精細的銀製飾品,除了常見的項鍊外,也有手鍊、別針、吊飾,櫃檯甚至擺放著各種樣式的銀戒指。

  羅伊德不住因此看得入迷,每一種設計對他來說都是新奇的,是在家鄉時從未看過的飾品樣式。

  直到身旁傳來「羅伊德君,時間差不多囉」的呼喚,羅伊德才驚覺自己已經看了好一段時間,馬上回神道:「抱歉,我看得太入迷了。」

  不同於平時所看到的輕浮笑容,神情很是溫柔的傑洛斯用著輕快的語調回答:「不用在意,回旅館前再陪本大爺去一個地方吧。」

  「嗯!那我們快走吧!」

  如此點頭回答的羅伊德主動握住了對方的手。

  兩人於店員的招呼聲中離開了店內,於傑洛斯的帶領下來道剛才散步時也經過的小公園。接近傍晚時分的現在只剩下零星的人們,大多數的人都已踏上回家的路。

  傍晚的沉橘很快就消失於厚重的雲層內,逐漸刷上深藍色調的天空映出了夜晚的氣息。

  抬頭看了眼天空,羅伊德不住心想今晚是否也是個風雪夜。

  拉著自己往前的力量消失,腳步也跟著停下,注視眼前面對自己的神子,羅伊德主動問:「怎麼了?傑洛斯。」

  像是在顧慮什麼,帶著緊繃神情向他跨出一步的傑洛斯露出了少見的認真。

  「羅伊德,你會後悔和本大爺在一起嗎?」

  過於突兀的問題讓羅伊德不禁愣住,不過還是馬上回答:「我怎麼可能後悔。」

  「……說的也是,不過啊、我還是覺得很不安。」

  「不安?」

  「啊啊、我很害怕我愛的人會再次離開,即使今天能這樣在一起,我還是很怕你總有一天會離開我。」

  「你在說……」

  「所以就算只有今天也好,我希望羅伊德你別忘記這天的事,對我來說,這天發生的事也會是我最重要的回憶。本大爺要說的只有這些而已。」

  對方究竟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情說出這番話的? 

  得知傑洛斯那段屬於黑暗的過去時,羅伊德也了解到對方一直以來都生活於只有獨自一人的孤單裡,透過這個事件所得知的,並不只是單單的回憶而已。

  那份隱藏於輕率之下的哀傷,以及不時流露出的寂寞……恐怕這些仍然影響這著傑洛斯吧。

  於幸福環重中成長的羅伊德無法體會他人所遭受的痛苦,然而仍有一件事是他可以做到的。

  踏出腳步將兩人間的距離縮短,再次握住不知何時變得冰冷的手指,並笑著看向微微瞪大雙眼的神子。

  「不論之後會發生什麼,我喜歡傑洛斯你這件事是不會改變的,現在是、以後也會是。」

  「羅伊德……」

  「所以別說這種像是要離別的話,我現在不就在你眼前嗎?」

  太過深奧的事他無法理解,羅伊德也無法預測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不論面臨什麼樣的情況,能採取的行動永遠只有一個。

  那就是活在當下。

  夾雜著苦澀的無奈笑容從傑洛斯唇邊漾開,感受到手掌被握住的同時,身體被一股力量扯過,轉眼間已身在對方懷中。

  抱住自己的身體微微顫抖著,羅伊德以雙手環住令人憐惜的戀人。

  耳邊傳來經過壓抑的聲音低喃「我喜歡你,羅伊德」,羅伊德則用著充滿幸福的口吻回答「我也是」。

  與兩人互相交織的體溫相反,帶著冷冽氣息的雪開始降了下來。

  然而和前幾晚不同,今晚是飄著細小雪花的美麗夜晚。



***


聖誕節快樂--!
為了因應甜蜜蜜的聖誕節,這次選了這兩位作為祝賀文,努力寫出了砂糖度滿分的文。話雖如此,這兩位的相處模式仍還有些地方沒有抓到,描寫過程中其實不太順利,尤其是神子方面,修改了很多次還是覺得不大滿意。
由於神子在我心中是個很嚴肅的腳色,所以在寫的時候不大會寫出搞笑向的一面,這點我自己也還在加強,不然總覺得不搞笑纏著羅伊德的神子就不是神子了(ry
真的好喜歡心靈方面脆弱的神子!一位依賴一位包容的相處模式完全正中我的弱點。

要是能讓大家看的開心那麼就值得了,當然明年也請多指教了www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テイルズオブシンフォニア ゼロロイ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31-a42493e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