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前進  

  羅伊德最近一直有個想法。

  並非特別困擾或是奇怪的念頭,相反地只是非常簡單且平凡,因為這是和過去相較之下有些特別的想法,才會讓他強烈意識到這個特殊的存在,並在近日與父親庫拉多斯相處之下,越發濃烈。

  在這般念頭驅使下,羅伊德於某一日晚上來到了對方房門前。

  吸氣、吐氣……重複三次後稍稍撫平緊張的心情,這才伸手敲了門。

  裡頭很快便傳來「進來」的回答,最後一次吐出胸腔中的空氣,帶著仍感到些許的緊張打開門,進到對方房間內。

  不知道是否正準備就寢,坐在床邊的庫拉多斯拿著一本書籍,維持同樣的姿勢抬頭看向自己,隨後露出溫和的笑容,首先開口:「怎麼了,這個時間找我有什麼事嗎?」

  「那個……只是有點事想問你而已,馬上就好了。」

  將門關起,背部貼上硬冷的木板。直視著眼神透出不明白的庫拉多斯,羅伊德鼓起勇氣問:

  「庫拉多斯你……明天有空嗎?」

  「有是有空,有什麼事?」

  「不介意的話明天可以陪我嗎?」

  「當然可以。」

  聽到這番回答,羅伊德總算呼出口氣放下了緊張,僵硬的表情也漾開了笑意。

  然而才剛鬆口氣,對方馬上緊接著問:「打算要去做什麼嗎?」

  「這個先暫時保密,明天你就知道了!」

  面對這番回答,庫拉多斯苦笑著低喃「是嗎」,雖然是傷腦筋的模樣,其中卻也透出一絲愉快。

  注視著面露溫和神色的父親,羅伊德有些害臊地抓了抓頭髮,唇邊揚起了少年特有的靦腆笑容,神情看來相當開心。

  「那麼明天早上再來找你,今天先這樣了,晚安!」

  「啊啊、晚安。」

  互相道完晚安後,踩著輕快的腳步往位於隔壁的自己房間前進。

  洋溢於內心的期待讓嘴角無法克制地刻出甜蜜的笑容。

***

  隔天早上於早餐過後尋找庫拉多斯的身影。

  一般而言會在房間或是家附近找到對方,今天卻在吃完早餐後就不見人影,興建小木屋的工地現場也沒有對方的影子,狐疑地回到家中後,竟發現庫拉多斯正待在廚房內。

  在門口喊了對方的名,上前拍了下轉頭看向自己的庫拉多斯肩膀。

  「真是的──你剛才到底去哪裡了,我到處都找不到你。」

  「我剛才去村子買了些東西……就是你在桌上看到的那些。」

  順著對方手指的方向看去,可以看見廚房桌上放了剛買回來的物品。

  在大多數的食材中還有些日常用品,見此,羅伊德低喃著「原來如此」邊開口:「那麼沒事的話我們就出發吧!庫拉多斯準備好了嗎?」

  「啊啊、隨時都可以出發了。」

  「嘿嘿,那就走吧!」

  掩不住的雀躍心情完全表現在臉上,像是被自己的情緒給渲染,庫拉多斯也展露出期待的神情,於羅伊德的帶領下一同踏出家門。

  由於早餐時羅伊德就跟戴克告知說兩人今天要出去一趟,遇到正準備前往鍛冶場開始工作的戴克時,得到了「路上小心」的道別。

  兩人前往的地方是位於附近的イセリア森林。

  應該很想問要去哪裡才對,然而走在一旁的庫拉多斯始終沒有主動問兩人的目的地是哪裡。直到走進森林相當內部的地方,羅伊德開始尋找那個提醒自己而設置的記號時,對方才忍不住問:「你在找什麼?」

  「通往秘密場所的記號。」羅伊德邊四處尋找回答。

  「很久之前,我在這附近意外找到一個很漂亮的地方,不過因為怕迷路所以我在入口附近做了個記號……奇怪了,應該在這裡才對啊……啊!該不會這個!」

  撥開被樹叢遮擋住的某個樹木,確定上頭有著用力刻出的X記號後,伸手探向一旁的樹叢。

  找到了。羅伊德不住笑得更深。

  轉身看向立足於身後的庫拉多斯,抓起對方的手說:「往這裡走」自逕朝樹叢邁開腳步。

  知道對方有跟上,便一面撥開樹叢一面以一定的速度前進,走了一段路後從樹叢中脫身,展開於眼前的景色是一大片淡粉色的花田。

  花田由蓊鬱的樹林所包圍,不知名的花卉盛開出強烈的美,與綠樹藍天搭配出絕佳的美景。僅只是看著便感到無比舒暢。

  就跟以前一樣沒變。

  放開了握住的手,轉身滿意地看著面露訝異神情的庫拉多斯,唇邊漾開得意的笑容道:「這裡很漂亮對吧?」

  發現這個地方時約是七歲左右。

  某次和兩位友人外出遊玩時不小心迷了路,四處尋找回家的道路時便意外發現了這個地方,為了確實留下以後還可以來的路,離開前也做了記號。

  自從那次起,這裡變成了只有自己知道的祕密場所,每當感到迷惘或是心煩時羅伊德就會到這裡來獨自靜一靜。

  這裡是個非常特別的地方,只是待在這裡而已便不可思議地感到安心。

  凝視著花田好一會兒後,眼前的父親勾著笑容回答:「……的確是個很漂亮的地方。」慢步到自己身邊。

  「這裡你有讓其他人來過嗎?」

  「沒有,這裡一直都是我的秘密基地,我想應該也沒有其他人來過。」

  「也就是說我是第一個呢。」

  「因為我想帶庫拉多斯來這裡嘛,也就是、那個……該怎麼說呢--」

  羅伊德於庫拉多斯的注視下忍著難為情開口:「最近不知怎麼地一直想和你多相處、在一起,然後……這個念頭越來越強烈,所以就是……那個、就把你約出來了。」

  意識到這件事情已有一段時日。

  最初只是「想要和庫拉多斯有多一點相處時間」這樣一個小小的念頭,隨著兩人相處時光過去,羅伊德也逐漸意識到自己所想要的並非是那樣單純的互動,而是更加親密的關係。

  想要更進一步--腦袋雖然浮現出了這個想法,卻到這裡就無情地中斷,想往前抓住,但仍無法了解在前方的東西是什麼。

  想在一起的念頭並沒有改變,是位於中心的本質產生了變化。

  儘管無法完全理解,自己自身似乎正在追求現階段以上的關係。

  --就像庫拉多斯渴求著自己一樣。

  「我很意外。」

  眼前的父親露出了苦笑,這讓羅伊德感到不安。思及這番舉動該不會只讓對方覺得困擾,內心便焦躁地靜不下心。

  像是看穿了這份不安,庫拉多斯伸手揉了揉羅伊德的頭髮,安慰道:「別露出這種表情來,我真的覺得很高興。」

  「那麼,你說的很意外是……」

  「是指你主動約我出來這件事,或許你自己還沒有意識到吧,不過你願意踏出這一步的心情比我想的還要早,讓我很訝異。」

  「說什麼早不早的,我很自然就有這種想法出現了,想和你……在一起。」

  「那麼今天就是你主動提出來的約會了呢。」

  「約、約會?!」

  意料之外的詞彙出現讓羅伊德的緊張感又增添幾成,見此,庫拉多斯只是用著勾起更深笑容的表情朝自己走近一步,惡質的反問:「如果不是的話,那麼你說是什麼?」

  「這麼說……嘛、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啦。」

  若要將這個由內心所驅動產生的行為命名,或許這個令人害羞的名字是最為合適的吧。

  想與對方更加親近,並建立出這之上的關係。

  一步步、也慢慢朝向庫拉多斯的方向前進。

  看著朝自己伸出的手掌,以不明白的視線代替言語詢問。不知不覺間,兩人之間的距離又拉得更近。

  有著連同性都為之嫉妒的姣好容貌此時看來更是帥氣,宛如全身散發著令人炫目的光芒,無法別開視線,被深深吸引。

  心臟躍出怦通怦通的節奏。

  「既然如此,今天就名符其實的用約會的名義好好過,怎麼樣?」

  緊緊抓住目光的溫和雙眸,可窺見隱藏於鴛鴦色中的幸福。

  在這種狀態下,能做出的回答只有一個。

  「……這種時候說這個台詞太犯規了啦。」

  「討厭嗎?」

  「怎麼可能,我超開心的!」

  羅伊德握住了眼前厚實的手掌,染上殷紅的臉頰甚至讓眼角微微發熱,掛在嘴角上的則是極為爛燦的笑容。

  吹起的微風也颳起了些許花香。

***

  懷中的少年持續吐出規律的吐息。

  抱著陷入睡眠中的羅伊德漾開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溫柔笑容,撫摸著柔軟的褐髮,時而於眼皮及額頭印上輕柔的細吻。

  透過窗戶投射進房間內的月光斜照出對方安詳的睡顏,憐惜地凝視著深愛之人,緩緩閉上眼皮,回想著今天兩人度過的時光。

  幸福得簡直不真實的回憶,即使懷中的人正抱著自己睡覺,宛如夢境般的遭遇仍讓庫拉多斯感到不可思議。

  今天在位於森林中的秘密花海中,羅伊德主動朝自己跨出了第一步。

  過去的羅伊德是僅只站在「接受」的立場與自己互動,儘管會主動靠近並時常與他在一起,卻鮮少表現出今天這樣主動的態度。至今為止,都是如同真正父子間的互動。

  是從什麼時候意識到的呢……不,恐怕對方還是不懂這份情感的真實面目吧,然而羅伊德願意朝自己跨出以上的關係,對庫拉多斯而言就已經足夠了。

  不論多久的時間他都願意等待,即使只是像這樣待在羅伊德身邊,對罪孽深重的他來說就是至上的幸福。

  像這樣和平地居住在一起,每天過著平淡卻無比愉快的生活,是庫拉多斯最珍貴的時光。

  這一次他不會再放棄了。

  「……晚安了,羅伊德。」

  邊回想著對方戰戰兢兢地於睡前跑來問能不能和自己一起睡的畫面,邊溺愛地在羅伊德唇邊輕輕一吻。

  將自己也投身進散發陽光味道的少年中,庫拉多斯環住羅伊德的背部,於令人安心的溫暖中沉進睡眠中。


《完》


----

感覺上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執筆這樣甜甜的短文了,寫本命果然非常愉快。
這篇是以「羅伊德有了一點喜歡意識」為想法而執筆的,對於天然而言要真正發現自己的感情或許還有很長一段路,不過這樣慢慢描寫兩人間平淡的幸福也是一種趣味。

十一月即將結束,很快就要進入聖誕節了,今年有時間的話或許可以寫些賀文來過節www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テイルズオブシンフォニア クラロイ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26-68ab5f4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