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05側にいさせて、抱きしめて】單純(210)  

  「……也就是說那個時候你雖然有感覺身體不對勁,可是卻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就這樣放任下去,一直到剛才醒來才覺得很難受……是這麼回事嗎?」

  聽到隱約帶著怒氣的聲音一字一句重複自己剛才所說的話,儘管模樣和平時無異,知道對方少見地動了努氣的ティーダ維持躺在床上的姿勢,目光微微向上看著對方,以點頭代替了回答。

  板起臉孔的フリオニール嘆了口氣,伸手拿下退燒用的毛巾,將已經變溫的毛巾放進冰水中重新降溫。

  凝重的氣息讓ティーダ感到難受,不自覺拉起棉被遮住了半張臉。

  「……フリオニール、果然在生氣嗎?」近似自言自語的聲音有著濃濃的不安。

  一旁的フリオニール放下了毛巾,欲言又止地注視著自己。茶褐色的瞳孔不像平時一樣清澈溫柔,而是像染上一層陰影、帶著些許暗沉的不祥。

  果然、是在生氣呢……

  會演變成這樣燒高燒躺在床上讓フリオニール照顧的情況,要回溯到大約四天前一起和ジタン外出尋找クリスタル時,於回營地路上到河邊玩水的事情。

  由於在尋找過程遇到不少阻擋的敵人,回程路上偶然經過一條小溪的兩人決定稍微沖洗下滿身汗味的身體再回營地,在玩水的過程中卻不慎把放在一旁的衣服也給弄濕,只好穿著濕透的衣服回去。

  回到營地後當然免不了被訓了一頓,也好幾次被提醒要注意身體有沒有不適。儘管隔天確實覺得身有些頓重感,ジタン也說自己似乎染上了感冒,不過那時並未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就這樣又過了三天。

  直到今天早上醒來發現身體異常難受,過來叫自己起床的フリオニール才告知已經完全惡化成重感冒的事實。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對方的表情始終板著一張臉色,卻還是一直陪在自己身旁照顧他。

  以前雖然也做過讓フリオニール動過怒氣的事情來,然而像現在這樣,好像在生氣卻又不太一樣的情況,ティーダ是第一次面對。

  不想被罵、但是一直維持尷尬的凝重感更令人難受。

  眼前的夥伴再次嘆了口氣,這次伸手撫上了裸露的額頭。由於是出乎意料的行動,被碰觸時ティーダ不住微微縮起脖子,將臉埋得更深。

  動作溫柔的手指沿著輪廓撫摸著臉頰,像是在對待珍貴物品般小心翼翼,涼爽的觸感非常舒服。

  「……我的確是在生氣沒錯。」神情透出濃厚擔憂的フリオニール開口道。

  「不過我並不是氣你和ジタン出去玩水,而是你在發現身體不舒服時沒有第一時間告訴我,明明那時一再跟你說要是有什麼問題一定要跟我說,結果還是拖到病情惡化。」

  「フリオニール……」

  「或許對你來說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可是我真的很擔心你,ティーダ。」

  語重心長的語調敲響了心中的罪惡感,注視對方的目光不住垂了下來,誠實的道歉:「對不起……」

  「自己的身體要再多注意點才行,可以的話也多依賴我一點吧。」

  「可、可是這樣太麻煩フリオニール了啦,像今天也是……」

  「這種事沒什麼麻不麻煩的,而是我想待在你身邊。」

  過於突然的告白話語衝撞著意識,讓ティーダ訝異地抬起視線,與那雙不知何時注滿溫柔的柔和目光相交。

  心跳舞起稍快的舞曲。

  「說來有點難為情,我這次會生氣也有一部份是因為你沒有事先告知我才生悶氣的,所以如果能被你依賴的話,我會覺得很開心的。」

  「フリオニール被我依賴會覺得、開心嗎?」

  「嗯。因為被依賴也意味著被對方所重視、信任,ティーダ你應該懂吧,被同伴們所信任時的感覺,不是覺得非常高興嗎?」

  不過、你是個比較特別的存在。如此說道的フリオニール看來有些難為情。

  「所以你不需要擔心會不會麻煩我的問題,再說,率直接受他人的好意也比較符合你的個性不是嗎?」

  「說的、也是呢……」

  這點自己也是一樣的。

  想和身邊的同伴建立出更深的牽絆、想被他人所信賴、想成為可以讓人放心依賴的對象。正因為是同伴才不用介意麻不麻煩的問題,如同家人般的朋友們,是互相扶持幫助的存在。

  總覺得可以懂為什麼對方會因為這件事生氣了。

  如果換做是フリオニール不注意自己的身體結果病倒,ティーダ相信自己也會有一樣的反應。

  因為是最重要的人,才會連這樣的小事都無比在乎。

  婆娑臉頰的手掌縮了回去,將泡在冷水的毛巾給擰乾後折成長方形,在放上額頭前以手背稍微量了下體溫,邊低喃「還是有點燙……」邊把毛巾放下。

  唇邊勾著淺淺弧度的フリオニール問:「ティーダ,你有想要吃什麼嗎?還是有什麼需要的東西?」雖然是很平常的模樣,此時在ティーダ眼裡看來卻令人心悸。

  鼓起勇氣反問:「什麼都可以嗎?」,對方便回答:「看你要什麼而定了。」

  探出棉被底下的手,以手指輕輕勾住對方的。露出訝異神色的フリオニール看著自己,以眼神代替了詢問。

  「可以的話、我想要フリオニール在這裡陪我。」

  由於是相當孩子氣且任性的要求,感到害臊的ティーダ不住將臉縮回了被窩中,只留下天藍色的雙眼注視著對方。

  一瞬間呆愣住的フリオニール,反握住自己手指的同時露出很是幸福的神情回答:「啊啊、當然沒問題。」讓ティーダ感到一絲安心。

  照顧自己的人是フリオニール真是太好了。

***

  為了提醒遲遲未出席飯局的兩人該吃飯這件事,受セシル委託的クラウド來到了這兩位夥伴所在的帳篷中。由於ティーダ重感冒的緣故,這次負責伙食的ジタン還特地準備了對方的份,就算是沒食慾,為了身體著想還是多吃比較好。

  然而一來到目的地,看見兩人的クラウド不住沒好氣地笑了。可以理解生病的ティーダ需要多休息而在睡覺這件事,可是連照顧一方的フリオニール也不爭氣地倒下了。

  太操勞、嗎……

  得知ティーダ發高燒的フリオニール一整天都非常緊張,一下子向ティナ問該準備什麼吃的比較好,一下子跑去找セシル問怎麼辦,這樣下來大概也累了吧。

  「沒辦法,等等再叫他們起床吧。」

  放輕腳步來到熟睡的兩人身旁,伸手摸了下ティーダ的額頭,感覺到體溫下降許多,讓クラウド稍微鬆了口氣,再次提起腳步往帳篷出口前進。

  不知何時睡著的フリオニール,被神情看來相當安心的ティーダ給抱著入睡。



《完》


---

總算把這個題目給補完了ヽ(・∀・)ノ
雖然說只有五題,由於喜愛的CP都會想寫寫,其實到現在已經寫了八篇文章www因為是拿手的領域,在寫這個題目的時候真的非常開心,之後也打算繼續挑戰新的題目來磨練文筆,先前找到很令人心動的題目想下手(ry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題目 甘えて五題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23-61b6185e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