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BEN

【03息をひそめて、微笑んで】願う(シノヨファ)  

  「咦?現在要去出任務嗎?」ヨファ不住提高聲音反問。

  若是平常的話他並不會有這種近乎大驚小怪的反應出現,畢竟他們傭兵團時常會有委託任務進來,時間點也相當不一定,有時甚至會出現希望半夜護送高價值物品的要求,也有限定凌晨到早上之間的特別任務。不論內容多麼特殊,他們早已習以為常。

  前提是「平常」的話。

  現在時間是下午兩點,天氣非常適合外出或是訓練,傭兵團的大家約還有三分之二留在駐地裡,是個極為平凡的午後──只有對ヨファ來說是不同的。

  只見眼前穿戴好衣服及裝備的師傅平淡地回答:「早點解決後回來不就好了。」平靜的外表看來似乎並不受突然出現的委託影響。

  和シノン的模樣相反,ヨファ怎麼樣也無法用平常心目送即將離開的師傅。

  自己大概露出了非常不捨的表情來吧,將擅用的弓與箭桶安置於背上後,對方皺起了眉說:「別一副我好像不會回來的樣子,不過就是去進行個簡單的委託而已,我很快就會回來了。」

  面對這番理所當然的話語,ヨファ不住垂下頭低喃「我知道,可是……」接著咬住下唇,封鎖即將脫出的撒嬌。

  即使再怎麼捨不得也不該任性到這種地步,不然只會給對方添麻煩的。

  或許是知道他打算說出的話,對方閉上眼嘆了口氣,再次張開眼注視自己時已經換上了平時的高傲。

  拍了拍翠綠色的腦袋,シノン留下「總之乖乖等著我回來吧」便轉身離去。直到響起的腳步聲完全消失,始終沉默站在原地的ヨファ才以手背用力擦了擦眼角。

  雖然期待很久了,不過突然有委託的話也沒辦法。

  邊在內心說服自己下次還有機會的,邊拍了下臉頰努力振作。想來接下來也沒有預定行程,想了下後ヨファ便來到訓練用的練習場。

  在偌大的地下空間中有著其他夥伴的身影,仔細一看,發現是自己的哥哥ボーレ。或許是剛結束訓練沒多久吧,滿頭大汗的他正靠在牆邊喘著氣。

  注意到ヨファ的視線,對方也伸手打了招呼。

  待自己走近後ボーレ便問:「怎麼,今天不是說要和シノン一起出去的嗎?為什麼還在這裡?」讓ヨファ好不容易擠出的笑容又沉了下去。

  「因為突然有委託進來的緣故,今天和シノンさん的約定就先取消了。」

  低喃著「原來如此啊」的ボーレ嘆了口氣,或許是受到自己表現出的負面神情影響,對方也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中。

  原本說好今天要和シノン一起去逛街的。

  大約是一個月前,ヨファ得知駐地附近的城鎮要舉辦大型的跳蚤市場,除了日常用品及新奇的小玩意外,也有不少武器販賣的攤子。

  只是考慮到大家平時都有任務在身,實在不好意思要求其他人陪同,原本ヨファ是打算這天自己一個人去的。沒想到將這件事告訴シノン後,對方卻爽快地說要陪自己一起去逛。

  由於是令人開心到覺得是作夢的事情,甚至在確認了好幾次後還覺得有些不真實。能和最喜歡的師傅一起上街遊逛,加上因委託緣故,兩人除了訓練外幾乎沒有可以輕鬆相處的時間,讓ヨファ前幾天晚上都興奮的睡不著。

  原本一直很期待的,也因為如此,失落感相對地特別大。

  「好──!既然如此今天就由我這個哥哥陪你一整天吧!」

  突然響起的開朗聲音打斷了沉悶的思緒,帶著些許訝異的神情看向眼前掛著燦爛笑容的哥哥,ヨファ反而鼓起臉頰抱怨:「我才不要,每次和ボーレ在一起準沒好事。」

  「什麼?!」

  「上次因為你沒把ティアマトさん交代的事情完成就跑出去,害我們回來的時候被罵了一頓不是嗎?」

  「上次是上次,這次我可沒有什麼忘記的事情!」

  面對如此信誓旦旦回答的ボーレ,ヨファ只是嘆了口氣繼續說:「キルロイさん不是有拜託你去教會幫忙拿一些書嗎?昨天他跟你說的時候我也在場喔。」

  大概是完全忘記了,一聽到這件事ボーレ立刻「唔……!」的露出困窘的神情。如果不是自己提醒的話,恐怕要一直等到キルロイ提起時才會想起吧。

  雖然平時的確是位待人相當溫柔的大哥哥,不過生氣起來卻比ティアマト還要更可怕。

  看著ボーレ皺著眉苦惱的模樣,ヨファ沒好氣地笑著說:「所以啦,你還是趕快去做キルロイ拜託你的事情好了,我會自己找事情消遣的。」

  「……嗯,抱歉啦,不過也謝謝你提醒我這件事,要是再看到那傢伙發火的模樣真的會很不妙啊。」

  「你還說呢,明明是答應別人卻忘記的ボーレ不好。」

  想起過去對方惹那位好脾氣神官生氣的場景不住輕笑起來,或許是想到了一樣的事,對方的臉色變得有些鐵青,額頭也冒了不少冷汗。

  「總之我先去教會一趟,晚點再回來。」

  「嗯,路上小心。」

  道完再見時對方的身影也消失於訓練場門口另一邊。

  心情的確變得輕鬆許多。

  儘管是個令人傷腦筋的哥哥,在某些時候仍是相當可靠的親人,這樣的相處模式ヨファ也不討厭,和オスカー不同,不過也給他非常安心的感覺。

  總之先在這裡稍微做一下臂力訓練,晚點再和ミスト討論晚餐要準備什麼吧。打定主意後走向放置各種訓練用器材及練習用武器的場所。

  不同於自己的腳步聲於訓練場外響起,想來應該是其他人來使用的ヨファ沒想太多,直到腳步停下後才回頭。

  映入視野內的是完全出乎意料的人。

  「……果然在這種地方啊。」

  對方朝自己前進邊低語著,兩人間的距離很快就縮短成伸手可及的近。ヨファ抬起視線看著比自己要高出許多的師傅,不可置信地喚了那應該來說是不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的人。

  「シ……ノンさん?」

  「唷,我回來了,小鬼。」

  「可是、為什麼?シノンさん不是……?」

  「這個說來話長,總之那種簡單的任務根本也用不著我出馬,乾脆就找別人代替了。」

  對方用著理所當然的口吻道,不知道想起了什麼,模樣有些困窘地抓了抓頭髮,嘴裡嘟嚷著「這下還真是欠那傢伙一個人情了……」讓人摸不清頭緒的話。

  不過怎麼樣都好。

  用力抱住了眼前的人,ヨファ以甚至微微顫抖的聲音低喃「太好了」。

  頭上先是傳來無奈的嘆息,接著是頭髮被輕撫的觸感,シノン還是用那不客氣的語氣開口:「不過才離開不到一小時,你還真是容易寂寞啊。」以手指擒住下巴,將自己的臉往上抬。

  視線相互接觸。

  「因為今天說好要讓我獨佔シノンさん一整天嘛。」

  以撒嬌般的開玩笑口吻說著,對方便勾起意味深長的笑容,彎下腰將兩人的距離拉得更近。

  原本以為會這麼被吻住,對方卻在極近的位置前停下,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距離更令人怦然心動,尤其被那雙宛如獵人銳利的視線注視,ヨファ幾乎緊張地要因此柄住呼吸。

  比直接親吻要更令人難為情。

  以幾近命令的口吻緩緩開口:「敢這麼說的話,晚上應該也做好心理準備要怎麼做了吧?」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即使耳朵一帶可以感覺到明顯的熱度,還是忍著幾乎要爆發的羞恥心小聲回答「我知道了」。

  シノン嘴角刻出更深的笑容,兩人的距離再次拉近,這次是額頭相觸,身體則因為被對方抱住而微微浮起。

  完全緊貼的姿勢,光是這樣就足以讓ヨファ的思緒停擺。

  「那、那個,シノンさん……」

  「嗯?」

  「總、總之先放我下來啦。」

  「為什麼?」

  不滿的口吻簡直像是在說自己被這樣抱住是理所當然的事。

  「我們不是還要去逛跳蚤市場嗎?再這樣下去時間會來不及的。」

  「只是幾分鐘而已沒問題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

  「既然如此就先把那邊的事情放著吧,反正已經說好要陪你一整天了不是嗎?」

  一被這麼說,ヨファ也只有乖乖安靜的份。

  說的也是哪,自己今天一整天有可以シノン的特權,既然如此有什麼好緊張的?

  注視著近在眼前的シノン,異常認真的眼神有著少許溫柔,覺得這樣的對方像是在對自己撒嬌,讓ヨファ不住輕笑了起來。

  不過這點當然不可能跟本人說,所以即使注意到對方疑惑的視線,ヨファ還是打算將這個想法藏在心中。

  以輕啄的形式在シノン嘴唇上印下一吻,並輕輕道出「我喜歡シノンさん」。

  シノン面無表情地回答「這種事我早就知道了」,將環住腰部的手臂收得更緊。



《完》


----

雖說是答應要給妹妹的文,這對弓箭手CP說真的我也注意一陣子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和時間下筆,儘管之前也有創作他們短篇文的經驗,整體上來說還是很多地方沒有抓到。
或許是因為對於蒼炎的軌跡內容不夠了解吧,寫起來總有股不順手的感覺。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題目 甘えて五題

tb: 0   cm: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sp6125.blog.fc2.com/tb.php/119-66b326e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